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一心一意想要保護容易過敏的孩子,承昊生技股份有限公司執行長徐毅珍致力研發加入殺菌液後,可以安心使用的無線手持殺菌機。(照片來源/徐毅珍提供)
因為一心一意想要保護容易過敏的孩子,承昊生技股份有限公司執行長徐毅珍致力研發加入殺菌液後,可以安心使用的無線手持殺菌機。(照片來源/徐毅珍提供)

就在 5 月中,因一部韓國電影上線,承昊生技股份有限公司執行長徐毅珍異常激動,她說自己「看每一幕都想哭」。讓她難以控制淚腺的,是 2011 年轟動全韓,令許多孕婦與幼童因不明肺病而死亡的「加濕器殺菌劑毒害事件」。在社會小說家蘇在沅改寫為《菌:加濕器殺菌劑和不言而喻之事》後, 今年已拍成電影《空氣殺人》。

快要過 40 歲生日的徐毅珍,總會用「我是三寶媽,也是創業家」自我介紹。將孩子放在創業之前並不奇怪,因為,牽引她從全職媽媽走到創業之路的那個總開關,就是容易過敏的孩子。

為母則強,為了過敏兒走上創業路

徐毅珍曾是健身產業的高階主管,結婚後回歸家庭,擔起全職媽媽的責任。在大女兒上幼兒園時,二兒子才一歲多,姊姊從學校帶回來的病毒,免疫力較差、過敏體質的弟弟人在家中坐也是全盤接收,「先是因為流感住院,後又感染了腸病毒,還引發哮喘。」徐毅珍說起來餘悸猶存:「那麼小的身體,還戴氧氣罩上去。」

那是 2015 年,陪二兒子大病一場住院回家後,她開始研究坊間所有滅菌、殺菌的產品,聽說什麼牌子有用就搬回家裡,勤於消毒,只求小孩能平安健康。與此同時,因為對敏感關鍵字的注意力,韓國同一時間爆發的「加濕器殺菌劑毒害事件」也映入她的眼中。

「加濕器殺菌劑毒害事件」,是韓國大廠利潔時(Oxy-Reckitt Benckiser Korea)推出的殺菌劑,在注入加濕器後使用後,其噴發出的氣體有引發不明肺損傷的疑慮。2011 年時,因 4 名孕婦出現急性肺部問題突然死亡,進而引起社會重視與檢警調查;2017 年 2 月,韓國頒佈《加濕器殺菌劑傷害救濟法案》,8 月,時任總統的文在寅向國民道歉;回溯調查後,迄今受害者仍在持續增加,且仍有受害者尚未得到能夠接受的道歉與補償。

為了家人安全,硬著頭皮研發 MIT 抗菌機

其實,徐毅珍娘家就是做殺菌液起家的承昊生技,但一開始,徐毅珍並未想過向家人求教如何殺菌消毒。

「老人家習慣做代工,但我們要介入的話就會想經營品牌,觀念不同就會有爭執。」她坦率解釋為什麼在二兒子生病前,她也只想做個孝順的晚輩,寧可當全職媽媽,也不要靠家業太近。

而孩子的醫生則是教徐毅珍用現有素材勤於消毒,玩具「用漂白水清過後,再用清水擦拭一遍」。徐毅珍直言道,她當下就想問醫生,是不是沒帶過小孩,「好動的孩子隨時都會去抓積木,且漂白水味刺鼻,即使一次次消毒,也忙不過來。」後來家裡乾脆把玩具、布偶全部清掉。

然而,其實承昊生技在 2000 年時,就研發出了將海鹽電解後,取出二氧化氯的氣態式原料,將其暫存於水中後形成抗菌液。當徐毅珍想到,娘家就有安全的殺菌液後,剩下的,就是如何使用殺菌液的問題了。

看過「加濕器殺人新聞」的徐毅珍知道,因殺菌液有強酸或強鹼的特性,若與用料不講究的機器結合,「那溶出什麼危險物質,使用者是不知道的。」

對徐毅珍而言,要讓孩子百分百安全,重點在於要打造出一臺可以「要用的時候隨時好拿,殺菌液經過機體噴灑出去時不會溶出有毒物質、可以安全用在免疫能力弱的老弱婦孺身上的機器」。

從照顧家人的切身經驗出發,她坦率說,通常女性就是老人與孩子的主要照顧者,陪病的人無法代替病人不舒服,能做的只有盡力使居住空間的病毒量降到最低,讓免疫力低落的病人可以相對安全。而且,徐毅針眼中閃著亮光,「為什麼國際品牌 Dyson 就可以很美,我希望這臺機器還要兼顧外型美觀。」

天淨的無線手持殺菌機獲得由經濟部主辦,作為臺灣產業代表向國際市場推廣的臺灣精品獎,是對品牌的一大鼓勵。(照片來源/徐毅珍提供)

天淨的無線手持殺菌機獲得由經濟部主辦,作為臺灣產業代表向國際市場推廣的臺灣精品獎,是對品牌的一大鼓勵。(照片來源/徐毅珍提供)

媽媽照料家庭的壓力最重,貼心的天淨給媽媽多一個選擇

2015 年,徐毅珍創立承昊生技的新品牌「AQUECARE 天淨」,她堅持所有原物料與生產線「都要親眼看見」,歷時 3 年研發可耐殺菌液的無線手持殺菌機。她嚴格要求原物料品質、製程安全與設計感,不但通過臺灣日本發明專利,也在去年獲得經濟部主辦,作為臺灣產業代表向國際市場推廣的臺灣精品獎,以及經濟部中小企業處飛雁計畫的女性創業菁英獎。

天淨的無線手持殺菌機,自 2018 年上市,到了 2019 年底新冠疫情席捲全球,2020 年開始打開知名度,目前不但泰國、日本、歐洲都有經銷商,國內的許多公司或地方政府也都有使用天淨產品。家中長輩也早已經服氣,家業轉型為經營品牌與 MIT 的路,徐毅珍的堅持讓天淨抗菌機一問世即成為品牌代表作。

而對徐毅珍而言,這七年創業之路走得並不容易,家裡的 3 個寶貝,都是支持她一往無悔的決心。因為擔心老大與老二年幼時會交叉感染,她才開始研究消毒產品,「而老三正是我事業最沮喪的時候,到來的禮物。」

她娓娓傾訴,全球因為疫情大起,原物料大漲,她追得辛苦,那時候卻無預警懷了老三,「他陪我走過那段不好的狀態,像是一直幫我打氣,提醒我,『媽媽,妳要記得,妳做這些事情都是為了小朋友』。」

創業前幾年,天淨主要的客戶都是大公司,從今年起,徐毅珍想把宣傳力道放在一般家庭。她知道,臺北無後援的年輕雙薪家庭多,她自己就是其中一個蠟燭兩頭燒的職業婦女,「媽媽照顧小孩的心理壓力最重,總是提心吊膽,我希望天淨的出現,可以讓媽媽們在照顧家人時,多一個選擇。」

天淨的員工,有許多跟徐毅珍一樣,都是職業婦女,徐毅珍(中)與員工一起為產品拍攝形象照,也可以看出現代媽媽希望事業與家庭並重的同時,如果有家事好幫手會省力很多。(照片來源/徐毅珍提供)

天淨的員工,有許多跟徐毅珍一樣,都是職業婦女,徐毅珍(中)與員工一起為產品拍攝形象照,也可以看出現代媽媽希望事業與家庭並重的同時,如果有家事好幫手會省力很多。(照片來源/徐毅珍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