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 導讀》

與另一半在一起的時間長了,口味似乎也變得越來越像,原本不喜歡或沒吃過的食物,慢慢會因為對方喜歡而願意嘗試看看。

療癒作家楊楊在《用最舒適的樣子,與你相遇》一書中寫道:「我清楚你的口味,你也知道我的喜好;我懂得你的張狂,你亦明白我的悲傷。」世界上沒有一模一樣的人,如果兩個人要攜手走下去,或許靠的就是「包容彼此」的默契。

(責任編輯:洪蜜禪)

文/ 療癒作家 楊楊

他並不是很挑食的人,只是他喜歡吃辣得變態的東西;她偏好淸淡,追求原汁原味。她認為吃太辣對身體不好,容易上火;他則認為菜色的味道太過寡淡,無法下飯,重油重辣才是眞愛。

每次一起吃飯,他們都要因為點菜的問題大動干戈,據理力爭,說道理,正反方辯論,到最後只好剪刀石頭布,用這種最具智慧的方法,決定要吃什麼。

他恨不得跟她分開吃,他們一人弄一桌菜,自己吃自己的!她也一度因為這個問題覺得他們不適合,兩個口味不同的人,怎樣談執子之手與子偕老呢?

直到有一次她跟朋友出去旅遊,他天天一個人吃飯,剛開始的幾天打電話問他吃什麼,電話裡那頭好像喝多了一樣興奮地跟她說:吃了香辣蟹、刴椒魚頭、辣子雞⋯⋯

好像故意要讓她意識到,他平時跟她一起吃飯是眞的如同嚼蠟一樣痛苦不堪,於是,她就沒理他了。

再過幾天,他打來電話,說他在吃魚頭豆腐湯、瘦肉金針菇燴番茄,末了,還懶懶地添了一句說:「還買了豆花,少糖。」

她撿起已經掉到地上的眼鏡,十分驚訝地問:「你不是不喜歡吃這些東西嗎?」「是啊!」他似乎憋足了性子地回答她,他說,「可是妳愛吃⋯⋯我今天吃了妳愛吃的。」

她半天沒說話,不得不說,她當時很感動。

想起他們在一起以後,有一次她跟他出去逛街的時候,她看到路邊在賣她最喜歡吃的豆花,就興奮地衝過去大聲喊道:「兩碗豆花!」他隨後跟過來,接了一句:「麻煩,少糖,謝謝。」

她瞪大眼睛望著他平淡隨意的表情,問他:「你怎麼知道我接下來要說這句?」

他白了她一眼:「妳自己說過妳不喜歡吃甜的,而且妳上次不就是這樣叫的嗎?」那一刻她就相信他是眞的愛她的,愛到可以很隨意就說出她的口味,不做作,不刻意。

因為吃是生活中最基本的一項活動,一個人很難掩飾對於食物的好惡之心,也只有眞正愛一個人,才願意很開心地吃對方愛吃的東西。

真正愛你的人,會默默在你需要的地方給給予溫暖

他是一個不太會表達愛意的人,從不會把甜言蜜語說給對方聽。

他幾乎從來不會說「我愛你」,若是硬逼著他說,他就會滿臉通紅,半天才憋出一句「今天工作的時候很順利」,或者是「咦,好多星星啊!」

但是也是他讓她明白,一個人是不是眞的愛你,不在於他對你說了多少次我愛你,不在於送了你多少禮物,更不是他給你製造了多少次驚喜和浪漫,而是雖有爭吵但也時刻掛念你,雖不會刻意製造浪漫表達愛意,但會默默在你需要的地方給你溫暖。

他從來不會說什麼「你是風兒我是沙」,什麼「愛你一萬年」之類的話,但她卻從他那裡聽到了最動人最好的情話。

他說:「我在吃妳最愛吃的東西。」

他說:「麻煩,少糖,謝謝。」

你看,有時候,愛情並無其他,無非就是我願意妥協於你,並沉默得心甘情願,長久陪伴。他給你的每個擁抱,都是疲憊時的一張床。

《用最舒適的樣子,與你相遇》

這裡買

(本文書摘內容出自《用最舒適的樣子,與你相遇》,由 時報出版 授權轉載,並同意 Vida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首圖圖片來源:Shutterst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