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VO 編輯部推薦語】

「空心」是一種失去活力和創造力的狀態。疫情、工作壓力、教養壓力,是不是讓你變得空心?

推薦《空心人》這本由諮商心理師許皓宜,以及金鐘獎攝影師凌柏瑋跨界合作的文字影像書給你。以下摘錄片段,希望你看完後心裡能飽滿一些。

何嘗不是為了好好活?

我有過幾次搬家的經驗,印象中通常都是家裡發生一些變故,例如從和父親同住,卻因為持續爭執而決定自己住;或是本來自己住,直到奶奶過世,不想讓爺爺一個人獨居,所以選擇搬去和他同住;又或是後來爺爺年紀越來越大,為了讓他就醫回診方便,就搬到離醫院較近的住處。

記憶裡,某次為了搬家,我在一個積塵已久的盒子裡,找到至今我依然珍惜不已的照片,那是我和媽媽唯一的一張合照。

漸漸懂事以後,曾有數不清的長輩和親戚們看著我說:「哇!你真的跟你媽媽好像!」他們都說媽媽是個大正妹、是個萬人迷,笑起來就像我的眼睛一樣,是彎彎的瞇瞇眼;說我的皮膚和媽媽一樣,又白又細又嫩。我聽了許多媽媽的形象,但從來不知道媽媽到底長什麼樣子?或者,我早已對媽媽的模樣模糊到沒有畫面了。

老實說,以前有一陣子心理狀態比較失落的時候,會在自己的愛情裡尋找媽媽的幻影;但弔詭的是,我沒有和媽媽相處過,當然不會知道媽媽的個性相貌,很多都是靠著想像組合出來的。那段時期,也憧憬在每個女友的媽媽身上,尋找和母親這個角色相處的感覺。似乎必須用這種方式,才能試著自我解釋,為什麼媽媽在我還小的時候選擇離開?

「渴望愛的人,通常是缺愛的人。」

或許長久以來,我不只是尋找母親的影子,而是試圖在人與人之間找回缺乏的愛。在我心裡,對母親的愛一直還空了個位置,以至於需要在愛情裡被滿足。但每次只要無法在另一半身上吸納更多被愛的感受時,我就會選擇主動離開,彷彿只是把愛情和女方家的親情,當成彌補自身匱乏的那塊拼圖。

這種無法回歸源頭的補償行為,終究也是一種對人生的殘害。

於是,我逐漸將親密關係中的補償行為,轉化成在工作領域上的動力。入行一段時間後,慢慢開始有點成績,對工作的熱愛也持續填補著心中那個缺愛的洞。

二○一八年,我隨著國家地理頻道團隊,為「透視內幕:棲蘭秘境馬拉松」拍攝紀錄片。

其中一位沙漠長跑選手,他是個澳洲人,為了因應各種諸如氣候等嚴苛條件的馬拉松賽事,他決定搬到蘇格蘭,在山徑裡練跑,企圖利用不同的地形變化來挑戰自己的極限。

訪問中他告訴我們,跑步是他追尋自我的方式;因為他的童年過得十分艱辛,當跑步時,他會不斷嘗試揭露自己以前的那些痛,將過往苦難的回憶重新想過一遍,做為支撐跑完越野馬拉松的動力。他從克服身體上的疼痛,學習面對和接受生活中的各種陣痛。

故事中的阿龍(《VO》按:阿龍為《空心人》多篇故事的其中一位主角)、長跑選手,或是我,我們在自身的經歷中,都會遇到許多困難和關卡。我們利用不同的方式來轉移痛苦;不管這些方式能不能得到他人的理解或認同,也許我們心裡都明白:這背後何嘗不是為了好好活?

當你試著面對且決心接受生活中的挑戰時,就有勇氣突破它。

喜歡上面《空心人》的書摘嗎?上文摘錄的是共同作者之一凌柏瑋書寫的段落。

書中收集多篇像這段書摘一樣,看似放棄、絕望但其實生命力炙熱的個案故事,讓每個以為自己獨自承受各種傷心寂寥的讀者,不再感到孤單。

此刻的你若感覺孤單,讓這本書陪伴你片刻吧 >> 點我購買

*出版社好書、新書分享,請將書籍資訊寄至 

(本文書摘內容出自《空心人》,由遠流出版社授權轉載,並同意 Vida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內文小標。首圖圖片來源:Unspal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