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為示意圖,非文中人物。(Photo Credit:Monkey Mash Button, CC licensed)

 本文作者:波波麗娜

最近想了許久,最後還是決定把這些心底話,寫下來。

在我們都很小的時候,姊姊我一直都隱隱約約的感覺到,弟弟你的氣質與性向,似乎和一般的男生不太一樣。

當姊姊在玩芭比洋娃娃的時候,你玩得興致比我還高;在準備辦家家酒的器材時,你則是興高采烈的要姊姊陪著你一起玩,在姊姊的眼裡,這些從來都不是什麼大問題,雖然大人們的口中,都會邊帶著責難、一邊說著:「男孩子就該玩樂高積木、機器人啊!啊?你怎麼在玩這個?」

只是隨著時間的飛逝,我們逐漸成長,外在的眼光和壓力,讓我漸漸理解到,這些我眼底看起來的沒有問題,對弟弟你來說,其實是個會喘不過氣的巨大壓力。


「在15年前的一個早上,有一個男孩,在他最喜歡的音樂課上盡情高歌,音樂老師帶著學生們唱著歌曲,最後一首還唱了珍重再見。這名小男孩舉手告訴老師,他想去廁所,而那時大約是在下課前五分鐘,他提前離開教室去上廁所,但是這一去,卻再也沒回來過….

被師生發現蹤影時,這個男孩已躺在血泊裡,動也不動。

這名男孩他很不一樣,他陰柔的氣質,聲音比一般男孩子都還尖細,喜歡玩扮家家酒、煮菜的遊戲,但因為他的獨特氣質,他常被同學們欺負。在國一和國二時,還曾被多名同學強行脫下褲子「驗明正身」,儘管向學校反應過,但情況仍是沒有改善。

這個男孩不敢在下課時間上廁所,於是他只能提早幾分鐘下課、找要好的男同學一起陪同,或是上課鐘響後使用女生廁所、使用教職員廁所等方式,來避開同儕間的欺負。

但讓人心碎的是,他這樣做,並沒有讓他躲去欺負,反而是迎接更大的災難–意外的死去。」


不知道,這個事件弟弟你有沒有聽說過?

這個男孩的名字叫做葉永鋕,到目前為止,還沒有找到他真正死去的原因,但可以確定的是,這個事件,讓世人們開始重視到,若是性別氣質不符合社會期待,就會遭受到同儕們的欺負、歧視,甚至是霸凌。不過因為葉永誌事件,當時的《兩性平等教育法》改為《性別平等教育法》,還增訂條文:「任何人不因其生理性別、性傾向、性別特質或性別認同等不同,而受到差別之待遇。

你可能會問我說:「姊姊,你跟我說這些要幹什麼?」對姊姊來說,現在回頭過來看這個事件,更是讓我感受到生氣、難過,更是無奈。

早在十多年前就已經增定的條文、早在十多年前社會都有心想要逆轉的劣勢風氣,但對於你的處境來說,根本,沒有實質幫助。

還記得好幾年前,你還在國中的時候,你有一陣子常常悶著頭,躲在房間裡,什麼也不說,直到我問了你:「發生什麼事了」,你才哭得唏哩嘩啦的跟我說,你被全班的同學排擠,只因為你跟你很仰慕的班長,說了些你很欣賞他的話語,他就開始遠離你,認為你是異類,並且跟班上所有的同學,聯合起來討厭你、欺負你,你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還有同學惡意跟你借錢,結果還裝傻、怎麼樣也不還你錢。

雖然姐姐平時很愛捉弄你、開你玩笑,但是看到你哭的淚眼婆娑的模樣,那時的我只感覺到:「你其實也只是個孩子而已呀…為什麼要因為你的性傾向,要因此受到別人的公審、而且還要受到不平等的待遇?」我當下能做的,除了安慰你以外,那時的我也不知道哪來的勇氣,直接在下課時間,來到你們班上,直接找欺負你、不還你錢的同學。

我永遠記得你那時眼神閃爍著不安與恐懼,但我只問了那同學一句:「你手頭有很困難嗎?如果需要幫忙,我可以幫忙你。」那同學也不知是怎麼了,急忙賠不是,還說會趕快還錢給弟弟你。但無奈的是,姐姐我能做的只能這樣,我沒辦法大聲質問你們全班的同學們說:「為什麼你們要因為我弟弟的性向,欺負我的弟弟?為什麼?」

但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姊姊的霸氣(?)外露,從那次之後,不再有同學來欺負你,你也開心說著,大家都說你有一個好姊姊、還說著你的同學們會想要認識我,但在你訴說的同時,你的眼神也從不安轉為閃亮亮的喜悅、笑容也變多了。那時的我其實也還小,我不知道自己是否做對了,但是看到你的笑容,我想我應該算是有幫助到你了吧。

直到姊姊念到了大學,輾轉得知葉永誌事件,我才驚覺到,倘若那時候的姊姊沒有為你站出來,你是否也承受著像葉永誌一樣的被霸凌壓力?

葉永誌的媽媽,陳君汝,也直到葉永誌的死去,她才驚覺到,他的兒子根本沒有病、是因為社會大眾的無知,讓葉永誌被傳統觀念給壓死了。

我不知道葉永誌事件是否對整個社會的風氣有所影響、或是因此而被逆轉,但我知道的是,對你來說,這將會是一段很漫長、很煎熬的一段路。

既使你現在長大了,到大學裡念書,交了好幾任的男朋友,你才敢跟姊姊自陳你出櫃了(殊不知姊姊幾百年前早就知道了),你開始會像個小女孩一樣跟我說著戀愛的煩惱、或是開心說著你想要去參加一年一度的同志大遊行,就算爸爸媽媽已經看出來你不太符合他們心中的模樣,但我仍是一直在背地裡,默默的灌輸爸爸媽媽關於「同志」、「不同性取向」的觀念。

他們的傳統觀念,或許很難一時之間去接受你喜歡的不是女孩,是男孩的事實,但媽媽的態度,也從一開始的不接受,到慢慢開始接受,並算是半默許的讓你去交男朋友,只是會擔心你受到欺負;而爸爸的觀念仍是需要我們一起努力。

姊姊也都知道,你的感情路上一直都是跌跌撞撞,因為外人的眼光,你跟你的男朋友不太敢在大街上牽著手,但是對你來說,能和身邊的朋友、姊姊我,訴說著自己的情感生活,你已經很滿足了。

在未來的路上,你肯定會遭遇到更多的困難、更多不友善的眼光與壓力,姊姊想說的是,不論你在未來會遇到什麼樣的困境,姊姊依然會像多年前的那個時刻,為你站出來、幫助你,並且永遠都會是你的靠山。

所以別怕,就好好去追求你的幸福,你的快樂吧。

延伸閱讀:

「同志」父親如何告訴孩子身世?瑞奇馬汀智慧回答超感人

弟弟出櫃,來自姐姐的超真摯告白:姐姐愛你,不管你愛誰

(本文為波波麗娜授權刊載,非經允許、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