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Peter DeJong/AP

人權監督團體—國際特赦組織在歷經兩年的研究和討論後,於周二投票表示支持全世界的性工作除罪化。

國際特赦組織的目標也許並不是讓整個世界都仿效荷蘭(該國早在 2000 年就已經將性工作合法化),但是依荷蘭人的觀點,他們認為合法化可以使賣淫除罪化,同時能保障性工作者的安全「在性工作尚未合法化前,這些工作者常遭受身體上的暴力、性暴力、隨意被逮捕監禁、被勒索、騷擾、被人口販賣,被迫檢測有無愛滋病毒及藥物介入等。」根據國際特赦組織表示:「他們也可能被排除在健康照護、居家服務及其他社會和法律上的保護。」

將這個產業公開合法化可能是正確的一步!

  • 性工作者的生活確實改善了

根據荷蘭政府,一份關於性工作者的生活品質研究顯示:在 2002 年及 2007 年,他們的狀況是得到改善的。提供給性工作者們的身心照護、性病防治的用具,還有受虐、受暴的通報系統也逐漸完善。現在,有許多性工作者選擇自行就業,但因為這個行業目前已經合法,政府強制多年來暗中經營的妓院老闆須遵守勞工法規及繳稅。

荷蘭外交部表示:法定上年齡超過 21 歲的人可以從事性工作。光是在阿姆斯特丹這個地方,外交部估計大約有 5,000 到 8,000 人從事這一行。有研究人員指出,整個荷蘭地區有高達 31,000 位性工作者。根據荷蘭外交部,一項近來倡議的法律將嚴加取締國內非法的性工作,要這些不肖業者為他們的違法行為負責。

  • 在荷蘭開妓院手續繁雜

依照荷蘭政府的規定,開設妓院需要申請執照。任何想要成為在家執業的性工作者則不需要申請執照,只要他們不受雇於他人。然而,在街上拉客這件事在阿姆斯特丹是不被允許的、沒有執照的伴遊或在按摩店付費的嘿咻也是違法的。荷蘭的其他自治區可以依據各自的情況來減少或限制對於賣淫的規定。

  • 關於人口販賣

Source: Sam Yeh/Getty Images

任何強迫他人從事性工作––無論是逼未成年人或被賣到荷蘭從事性工作的人,依據情節輕重,最高會被關上 18 年。荷蘭政府表示,這種營業牌照制度使整個產業更加容易規範並打擊非法剝削未成年人的不肖業者。然而,仍舊無法根除國內色情人口販賣及性暴力。

  • 有些問題依舊存在

圖為 2014 年阿姆斯特丹的性工作者抗議將整個紅燈區的色情俱樂部關閉。 Source: Peter Dejong/AP

在紅燈區的女性仍然像肉片一般,直接被展示在櫥窗。因為長久以來的汙名,使得履歷上記載著有從事過性工作的人,在轉職時面臨相當大的困難。去年,阿姆斯特丹關閉了許多櫥窗妓院,試圖要打擊色情人口販賣,卻引起性工作者的抗議,因為他們的工作受到影響。

「從性交易裡你得到 50 歐元,但是你必須負擔房租及繳稅,有時候你還要付錢給皮條客」,一名為賣淫及健康中心組織(簡稱 PG292)服務的社會工作者 Wendel Schaeffer 在人權行動報告中解釋:「這會讓你沒剩什麼錢。因為這些女性是獨立工作者,她們可以選擇要工作多久。如果她們在缺錢的狀況下,可能會一天工作 16 小時,這絕對會身心俱疲。」

顯然地,性工作合法化背後的政治相當複雜,國際特赦組織已經和提倡合法化人士及性工作者們商討過,以確保政策對他們來說是公平的,同時也強調有必要保護和幫助那些被販賣到這裡的受害者。「性工作者是世界上被邊緣化情況最嚴重的族群之一。在很多例子中,他們不斷遭受到歧視、暴力和虐待。」國際特赦組織的秘書長 Salil Shetty 在一項聲明中提到。

這就是為什麼我們要改變世界上這些工作者在法律上的弱勢地位不論他們是光明正大地從事工作或是偷偷摸摸地進行。如同荷蘭性工作者公會(該會名稱叫做 Proud)的財務主任 Miriam 在該會的網頁所聲明:「唯有權利才能阻止錯誤!(Only rights can stop the wrongs.)

延伸閱讀:

有多害羞就有多渴望:穿越荷蘭紅燈區,正大光明的卸下慾望高牆

關於 80 後的性觀念:必須大聲疾呼「我需要高潮」

第一位除罪的性工作者:熬過 25 年的妓女人生,原來我可以選擇

 (資料、圖片來源:Identities.Mic;禁止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