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否曾經思考過:我們的個性是由什麼造成的?是社會環境?或是我們天生就注定成某個樣子,又或者,更複雜點,我們的環境是不是影響了自然基因最終表現的模樣?底下會告訴你,決定你的個性的,有可能是天生的基因,也有可能是你的成長環境。

  • 多愁善感是基因嘗試顯現的人類性格,較於感性的人,傾向對環境有更多感情的投入

近幾年,美國政府花了幾十億在基因研究上,他們嘗試去解釋我們自然的基因如何表現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中,而問題的答案,也漸漸浮上檯面──環境影響了我們基因的呈現

心理學家是樂觀但謹慎的,關於基因研究,他們認為這項進步,能夠幫助我們更了解自己,即使只抓了點皮毛,但目前觀測到的,是十分有前瞻性的。多愁善感是基因嘗試顯現的人類性格較於感性的人,傾向對環境有更多感情的投入。

他們在感人電影的時候哭;習慣用社交媒體分享觸動他們情緒的事情,最明顯的是,比起正面的事物,他們更容易在環境中注意到負面的事。這樣的偏頗,導致感性的人時常焦慮,特別在面對新環境的時候。

這些特徵是哪裡來的呢?為什麼有些人容易被環境感染?換句話說,為什麼有些人就是令人不可置信的多愁善感?如果以上的特徵似乎就是你,那你必需要知道的是,其實這關係到你生長的基因

  • 感性是與生俱來的特質

來自加州大學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蒙莫斯大學(Monmouth University)、和愛因斯坦學院醫學系的研究人員發現感性是與生俱來的特質,它被生理反應還有大腦的行為和基因模式所辨別

在他們的研究中,18名受試者看了皺眉和微笑的臉 ,研究人員在受試者觀看時掃瞄了他們的大腦,評估受試者的情緒反應。並發現,被認為是SPS──sensory processing sensitivity(以感覺為主,較感性的)的受測者,當他們在看不管是悲是喜的照片時,大腦掌管情緒、意識和同情的區域有較多的血液流動,這足以當感性特徵的生理證據。

  • 你視預料中的不確定為焦慮或是有趣的?膽鹼能系統的基因影響你的決定!

另一份2012研究更進一步地查證感性的生物證明,Rachael Grazioplene、 Colin DeYoung、Fred Rogosch和Dante Cicchetti,四位研究人員研究了膽鹼能系統(cholinergic system),這個系統是我們身體內決定如何應對新環境和我們對刺激物的敏感程度。膽鹼能系統在我們體驗「預料中的不確定」時會被活化,這發生在當我們處於預知到會學到新事物的時候。

例如,成為大學新鮮人的你,一定會有很多新的體驗,你大概知道你將體驗哪些「預料中的不確定」──不知道你的朋友會是誰、不知道想選什麼課、不知道想加入什麼社團、不知道如何掌握離家生活等等。

有些人可能會將那些感知新的體驗視為焦慮,他們會謹慎地進行一切;但有些人則將這些「預料中的不確定」視為有趣的,他們有更多探索的意願。

這些對新環境不同的反應都受膽鹼能系統中基因變異的影響。研究中, Grazioplene和她的同事研究了 CHRNA4基因的變化, CHRNA4是一個關鍵的膽鹼能受體,決定你視前述幾種的「預料中的不確定」為威嚇或是興奮。

  • 撫養方式」和「社會環境」影響了你的敏感程度

雖然這不足成為基因變異唯一的決定因素,但除了研究CHRNA4基因的變化,還進一步調查個體的撫養方式和社會環境如何影響了他或她認知這份不確定感。為了研究這變化的功能,研究人員設立給644位孩童的為期一周露營,年齡從8歲到13歲,皆來自一樣的社會經濟背景,但有不同的撫養方式:一半的孩童有被虐待(忽視或情感、性、身體的虐待)的過往,另一半則沒有。

這些曾遭受虐待的孩童將新露營的環境視為一種威脅,反之,在正常環境長大的孩童將之視為有趣的。研究中有趣的地方在於,這些結果不分年齡、性別或種族。這表示,雖然因為基因的不同,對於新環境可能傾向焦慮或是好奇,但家庭的教育方式社會環境仍是決定你成為兩者其中之一的角色。

雖然這個特定的遺傳性變型是罕見的──只有一成的人真正擁有它,它仍給心理學家和科學家在基因和環境的研究行為模式有寶貴的見解。

所以當你如果因為《螢火蟲之墓》而哭,或是因為姐妹被欺負而發動態發不平,有時候你可以試著這樣想:你可能天生就是這樣。(如果這樣想會感到比較安慰的話)不管是什麼模樣的自己,我們都要認識他、了解他,然後越來越好。

(資料來源:ELITE DAILY;圖片來源: Toni Blay,CC Licen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