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法國擁有悠久長遠的歷史古蹟與迷人優雅的文化風格,一直都是歐洲國家中十分熱門的旅遊景點之一。而法國之所以可以擁有這麼迷人的城市風景和文化,有很大一部份的原因在於法國人對於日常生活美學的落實,告訴世人「美」不僅僅是存在於美術館或博物館中,在生活中也能夠實踐美學。

(責任編輯:林珮儀)

(photo from google)

文/Artemis

千百年的城牆,屹立不搖,千百年的人文,永世流芳。

這是我對巴黎的第一印象。

這邊雖然美麗,但美麗的背後是由整個法國人以及政府所大力堅持下的後果。

不知道你有沒有注意過,站在蒙馬特山丘上看巴黎的夜景時,除了巴黎鐵塔之外,其他的房子小的像是模型裡的玩具。旁邊的房子彷彿像是格列佛故事裡的房子,整齊劃一的擺在巴黎鐵塔旁邊。

這是我第一次看到這麼美的夜景。一個像是故事書裡的古老童話,現在活生生地跳出來在我的眼前呈現。

在看完歐洲的夜景之後,我了解到,那些像是衛兵以及互相爭寵,爭高的大樓夜景再也不值得一看了。

在那樣充滿高樓大廈的城市裡我看不到靈魂,看不到美學,更看不到文化。

我看到的只有錢,還有不斷競爭以及比較的意味。

(photo from google)

美學從生活中做起

為什麼巴黎可以有這樣的夜景? 

因為在巴黎,你不可以隨便的改建房子,房子也不能隨便加蓋,就連外觀的顏色要改變,都要經過政府的嚴格審核才能改造。對法國政府來說,這些房子都是國家最重要的寶藏,不可以因為私人的緣故來改變它的外觀。

市容,是他們非常注重的美學。

(photo from google)

當我住在波爾多,這個人稱小巴黎的城市,更有這樣的感觸。

波爾多真的跟巴黎一樣美,我甚至覺得,他比巴黎還要美。

在波爾多的時候,我的法國朋友說,這邊在世界大戰的時候原本要被敵軍計畫要炸毀。

但是當他們飛來波爾多的上空時,發現這邊真的是太美了,敵軍知道要是他們把波爾多炸了,法國人會更恨他們,恨之骨。因為這樣的原因,這個美麗的城市,保留她的外貌一直到今天,讓人不禁感謝前人的美學觀,把這邊建造得這麼美,免去了一場大災難。美,竟然也可以拯救這麼多生命。

更讓我印象深刻的是,我在波爾多的搬家經驗。

在波爾多要搬家,不是像台灣一樣開車把東西載一載就可以開到下一個家的門口把東西放下來。

在這邊,因為在市區內你是不能隨意開車的,開車的廢棄會讓這邊美麗的白色建築慢慢的變黑,所以普通人是不能在市區內開車的,大家的移動都是以輕軌或是腳踏車為主。

當我要從place de la victoire 廣場要移動到 Grand theatre,平常搭輕軌只要幾十分鐘,這次竟然整整花了我快一天的時間!

因為政府規定你只能從特定的幾條路進去,所以在市區內開車,你要先去市政府申請一個卡片。卡片要過一個禮拜才可以申請到,申請到了你也要照他的路線開,不是當天就可以隨意在市區開車,你的卡片只能讓某些路障降下來,所以當我們開錯了,又要開回去找別的路線。

雖然麻煩,但是我很佩服政府這樣的作為,因為當你在市區內,你永遠聞不到車子廢棄的臭味,你在路上走路是很安全的,不用擔心有任何車輛會撞到你,搭輕軌也覺得更安心且方便,這樣的城市真的讓人住得很安心又舒服。

前人的智慧

(photo shoot in Bordeaux by ARTEMIS)

記得我是在八月到這個美麗的城市的。波爾多市中心的房子大部分都是非常老的房子,房子的牆都是用厚重的石頭所堆疊而成的城堡式蓋法,不僅美麗,也非常的實用。

就從我把門推開的那一剎那說起。

當我一推開門,有一陣非常涼的空氣往我臉上吹來,我一開始以為是冷氣,因為跟外面炎熱得天氣比,他實在太舒服了。但是當我走到房子內,發現這邊竟然沒有裝冷氣。我問了我的法國朋友,他說因為這邊的房子都是石頭建成的,所以在這樣的房子裡,非常的冬暖夏涼,厚重的石頭在夏天會把空氣保存住,這樣的房子真的讓人很驚豔。

歐洲的美學是很多國家都比不上的,他們不僅只是把藝術以及文化發揚光大,在日常生活中他們更實踐他們的美學。

對他們來說,生活中的美學也是跟藝術以及文化同等重要。

在日常生活中和法國的家庭同住,不管有沒有節日,就算是平常日,餐桌一定擺得很美,餐具也一定是一套的,對他們來說,吃飯是每天都要做的事,這樣的事情也不應該脫離美,所以有些家庭把餐桌建在庭院旁邊。對他們來說,生活無時時刻都要充滿美。美,就是生活。

法國人教會了我--

美,永遠不只是存在美術館或博物館,美,應該是要存在生活中,活在美的生活裡,這才是真正的美。

(圖片來源:Visual Hunt)

延伸閱讀

漂亮媽咪艾莉絲的旅法心得:法國人講究「招呼禮節」,但不講究「禮讓」
我們的自信不是來自外表,而是靈性,法國女人的 7 個生活哲學
【愛情的模樣被畫出來了】有了另一半後生活大改變!中肯到落淚的法國插畫

(本文經合作夥伴 Fliper 授權轉載,並同意 Vida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法國不浪漫 ─ 與生俱來的審美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