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 編輯部推薦語】

遇到不合理的事,你會怎麼做?是淡然處之、樂觀面對,還是起身對抗?

暢銷書《被討厭的勇氣》作者岸見一郎推出新作《憤怒的勇氣》,便探討了針對不合理情事,該做出什麼樣的回應才能帶來改變,一起看以下摘文。

文 / 岸見一郎

發生不合理的事情時處置的方式,歸納起來有下列三種:

(一)什麼都不做
(二)配合周遭環境
(三)改變世界

當然,處置法不只這三種。只是試著以這三種處置法上所發現的問題為基礎,思考看看有沒有其他方法吧!

不為發生的事情賦予意義

其中一種處置方式是把已經發生的事當作單純的事件,不對此做任何解釋,也不去預想會發生什麼,更不會對發生的事有所期待。

這也算是(二)自己去「配合周遭環境」所作的變化。採取(二)的態度時,會為了配合周遭環境而對發生的事情賦予意義,但在這變化下就不會刻意那麼做。然而,不為發生的事情賦予意義,其實本身也有其意義

一般認為疾病或衰老是人從健康或年輕「退化」的狀態,但其實也能把疾病或衰老當成單純的「變化」,不必套入任何優劣的觀念。人只要年齡增長就一定會「改變」,但是並不代表年輕比較好、衰老比較差。健康與疾病也一樣。不要把衰老或疾病當成「退化」,而是一種「變化」。

「改變世界」或「不打算改變世界」

從要不要改變已經發生的事情這個觀點來分析處置法的話,(三)「改變世界」屬於試圖改變已經發生的事情,而(一)「什麼都不做」和(二)「配合周遭環境」則屬於不打算改變的範疇。

其中,(一)的處置方法是無論發生什麼都一律放棄。不過,如果沒辦法輕易放棄的話,人或許會把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都當成是自己不走運,甚至為此哭泣。然而,這時候的哭泣就像之前提到的一樣,可以歸類為「自己不行動,想透過哭泣的方式策動他人」。因為想幫助他人者,看到有人在哭就沒辦法放著不管。

如此想來,(一)和(三)都被歸類到改變世界的一類中,但(一)屬於間接改變,而(三)屬於直接改變。

之前提到的布伯,透過丟《聖經》表達憤怒,但表達憤怒和哭泣沒有太大差別,所以這種憤怒也可以歸類到(一)。

「改變世界」的問題

關於(三)「改變世界」,我認為有問題的地方是,改變世界不等於讓世界配合自己。「改變世界」和「讓世界配合自己」必須切割成兩件事。即便改變世界最後還是會為自己帶來益處,也不能一開始就為了自己而試圖改變世界。

雖然為了自己而改變世界很有問題,但是不顧自己,甚至犧牲自己來改變世界,也沒有意義。醫療從業人員為了治療患者而竭盡全力,但也不應該自我犧牲,我們也不該要求醫療從業人員這麼做。

「配合周遭環境」的問題

(二)「配合周遭環境」其實就是把發生的事情攬在自己身上,或者選擇對自己有利的方式解釋而已。

以人際關係來說,一旦把發生的事情都連結到自己身上,當他人沒有按照自己的期待行動時,有些人就會覺得很憤慨。然而,他人並非為了滿足自己而生,儘管如此,以自我為中心的人還是無法接受這一點。

擺脫自我中心的思考方式

擺脫這種自我中心的思考方式,對於在構思如何處置不合理的事情時非常重要。我在想除了剛才提到的三種處置方法以外,還有沒有別的方式時,第一個想到的就是這種思考方式。發生的事情就只是單純發生了而已,不需要對事情本身賦予任何意義。擺脫自我中心的思考方式,不把發生的事情連結到自己身上,這種作法可說是對自己的人生具有正面積極的意義。對於認為他人的存在是為了滿足自我期待、完全以自我為中心的人來說,需要刻意訓練才能做到不把發生的事情和自己連結在一起。

