【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只要不設新年希望,年底就不會大失所望。」在新的一年網路上流傳這句自嘲的話。日常生活中我們也常聽到「不期待就不會受傷害」、「沒有期待就沒有失望」這些話。

「沒有期待」地活著,真的好嗎?以下有發人省思的解析!

(責任編輯:李恬芳)

文/簡單心理

有時候我不知道該不該“期待”。

我不知道在考試結束以後該不該期待高分,不知道生日的時候該許什麼樣的願望,不知道在一年快要結束的時候該不該期待來年的好運氣。

因為我不大擅長處理“失望”這種情感。

人們經常會說,「你如果不曾心懷期待,當好事發生時,你的生活處處就充滿驚喜。」或是,「期望越大,失望越大。」在我狀態很糟糕的一段時間裡,我對這些論調深信不疑。

於是我這麼踐行了。我覺得“無欲則剛”,我覺得我應該「不為所動」,我覺得當我把期待縮到最小,我也能跟著變小,苦難的石塊從岩壁上落下來,我都能靈活地躲避。

但是,我並沒有因此變快樂。我甚至變得更糟了。

縮小期待這件事可能有許多個好處——令人更現實、更理智,但這些好處裡,可能並不包含使人快樂這一項。

無論結果如何,心存期待的感覺本身就令我們快樂

如果總是避開期待的話,某種程度上來說,我們也總是在避開快樂。

Lowenstein等人進行過一個有趣的研究,在研究中他們讓被試挑一位他的夢中情人,這個人可以是明星,可以是任何人,並想像自己同這位夢中情人接吻。接著他們要求被試說,在一定會得到這個親吻的情況下,你現在要花錢指定這個親吻送來的日期。

你最想要這位夢中情人甚麼時候來吻你?是現在,是三天後,是一個月後,還是十年後?

結果發現,人們最希望在三天之後獲得這個吻。

因為如果這個吻現在立刻就送到唇邊,還不及回味,它就結束了;如果要等十年才能吻到那個人,聽起來怪浪漫的,但是誰還能確定十年後自己還想要這個吻呢。

但三天,三天的等待是最棒的。在這三天裡人們可以盡情想像與這個人親吻時的心情和場景,彷彿自己和這個人接吻了整整三天;再加上一些坐立不安和躍躍欲試,花錢買這樣的三天,實在太值當了。

就像網絡遊戲裡那些定時上線的獎賞任務,偶像團體回歸時一個接著一個的預告,和每周定時上線的動畫和連續劇,在獲得這些結果之前,處在對它們的期待裡的我們,實際上都是幸福的。

人們願意花錢購買這樣的期待,因為這些期待本身就讓人們幸福。

無論成功或失敗,擁有許多期待的人總是更加快樂

Margaret Marshall 和 John Brown 的研究發現,擁有不同的期待值的人,也擁有不同的歸因方式(attribution style)。

當一個人總是充滿期待,那麼當他的期待成真時,他通常對眼下的局面採取內部歸因。即,考了高分,他更傾向於認為是自己努力了;戀愛成功了,他更傾向於認為是自己討人喜歡;升職加薪了,他更傾向於認為是自己能力夠強。

一個日常就不怎麼懷抱期待人,面對這些他“沒抱期待”的正面事件,他更傾向於採取外部歸因。考高分是因為測驗簡單,戀愛成功是因為對方偶爾看走眼,升職加薪也全是運氣。

在面對負性事件時就更明顯了。總是充滿期待的人傾向對負面事件進行外部歸因:考砸了是偶然,下次能考好;但對不抱期待的人來說,考砸了就是自己笨,不由分說地就進行了內部歸因。

總之對充滿期待的人來說,發生好事都是他應得的,發生的壞事都是偶然、都可以避免;而對那些對什麼事情都不抱期待的人來說,發生好事都是偶然,發生壞事才是他的日常狀態。

因此,無論這個期待是要實現還是要落空,充滿期待的人通常總是更快樂。雖然我們無法確定是期待使他們快樂,還是快樂使他們充滿期待,但從研究結果看來,快樂和期待,總是同時出現。

沒有期待,我們都會處在一種「輕度抑鬱」的狀態中

一個有趣的事實:輕度抑鬱的人,比健康的人更加理智現實。

健康的人是活在一定程度的樂觀偏見裡的。他們總是對未來抱有樂觀的期待,這會使他們的判斷出現一定的誤差。而重度抑鬱的人看待未來時,通常懷著悲觀偏見,把未來看待得更糟糕,這同樣也會導致判斷誤差。

但是輕度抑鬱的人,他們在看待未來的時候通常是沒有什麼期待的,因此也不會有太多偏見。

如果我們刻意為自己縮小期待,實際上多多少少是在把自己往一種輕度抑鬱的狀態上引導。心懷一些期待,會使我們更加健康。

當然,也許心存期待的確會使人更快樂,但這個邏輯反過來並不會成立。不快樂的人並不總是因為缺少期待才不快樂。

如果讓每一個人都說出一件不快樂的事,那地球上就有七十二億種不快樂的方式。站在這七十二億種不快樂中間,非得要求我們總是樂觀,總是積極,總是充滿期待,這是完全不合理的。

只是,我們在川流不息的不快樂裡逆流而上的時候,偶爾給自己找一些事情來期待,並不是什麼危險的事。

也許你的 2017 年過得的確不盡人意,這可能使你對新一年的生活完全沒有把握,甚至你可能已經預料到了新一年會比已經過去的這一年更糟糕。

但新的一年真的會比已經過去的這一年更糟糕嗎?實際上沒有人知道。總覺得自己冷靜客觀也是一種自大,是不是?

所以,沒關係的,我們可以對新的一年充滿期待。就像鄧布利多校長在伏地魔再次崛起之後,對全校師生說的那句話一樣:

即使在最黑暗的時候我們也能獲得幸福,只要有人記得把燈點亮。

「我們每天都在閉著眼跳下懸崖,但這裡是一片柔軟的土地。」

(簡單心理微信公眾號:jianxiaodan )

(本文經合作夥伴簡單心理授權轉載,並同意 Vida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不許願的話,願望就不會落空了呀〉。首圖圖片:愛心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