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不是也討厭用 QR code 點菜——誰適合這樣點餐?餐廳怎麼玩才能讓我們吃得開心?

還記得疫情時走到哪都得先掃一下 QR code 記錄足跡,也是那時開始,QR code 被大量使用在日常生活中的每個角落,用戶也逐漸熟悉。

受惠於當時的的快速普及,再加上後來日益嚴重的缺工現象,許多餐廳紛紛導入 QR code 菜單,讓客人入座後,自行掃碼點餐,降低人力成本又加快點餐效率。

不過,現在 QR code 已經日漸式微。

《紐約時報》報導,在美國有 7,000 個餐廳客戶的菜單管理公司 MustHaveMenus 表示,很多 QR Code 菜單已經荒廢,去年有多達 75% 的 QR Code 被掃瞄的次數不到 90 次,更有一半掃描次數不到 5 次,而且愈來愈少餐廳製作新的 QR Code 菜單。

QR code 不受歡迎!為什麼?

QR code 在客人和商家中,都漸漸不受青睞,有幾個原因,其一是:氛圍感消失。《舊金山時報》指出,一份好的菜單,對於餐廳的形象和用餐氛圍都能有加分的作用,而 QR code 恰好是毀掉這份浪漫的產物。

「QR Code 是浪漫的相反詞,它阻礙店家與客人之間的交流和親密感。」紐約一間酒吧 Dutch Kills 老闆理查也這樣告訴《紐約時報》;因此,他早在 2021 年夏天不再使用手機點餐,還說:

「我們重新使用紙本的菜單,它是餐廳靈魂之窗。」

其二是客人外出用餐,渴望與人接觸的溫度感。透過手機點餐沒有人與人之間互動的溫度,客人們既然踏出家門上館子,比起用手機瞄準桌角上剝落的、沾滿番茄醬的貼紙,更想要有血有肉的服務生,親切與他們討論今晚的菜單。

其三是可近性的問題,《舊金山時報》表示,很多 QR code 菜單的介面設計不夠流暢,或者店家網路連線不好,導致消費者難以順利瀏覽菜單,或者想要更換菜色時吃盡苦頭;《衛報》則提到,萬一忘記帶手機、手機快沒電的時候,若只能使用 QR Code 點餐,客人更是會「壓力山大」。

掌握 AI 趨勢 & 活動資訊一點都不難!訂閱電子報,每週四一起《AI TOgether》

感謝訂閱!隨時注意信箱的最新資訊

QR code 菜單反讓客單價變低,餐廳可以怎麼善用它?

QR code 菜單運用在餐廳場域,有個重要任務是解決餐廳的人力問題,節省部分成本,但是西雅圖一間餐廳 Mercer Street Hospitality 創辦人麥當勞(John McDonald)發現,消費者用手機點餐時,總消費金額會比用紙本菜單點餐時少兩成;芝加哥一家高級義大利餐廳的服務員莫蘭(Alec Moran) 則指出,QR code 會讓顧客不太願意加點飯後甜點、另一杯酒,「還要重新掃碼、滑菜單實在太麻煩了。」他說。

不過,QR code 也並非完全不適用於餐廳,只是需要透過體驗上的設計,讓這項新科技更貼合餐廳的服務風格、滿足客人用餐上的需求。

《舊金山時報》舉例像速食店、咖啡廳這種講求快速、便利的地方,QR code 菜單讓顧客用自己的節奏點餐,隨時想要加點飲料或小點心,不需要時時刻刻向服務生使眼色才能點餐,自己動動手指就能完成。

又或者餐廳可以透過 QR code 菜單結合會員資料,記錄客人的飲食喜好、過敏注意事項甚至生日、紀念日等特殊日子,在消費者上門時,給出客製化的貼心服務。

有些餐廳則將 QR code 菜單用在解決語言溝通、圖片呈現餐點的需求上。如紐約曼哈頓唐人街的點心餐廳集團 Nom Wah ,就透過 QR code 連結至有圖片的菜單,「有圖片可以看,各種客人都可以了解這道菜,」該集團行銷和運營主管芭芭拉(Barbara Leung) 說,「它解決店內服務人員與客人溝通不順暢的問題。」

科技始終始於人性,不只是 QR code 運用在餐廳中,各行各業在應用科技時,若能多多考慮解決人們需求,以用戶為中心思考,科技產物也可以讓人有貼心的感覺。

每天閱讀 TechOrange 內容,不如直接加入我們!

我們正在招募:
專題編輯
內容編輯/資深編輯
編輯實習生(可兼職)


現在就投遞履歷!

企業如何透過 Edge AI 和 AI Cloud 創造更低成本高效率的模式?

立即下載《2024 趨勢觀察報告》

【推薦閱讀】

這裡不賣漢堡、薯條!麥當勞新品牌 CosMc’s 只賣飲料,背後的盤算是什麼?

【破產後再復活】玩具反斗城在「機場」絕地重生!機場賣玩具為什麼有用?

你有做外送嗎?看雙月食品社、得正飲料如何透過 Uber Eats 拉升超狂業績

*本文開放夥伴轉載,參考資料:《NYT》、《衛報》、《舊金山時報》,首圖來源:Unsplash

(責任編輯:鄒家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