另一方面,認為發生的事情和自己完全無關也有問題。不過針對這點,我想之後再來討論。

樂觀看待事物的問題

碰到不合理的事時,也有人會樂觀看待。一九四四年的聖誕節到一九四五年的新年期間是集中營死最多人的時期。維克多.弗蘭克在書中提到集中營主任醫師認為,這是因為很多期待在聖誕節能回家的人,在聖誕節過後仍無法回家,因而感到失望、氣餒,才會死了這麼多人。(《活出意義來》)

這種面對現實情況不做任何處置的方式很接近(一)「什麼也不做」,但是很多人無法悲觀看待,所以選擇樂觀面對。而且,不只是單純樂觀面對(以剛才的例子來說,就是相信自己一定能在聖誕節回家),甚至還希望這個世界會變成自己能平安回家的樣子,算是(三)「改變世界」所作的變化。

實際上,現實很殘酷,很多人無法回家,在集中營裡被殺死了。樂觀的人堅定地相信自己的願望一定會實現,但是當願望沒有實現時就會加倍絕望。

剛才提到古希臘雅典的傳染病,修昔底德這樣說:

「最恐怖的其實是得知自己患病時的灰心喪志。」(《歷史》)

在自己面對的現實之中,不悲觀、抱持希望固然重要,但是為現實賦予樂觀意義,認為事情一定會按照自己所想,一旦無法如願,人就會非常灰心。

我的立場:必須主張「這樣不對吧」才能帶來改變

這個世界總是會發生讓人無法接受的事情。然而,我們無法改變已經發生事情的現實。即便是生老病死這種難以接受的事,人還是必須經歷。

即使年紀輕輕就過世這種讓人覺得不合理的情況,也只能說是大自然的法則。自然災害也一樣。當然,即便知道「這是大自然的法則」,還是讓人很難接受。然而,只要看到醫療人員拼命治療病患,即便自己或家人無法得救,只要花點時間還是能夠接受死亡這個事實。

我認為有問題的地方是「面臨人為且是不合理人為因素帶來的困難時,該怎麼處置」。傳染病無論再怎麼小心,都不可能保證百分之百不受感染。問題從這裡開始。即便發高燒想看病,醫院也拒絕檢查或住院治療,或是患者太多導致病床不足,因而延誤治療導致死亡,這對家屬來說真的難以接受。

發生這種事情的時候,無論是自己或家人,都沒辦法接受吧。可能會有人認為這就是個人的命運,但這無法讓人認同,我也覺得不應該認同。

如果從所有疾病的角度來看,不是所有治療或手術都能治好病患。如果因為醫療疏失導致病患死亡或重度殘障的話,一定要嚴加追究責任。

然而,這種事情若不是自己或家人碰到,大部分的人都不會特別關心。

有很多人對政治毫不關心。政治不可能和自己完全無關。如果國家施行善政,國民可能就不會特別在意政治。然而,惡政會影響到日常生活。儘管如此,還是有很多人事不關己或是像在討論別人的事一般,自己留在舒適圈裡當評論家。

惡政放著不管就會越來越嚴重。用譬喻的方式來說,燃起大火的房子就要用水澆熄。不能因為火勢很強,覺得做什麼都沒用就絕望。即使澆水或許只能讓火勢減弱一點,我們也只能一直不斷澆水。什麼都不做的話,火只會越燒越旺。這就是當前政治的現狀。

問題是我們該怎麼做。無論是醫療、政治,還是其他事情,當發生任何不合理的事時,沉默就表示認同。只要沒有人主張「這樣不對吧」,事情就不會有任何改變。

有了「這樣不對吧」的念頭,才可能促成改變!

《憤怒的勇氣》一書中,阿德勒心理學家岸見一郎提出「何謂公憤」,並進一步探討:憤怒時沒有表達出來,會有什麼影響?我們又該如何看待和抱持公憤?

面對營私舞弊、風氣不正的社會,想知道如何善用「憤怒的力量」?

>> 立即購買《憤怒的勇氣》

《憤怒的勇氣》作者:岸見一郎;時報文化出版

(本文書摘內容出自《憤怒的勇氣: 對不合理表達公憤, 這個世界與你的人生就會改變。》,由 時報文化 授權轉載,並同意 Vida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首圖來源:Pex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