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5842-1

文/

沈默、被動、陰暗憂鬱,這是電影中的張孝全,正面、簡單、活在當下,這是現實中的張孝全。今年到目前為止的三部作品,無論是《念念》裡的阿翔、 《迷城》裡的黑頭、《青田街一號》裡的殺手,從深情內斂到兇猛爆劣,張孝全正在以一種他自己的方式,讓更多人了解他的簡單,與不簡單。

我想演出很壞很壞的壞人

演員多數處於被動的狀態,雖然有挑選腳本的機會,但也僅能就對方找上你的時候,才能夠選擇演出或者不演出。因此張孝全從不刻意去幻想嘗試特定的角色。他期待的是自己能夠在下一個角色裡如何盡可能的發揮,突破自己。不知不覺演戲資歷已經超過十年,「我很想試試演出很壞很壞的壞人,或者是心理狀態非常不同的人。」

對演員而言,每演完一部戲,總有一段抽離情緒的陣痛期。而張孝全一直以為自己並不會嚴重地受到角色的潛移默化。前陣子演出《念念》時,柯宇綸飾演他劇中女友失散多年的弟弟,在戲殺青後,柯宇綸告訴他說,在拍這部戲之前,他不懂得該如何向媽媽表達自己的情感,現在則會向她說出我愛妳。在那個當下的張孝全才突然意識到,原來拍戲的確也對他產生影響,只是他一直以來都沒有察覺,他跟媽媽的感情很好,但之前並不會用語言來表達,而現在則不知不覺會了。

走張孝全式的情緒

「一部電影最能吸引我的就是劇本了。」導演和演員或許也是接戲的考量之一,但對張孝全而言更重要的還是回歸故事本身。演出《青田街一號》中的殺手角色,帶給他非常大的挑戰,因為故事中虛構的群體,在現實中其實也真正存在,因此他必須要去揣摩,演出想像與真實並存的空間。去年拍攝的《迷城》,是他的第一部動作片,有幾場戲是拿著真刀拍攝,當下一度讓他非常緊張。但他直言真刀和道具刀帶給他完全不同的心理狀態,因而讓他樂於挺而走險,逼出自己的極限。

日前甫下檔的《念念》,給予他與眾不同的對戲經驗。其中有一場阿翔跟教練衝突的戲,拍攝之前他刻意醞釀了很濃的情緒,當正式拍攝時,拍著拍著就在他情緒溢滿之際,張艾嘉突然喊卡,讓他心中納悶不已。但張艾嘉並沒多做解釋,只要求他休息一下,然後拿著之前所拍攝的阿翔童年時期片段讓他重覆觀看,並要他思考小阿翔的倔強。結果過了一會再拍,張孝全的心理狀態神奇地有了轉變。「一開始我的情緒是屬於張孝全而非阿翔的!」張艾嘉觀察到其中的差別,然後以一種溫暖細膩的方式讓張孝全調整情緒,過程和結果都讓彼此非常滿意。

精采留給拍戲,其餘留給家庭

「如果人生不覺缺少,那絕對是最快樂的。」因此,他不畫過多的計劃與藍圖,而著眼於當下,對他而言,未來的樣貌都因現今的每個當下而形成。

但他仍有夢想。他想要一直演戲,然後可以過著自己喜歡的生活。他喜歡的生活很簡單,遠離城囂蓋個房子,在有海且開闊的地方生活著,每天簡簡單單。精采就留給拍戲,其餘留給老婆與小孩。

 

延伸閱讀:

預測「金馬 52」演員五大獎:幸運選對了角色,再有演技才是實力

從演員背影的抽動就讓人心痛:為何說《百日告別》,值得一座金馬?

9 大魔術數字解密金馬 52,《聶隱娘》榮登二位數提名最大贏家!

(全文由 inCULTURE 品味生活網 授權刊載,Facebook 粉絲專頁,原文標題:《電影焦點/逼走張孝全式的情緒-張孝全》;禁止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