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如果用一句話形容最幸福的狀態,就是「想哭就哭,想笑就笑。」但有不少人想哭的時候拼命要自己笑,於是久而久之,就忘記怎麼真正地笑了。

(責任編輯:李恬芳)

文/簡單心理

這一天一位朋友和我說,“我這幾天心情蠻好的。”

我愣了好一會。 “那挺好的呀,”我說。

一周前,他搞砸了一場很重要的考試。我知道他花了大量的時間和精力準備這場考試,所以他和我說這些,我一時間有些疑惑。

“為什麼跟我說這個?”我問他。

“我這幾天心情蠻好的,”他說,“但那是因為大家都希望我振作。可是我想要繼續沮喪下去。這麼多的心血都付諸東流了,它值得我好好沮喪。”

“可是我已經讓親人們太擔心了。”他接著說,“他們鼓勵我,也很關心我,我不好意思不高興。”

“你能高興起來嗎?”我問。

“能。”他說,“但是不對勁,這種狀態不對勁。”嘆了口氣,“這幾天雖然有很好的時候,但現在回想起來,我難過得連哭都沒有力氣。”

“我可以沮喪嗎?”最後他問我,“一會就好,可以嗎?”

努力感到高興,不好嗎?

努力使沮喪的人振作起來,不對嗎?

增加好的情緒、避免壞的情緒,難道不應該是對個體最有益的生存方式嗎?一個人要感到幸福,難道不應該努力讓自己充滿好的情緒嗎?

他在創傷以後那麼努力地調整自己的情緒,他轉移注意力,甚至已經成功地使自己感到了“心情不錯”,但他為什麼還是會覺得“不對勁?”

也許有時候,好的情緒不一定真的“好”。

近三十年來,好情緒的數量,都是心理學家們研究個體的幸福狀態的重要項目。好情緒當然就是指那些積極情緒,快樂、滿足、安全、愉悅等。這些好情緒一直都被當作成就感、自尊和社會關係滿足感的預測指標。

這完全可以理解,是不是?誰都不想要壞情緒,誰都不想要憤怒、害怕、悲傷和無可奈何。它們是危險的徵兆,它們會傷害我們的心理和生理健康,也會影響我們的社會功能,和周圍人的情緒。

可是,有時候,壞情緒才是“對”的情緒。

當我們面對不公平事件的時候,也許憤怒是那個對的情緒;當我們面對喪失的時候,也許悲傷才是對的情緒;當我們面對重大決策的時候,也許緊張是對的情緒。

當然,一種情緒對不對,是非常個人的事情,它跟每個人的價值觀有關係。 Tamir等人把對的情緒定義為“個體當下想要體驗到的情緒”。

例如在面對親人喪失時,也許有的人會認為,死去的親人並不願意看見自己沉溺於悲傷裡,因此他希望自己快一些振作起來,這時“振作”就是對的情緒;但有些人認為自己應該用悲傷來緬懷這位親人,那此時對他來說,“悲傷”就是對的情緒。

那麼究竟是好的情緒多一些會讓人更幸福,還是對的情緒多一些會更幸福?

亞里士多德認為,人們幸福的法門,是總能體會到對的情緒,不管那些情緒是好的還是壞的。

Tamir 和他的同僚們根據這個觀念進行了一次研究,結果發現:幸福,包含著體會到對的情緒,而不僅僅是體會到好的情緒。

即,一個人想體會的情緒,和真實體會到的情緒之間是有距離的,這個距離越小,這個人的幸福感就越高。

即使那些情緒在當時是壞的,但因為對這個人來說,這正是他當時想要體會到的情緒,因此他的幸福感在總體上是更高的。

但實際上,這個結論多少有些站著說話不腰疼。

一個人總能放心地去體會當下對他來說對的情緒,即使那些情緒是壞的——這件事本身就很幸福。

一個人能放心地悲傷,可能是因為知道身邊有可以替他排解悲傷的人;一個人可以放心地憤怒,可能是因為他們自己有解決這件令人憤怒的事的辦法;一個人可以放心地沉浸在負面情緒裡,可能是因為,只要他們想,他們就能立刻擺脫這些情緒。

這是一種多麼幸福的狀態啊。

那些不幸福的人呢?他們可能只有不斷責問他們“你怎麼又不高興了”的父母,可能必須面對“生氣也沒有用”的局面。他們不敢悲傷,因為他們沒有面對悲傷的能力。他們害怕負面情緒會像海浪一樣,讓他們永遠也上不了岸。

對一個人來說,當悲傷是他當下最需要的情緒的時候,那這時悲傷也沒什麼不好的。

文章開頭提到的那位朋友,雖然我也不願意眼看著他沉浸在沮喪裡,但他如果覺得沮喪是現在最必要的情緒,那費盡心思使他高興起來反而會給他更大的傷害。

只要他在想要停止沮喪的時候就能停下來,那能夠盡情沮喪也算一種幸福。

幸福是總能感到對的情緒,這是因為幸福是一種能力。這種能力讓人覺察和掌控,而覺察和掌控帶來自由。

我們無法完全掌控別人的行為和事態的發展,我們無法說服親人不要為我們一時的悲傷擔心,無法完美地解決所有問題——但我們起碼能學會掌控自己的情緒,在需要它的時候盡情感受它,在不需要它的時候又能立刻擺脫它。

情緒就像一隻小獅子,看起來很莽撞;但像優秀的馴獸師一樣馴服它們以後,它們不過就是每個人懷裡的大貓而已哦。

讓我們一起來成為優秀的馴獸師吧。

摸一摸你懷裡的小獅子,

了解它,感受它,並收放自如。

(簡單心理微信公眾號:janelee1231)

(本文經合作夥伴簡單心理授權轉載,並同意 Vida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放我一條喪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