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 編輯部推薦語】

人們常避談死亡,甚至遇到和「死」有關的諧音也覺晦氣。

但達賴喇嘛告訴我們,若你接受死亡是生命的必然過程,當它實際到來時,也許就可以較輕鬆地面對。

以下段落摘自《達賴生死書》,一起跟著達賴喇嘛學習關於生命的智慧吧。

文 / 達賴喇嘛

對死亡留心(正念)很重要,也就是思索此生並非恆久。如果我們不能覺知死亡,就不能善用這個已經獲得的特殊人生;有了這個認知,我們才能成就重要的意旨,所以它是有意義的。

分析死亡,並不是為了讓我們產生恐懼,而是要感恩在這個珍貴的人生中,我們可以做許多重要的修行。與其被驚嚇,還不如思索當死亡來臨時,我們將喪失今生很好的修行機會,如此一來,思索死亡將會為修行帶來更多能量。

我們必須接受死亡是生命的正常過程,正如佛陀所說:

一個未觸及死亡之處
不存在
不在虛空,不在海洋
也不在山中

如果能接受,當它實際到來時,也許就可以較輕鬆地面對。

當人內心深處知道死亡將發生,卻刻意避免去想,這並不妥當,而且會有反效果。同樣地,如果不能接受,拒絕它、刻意不去想它,將會完全沒有心理準備;當老年無法避免發生,就很難接受它。

很多人身體上衰老,卻假裝很年輕。有時我碰見老朋友,像是一些美國議員,我稱呼他們「我的老朋友」,意思是我們彼此已經認識很久,並不一定是說生理上的老。但是有些人會斷然糾正我:「我們不老!我們是長期的朋友。」事實上他們的確老了,因為他們耳朵長出毛髮,這是老年的特徵之一,但是他們對老年不自在。這是愚笨的。

我常認為,人的壽命最長大約一百年,這和地球的壽命相比非常短暫。我們不該用這個短暫的生命製造他人任何痛苦,應該致力於有建設意義的活動,而非毀滅的事,至少不要傷害他人或為他人帶來麻煩。如此一來,我們在這地球上短暫的過客生涯就有意義。

如果觀光客到某地短期參訪,卻製造了很多麻煩,這很愚蠢;如果他能在短暫的逗留中令他人快樂,就有智慧;繼續走向下一站時,就會感覺快樂。如果製造問題,即使在停留期間沒有遭遇困難,也會覺得這趟旅程毫無意義。

在一百年的壽命中,早期是孩童,最終是老年,在這兩段時期,人通常就像動物般,除了吃就是睡。而在這之間大約有六、七十年的時間,卻可以有意義地運用。正如佛陀所說:

一半的生命花在睡眠,十年花在童年,二十年花在老年,剩餘的二十年大多耗在悲傷、抱怨痛苦與易怒中,以及數百種生理疾病的摧毀。接受老年及死亡為生命的一部分,是令此生具有意義的關鍵。

如果以為死亡幾乎不會發生,我們將只會製造更多的貪婪和麻煩,有時甚至會蓄意傷害他人。當我們細看國王、君主等偉大人物如何建造巨大的宮殿及城牆,可以看到他們內心深處有一種永恆活著的想法。這個自欺的結果,只會為他人帶來更多痛苦和麻煩。

即使是對不相信未來世的人而言,思索實相仍然具有建設性、助益,也符合科學。因為人、心意,以及一切其他所造的現象,每個剎那都在改變,所以一切都有可能改觀。如果情境不變,它們將永遠保留痛苦的本性。我們一旦知道事情總是在改變,即使正經歷困難,也會因為知道情境不會永遠如此,而獲得慰藉,因此不需覺得挫折。

好運也不會恆常,因此,當事情順利時,太執著也沒有用。「事情是永恆」的這個觀點,會摧毀我們,即使我們認為有未來世,但因為這一世佔據了我們所有的心力,未來世就會變得不重要。當我們的生命具足了時間和方便做有益的修行時,「事情是永恆」的這個觀點,會荒廢大好的修行機會。無常的觀點才有幫助。

覺知無常,需要戒律,也就是馴服心的訓練,但這並不意謂從外在來控制或懲罰。戒律並非禁令,而是當長期與短期的利益相衝突時,為了長期的利益而犧牲短期的利益。這是,從對「業」(karma)因果的確立所產生。例如,我最近生病,為了讓胃恢復正常,我避免吃酸的食物和冷飲,雖然它們很好吃,而且讓人很想吃。這類戒律意味著保護。同樣地,思索死亡,要求自我紀律和自我保護,而不是懲罰。

人類具有創造好事的一切潛力,但是需要自由和解放,才能全然發揮;極權主義則會令這個成長窒息。從好的方面來說,個人主義表示我們不期待外在某件事或等待命令,而是主動創造開端。佛陀經常呼喚「個人解脫」,意謂自我的解脫,而不是透過組織。自由和個人主義都需要自我戒律,如果因為煩惱的情緒而予以濫用,將會有負面的果報。自由,必須伴隨自我的戒律。

喜歡以上的摘文嗎?

《達賴生死書》紀錄了達賴喇嘛對於生命的體解和反思,帶你透過觀想、熟悉詩文中的各種情境,以靜思禪定的方式來修行,並從心領悟其意義。

在書中,達賴喇嘛也提供了練習摘要,幫助你我在無常到來時,能夠掌握機會、進而解脫。

>>立即購買《達賴生死書》

《達賴生死書》作者:達賴喇嘛;天下雜誌出版

(本文書摘內容出自《達賴生死書》,由 天下雜誌 授權轉載,並同意 Vida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首圖來源:達賴喇嘛 FB 粉絲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