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兩年受到疫情影響,我們的生活模式產生或大或小的改變,原本遠距離的情侶可能面臨不能見面的困境,而待在家的時間變長,與同住家人的摩擦可能增加,但同時也是陪伴家人、增進家庭關係的好時機。電影是一個時代的縮影,劇情往往反映著當代人們的生活。《瀑布》的背景設定在 2020 年台灣疫情爆發初期,鍾孟宏導演與編劇共同思考該如何在電影中呈現人們在疫情中面對的困境。由王淨飾演的女兒「小靜」因同學確診必須在家隔離,在密切的居家相處之下,與母親間(賈靜雯飾)的關係,也產生了巨大的變化。

《瀑布》於 10月 29 日 開始上映,是鍾孟宏導演繼《陽光普照》之後,首度執導的女性電影,不僅受到威尼斯國際影展「地平線單元」入圍肯定,也成功在第 58 屆金馬獎中獲得11項提名,賈靜雯與王淨精湛且細膩的表演讓他們雙雙入圍了金馬獎。

*本文有劇情微雷,請斟酌後再繼續觀看

卸下武裝的盔甲,我們都只是個等待被愛的人

賈靜雯飾演的母親品文,原本是一個在外商公司擔任主管,性格剛烈且事業有成的女性。但婚姻的失敗與經濟的多重壓力讓她逐漸崩潰,尖銳的言語都是她用來掩蓋自己脆弱的包裝,她內心還是十分渴望一個可以倚靠的肩膀。

圖片來源:《瀑布》劇照

我不知道為什麼好好一個家,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王淨飾演的女兒小靜,原本是一個青春叛逆的高中生,但她發現媽媽生病之後,也逐漸學習如何去理解母親的行為,並學會愛與承擔。大人的世界或許很複雜,但她試著同理母親的心情,陪伴媽媽度過人生的谷底。

圖片來源:《瀑布》劇照

當不小心墜落,誰能夠接住我?

《瀑布》的故事靈感來自導演鍾孟宏友人發生的真實故事,片中以「瀑布」的意象暗喻現實的巨大衝擊,猶如瀑布般向下墜落,考驗著品文的身心。在電影前半段,詭異的氣氛營造,加上賈靜雯優異的演技,讓人覺得好像在觀看一部心理驚悚片。家本該是一個溫暖的地方,但在片中「家」的場景,因為建築物拉皮工程的藍色帷幕遮蓋了整片落地窗,始終呈現濃烈的藍色調,充滿濃濃的陰鬱氛圍,這也映照了品文與小靜母女倆的心境。

「十幾年前,我第一次跟你爸爸來這個房子的時候,陽光也是這樣照進來的。」

圖片來源:《瀑布》劇照

一直到劇情來到後半段才會發現,《瀑布》其實是一部溫暖療癒的電影。隨著藍色帷幕的拆除,母親的身心狀況也逐漸好轉,整體電影調性由絕望走向希望、黑暗走向明亮,母女兩人最後決定搬離這個裝潢精美卻充滿沉重回憶的房子,開始新的生活。《瀑布》細膩的刻畫了一個家庭故事,用瑣碎的日常對話堆疊母女間的情感,也告訴我們人生是無常的,每個人的生活都可能出現無法承受的壓力事件,而最終愛你的人會陪你度過難熬的時刻。

「也許雨一停,我就能再見到你,也許雨該一直下不停。」——《瀑布》主題曲〈抉擇〉

鍾孟宏導演邀請金曲歌后陳珊妮來演唱主題曲——蔡琴的老歌《抉擇》,電影尾聲陳珊妮用獨特低沉的嗓音娓娓唱出感嘆,淡淡哀愁間又帶著療癒感,將觀眾的情緒渲染至更深層的境界。歌手魏如萱在《瀑布》中也客串一角,飾演賈靜雯在精神療養院遇到的病友,她有一段清唱《抉擇》的戲,清新溫柔的美聲,貼和著電影角色孤獨的情感,讓人隔著銀幕,卻深切地感受到主角的那份孤寂與惆悵。

點這裡聽《瀑布》主題曲

魏如萱飾演品文在精神療養院的病友。圖片來源:《瀑布》劇照

《瀑布》的配樂十分用心,由在《返校》獲得最佳原創電影歌曲的音樂人盧律銘擔綱,他採用一款特別的「斑鳩琴」做為主奏樂器,盧律銘分享他選擇斑鳩琴的原因:「它有著很不完美也很不受控的響線共鳴音色;它可以同時灑脫、喧愉、蒼涼,也可以非常孤寂。」

「你可不可以答應我一件事?不要再問我『你還好嗎』,我會想辦法好起來。」

圖片來源:《瀑布》劇照

就如劇中的母親品文一樣,當我們遭遇壓力的時候,可能會抗拒現實,不願承認自己需要幫助,甚至把所有身邊的人都推開。但請不要害怕,「每個人都有難堪的過去,只是大小不同而已,而且未來會怎樣,也沒有人會知道。」愛你的人會在你墜落的時候接住你,心理的傷口,雖然沒有辦法一夕之間好起來,但或許慢慢地,會有一絲和煦微光從傷口的裂縫中透進來。在經歷了傷痛之後,還是可以抱持著希望,迎向未知的未來。

(本文提供合作夥伴轉載,首圖圖片來源:《瀑布》劇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