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鄭安娜提供

文/廖雲章

「台灣是個什麼樣的地方?」

對台法混血的鄭安娜來說,每年回台灣過暑假,回法國後,總會面對同學的好奇心,想好好介紹台灣,光靠語言是不夠的,於是,安娜透過故事、影片、圖片,又說又寫又畫,邀請兩位同學攜手製作了一本以台灣為主題,名為「我的台灣之行」《Mon voyage à Taïwan》的手工繪本

圖/鄭安娜提供

2014 年,她們以這件作品參加法國中部克雷孟費蘭市(Cleamont Ferrand)的區域教育文獻中心」CRDP(Centre Regional de Documentation Pedagogique)舉辦的非學術性旅遊創作獎(Prix du carnet de voyage hors  académique ),贏得了中學組(Collège)第一名(1er prix)。得獎的畫冊主題是「我的台灣之行」 《Mon voyage à Taïwan》,不過,安娜說,實際上她的主題應該是「台灣,一次超棒的旅行」《Taiwan, Un Fabuleoux Voyage》而創作人是她與同學 Lea、Emeline 三人合編,但主辦單位並未正確稱呼。

把超棒的台灣畫成繪本

安娜與同學的「我的台灣之行」《Mon voyage à Taïwan》繪本內容是什麼,為何能打敗其他作品,贏得評審青睞?

「如果法國同學要來台灣玩,我該怎麼介紹我的家鄉?我想帶她們去看 101、陽明山、士林夜市、棒球、淡水、蝴蝶、黑熊,還有怎麼去廟裡拜拜、包粽子,我希望她們能認識台灣的美麗。」安娜說,同學沒來過台灣,只能透過她口述,看圖片,由她設計圖樣、寫故事,同學負責著色,總共畫了 30 頁圖文並茂的台灣風土特色。

圖/鄭安娜提供

13 歲的鄭安娜接受訪問時,說著一口字正腔圓的國語,令人驚艷。4 歲半之前,她與兩個姐姐在台灣土生土長,2007 年跟著父母親回法國念書後,想念台灣的 3 個女孩,每年暑假都要求回台灣度假一個月,8 年來從未間斷。

天天寫日記 培養中文語感

安娜的父親鄭旭初說,在法國時,他們特別聘請一位台灣籍家教老師幫女孩們溫習國語。安娜是老么,還來不及上小學就搬到法國,學習華語格外辛苦。前幾年,回台的第一週都得慢慢從記憶中找出辭句,幸虧阿嬤個別教導,幫助她們溫習台灣的語言環境。在台灣一個月的假期中,安娜與姐姐們每天都會寫一篇中文日記交給阿嬤批改,培養語感,溫故知新。

安娜的阿嬤是資深退休教師,很重視孫女的教育,除了每年一個月的朝夕相處,孫女們回國後,祖孫每個禮拜還會透過 skype聊天。有一天,阿嬤在 skype 中聽說安娜得獎的訊息,起初還以為在班上或學校獲獎。安娜不服氣地強調:「是全國耶……全法國第一名……」才知道孫女把返鄉探親的見聞畫成了繪本,還得到了全國殊榮,備感欣慰。

圖/鄭安娜提供

雙重文化 多元體驗

安娜的阿嬤說,孫女們生活在法國西南部,靠近酒鄉波爾多,民風純樸,遙遠的台灣猶如外太空,她沒想到,孫女們每一次回台灣的休假,長年累積的豐富見聞與經歷,對於未曾離開家鄉的同學居然如此有吸引力,她很驚喜孫女的藝術興趣與能力,也期待孫女們能在雙重文化的浸潤下,培養對生活的敏感與熱情。

相較於安娜,已經念大學、高中的鄭俐俐與鄭姍姍,國語說得更流暢,對台灣也較為熟悉。她們十多歲時才離開台灣,搬到法國時,感覺自己像外國人。雖然平時在家裡跟媽媽說法文,聽說不是問題,但是讀寫卻有困難,所幸老師很有耐心,利用課餘時間幫她們補強法文。

而今,鄭俐俐在大學攻讀物理化學,鄭姍姍也即將升上高三。她們都說,升上中學之後,因為功課重,中文退步了不少,但她們發現法國大學有很多人都在學華語,也覺得自己應該好好學好華語,不要忘了自己的文化。

是台灣人 也是法國人

搬到法國 7、8年,19 歲的鄭俐俐發現,每年回台灣,都會看到台灣一點一滴的改變,更多的高樓大廈,感覺台灣更加時尚,她也會和兒時安親班的同學開同學會,交換生活經驗與想法。她笑著說,「在法國和朋友在一起的時候,我覺得自己像台灣人;回到台灣,又覺得自己像法國人!」雙重文化對她來說,是一種奇妙的感受。

「小籠包、珍珠奶茶、牛肉麵!」鄭俐俐細數她最喜歡的台灣食物,這是不管搬到天涯海角,都不會忘記的家鄉美味,也呼應了妹妹鄭安娜對台灣的深深想念。

兩個家鄉、雙重文化的滋養,讓 13 歲的安娜讓家鄉不只停留在自己的腦海,揉雜親情與鄉愁,更化成文字與圖像,讓家鄉的美好在另一個家鄉發光。

 

延伸閱讀:

自學 25 語「語言神人」公開學習秘訣:困難的不是語言,而是態度

「台灣沒有把你困住,是你困住自己」向全世界丟履歷,讓人生比旅遊書還精彩

台灣人擔心孩子太吵,美國人擔心「不吵就不像個孩子」

(全文由 廖雲章 授權刊載,原刊載於天下雜誌;禁止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