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Credit:Kit4na, CC licensed)

K小姐,已在某公司服務了5年的時間,而這個產業常需要值夜班、假日也是輪休,說起來,是相當辛苦、但也仍是非常敬業的工作著。

但突然間,她發現她懷孕了。

她第一時間想著,雖然民間習俗說要懷滿三個月才能透露自己懷孕一事,但基於職場上的倫理,她應該立即跟主管回報這個好消息。

但這個好消息,帶來的卻是無情的冷水。

她的主管得知消息後,面無表情的說:「麻煩你,生下小孩之後,找一個24小時照護的保母照顧你的小孩,公司需要你。

「什麼?」K小姐內心有如遭到大石般的重擊,主管的反應更是讓她感到錯愕、更是傻眼,因為這名女主管,自己也曾生過孩子呀!怎麼會說出這麼殘忍的要求來?

後來,K小姐才知道,原來,女主管她先前也是這樣走過來的,孩子生完,就把孩子丟給全天後照護的保母照顧,但孩子也因此跟那位女主管聚少離多。

K小姐不願意接受這種要求,但她也不願意選擇憤怒的離職走人、或是和她的主管槓上,因為孩子的到來、迫切的經濟需求,讓她無法離開,於是她只能「忍」。

忍到孩子生下來後,忍到孩子較長後,她才默默遞上辭呈、離去這間公司。


A小姐,她的命運就與K小姐類似,但她不選擇「忍」,她選擇站出來與主管對抗、甚至還控告這間公司歧視孕婦。

A小姐,是一名認真的秘書,某日她發現,她懷孕了。

她的老闆得知這件事情後,漸漸的,開始抱怨起A小姐的動作越來越慢、反應也跟著慢,認為她跟不上公司的節奏。

有一日,老闆突然在下午5:30交辦了一件事項,請A小姐處理,但令A小姐傻眼的是,老闆交辦的工作是需要半天、到一天的時間才能處理完畢,怎麼會選在6:00下班前夕,交辦這繁重的工作給她?並且還丟下一句:「明天早上準時給我。」

她懷孕了,所以她必須要努力克服這個困難。

但老闆一而再、再而三的重覆這不友善的舉動,除了讓A小姐吃不消以外,無法如期完成的工作,同時也變成老闆嫌惡的藉口。

最後老闆解雇了A小姐,就因為「A小姐無法符合公司的職位需求」。

這讓A小姐相當憤怒,也讓她告上了法庭,認為老闆根本就是惡意想解雇她,就因為她懷孕。

但很可惜的是,這場訴訟A小姐敗訴,原因是「蒐證不足」,無法舉證老闆是因為歧視孕婦,所以才惡意解僱她。


這兩個故事,聽起來很哀傷,不是嗎?

但這兩個大腹便便的婦女所遭遇到的不平等對待,卻是真實的發生在你我的周遭,並且是「正在」發生。

  • 我們能怎麼辦?

《VO》主動採訪婦女新知基金會(為倡議各項性別平權的體制改革,為台灣知名的婦女運動組織)的法律諮詢顧問,李晏榕律師,詢問關於「職場上的性別歧視問題」,她表示,來到婦女新知會投訴、諮詢的案例,除了職場性騷擾以外,「懷孕歧視」則是佔最大宗

懷孕婦女常面臨到的問題是,雇主或主管,或許在表面上沒有顯示出「歧視懷孕婦女」,但實質上會常以「工作效率」做為藉口、並以此來解雇懷孕婦女。

李晏榕律師也強調,A小姐的案例雖然是敗訴,但也是有不少懷孕婦女控告公司、且勝訴的案例,而這其中的關鍵就在於「蒐證」。

若在懷孕的同時,發現、或是感受到主管或雇主的不友善對待時,李晏榕律師建議,最好將相關能舉證的事例蒐集起來,或是身邊若有較資深的女性同事,可以私下詢問是否公司是否有這種不友善慣例?倘若之後需要申訴、或調解時,這些蒐證才較能保障自身的權益。

  • 那又有什麼管道能尋求協助?

李晏榕律師表示,若有受到歧視的懷孕婦女可以到各地方的勞動局提出性別工作平等申訴,讓擁有法律背景的調查委員、組成委員會來調查。若真有歧視的事實,最高可罰資方30~150萬罰鍰;或是可以透過勞資爭議來調解,減少勞資雙方因爭議事件而步入訴訟。

  •  只能透過勞方來採取行動嗎?

李晏榕律師也提到,其實這些行動已經是算是「補救」,若真要讓資方免除這種歧視歪風,政府需透過這三方向來遏止:落實勞動檢查、申訴機制的效能、罰鍰提高

罰鍰的部分已在去年年底,已修法提高許多,但勞檢與申訴機制的部分仍需要再強化。

勞檢目前的問題在於負責勞檢的官員權責不分、並且勞檢官的職等低,實在難以落實勞檢的意義;同時,申訴管道的效能,如調查委員會的調查時間是否能限定在某個時間內完成?並且有效率的調查、約談勞資雙方,以便調解糾紛。

  • 但,現在我們能做的?

除了透過上述的法律管道,來補救懷孕婦女的不平等對待以外,最根本的社會歧視問題,才是台灣目前最急需改進。而在這不平等對待的鐵籠壓制下,女性能做的,大概就是期許別成為像K小姐那樣,壓榨懷孕員工的女主管、也盡量避開不友善的職場環境,並期許教出的下一代孩子們,長大後都能友善的看待懷孕婦女。

 

延伸閱讀:

你知道嗎?性別歧視,其實也反應在你我的薪資上

為什麼事業成功的女性要被罵 Bitch?六個婊子英雄:靠自己能力哪裡不對

別撕!大膽張貼衛生棉是種藝術,女權全靠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