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導讀:

麻省理工管學院的資深講師 海爾‧葛瑞格森 分享,如何透過「精準提問」來解決工作或生活中的問題。提出一個好的問題,不但能夠激發想像力,還能在職場上帶來刺激性的正面變革。

(責任編輯:鄧羽辰)

文/ 麻省理工史隆管理學院 領導與創新資深講師 海爾‧葛瑞格森

有一個主題貫通所有鑽研提問的研究人員所做的研究,那就是並非所有問題都平等。培養提問的能力不光是多問(不管是自問或詢問他人)就好。問題有不同的種類,有些能啟迪人心,有些有教育意義,有些根本有毒。

布魯姆分類學是其中一種思考問題性質差異的方法:人在解決不同的問題時要用到不同的心智處理能力。舉例來說,比較複雜的解決問題過程就需要比較複雜的認知能力,高過單純的回溯記憶事實。遵循類似的思維,羅伯.佩特(Robert Pate)和納維爾.布萊梅(Neville Bremer)提出另一種方法將問題分門別類:有些問題會收斂,有些則很發散。收斂性的問題會探尋一個單一的正確答案,這是教育場域裡教師早已熟知的問題類型。這些「封閉式」問題,例如:「夏威夷的均溫是幾度?」,測試的是一個人是否具備相關的知識與能力以得出一個合乎邏輯的答案。發散型的問題則歡迎多個答案,比方說:「社會應如何因應氣候變遷?」,這類「開放型」問題要的是更有創意的思維。

「開放式」雖然聽起來比「封閉式」更好,「複雜認知」聽起來也比「簡單認知」更聰明,但其實分類本身並不涉及任何內在價值判斷。分類法背後的理論專家強調不同的問題自有其適合的場合,一切都要取決於目的是否適當。但,且讓我們先在心裡訂下一個目標:揭開「我們不知道自己不知道的事」,藉此獲得新的觀點見解。或者,讓我們大膽宣告:我們相信,大致來說,這個世界需要更多人投身於達成這個目的。若是這樣,我們便是作出了價值判斷:最好的問題,便是能激發想像力並刺激正面變革的問題。

在此同時,用不同的精神提問也會決定問題的好與壞。我們以蘋果公司(Apple)設計長強尼.艾夫(Jony Ive)說他的前任老闆史帝夫.賈伯斯(Steve Jobs)「幾乎每天」都拿來問他的問題為例。艾夫早就注意到賈伯斯能夠極精準地聚焦在特定工作上,他的專注力能讓那些工作產生最大的差異。有一天,艾夫對賈伯斯說很佩服他這一點,並坦承他本人在這方面有困難。顯然,這成為賈伯斯後來決定列為優先要解決的人力發展問題之一。艾夫說,在他們的日常交流中,賈伯斯「會試著幫助我提升我的聚焦能力,他會問我:『你今天說了幾次不要?』」

這個問題本身就很棒,因為問題強力迫使當事人改變觀點:改寫挑戰,把聚焦的定義從「想辦法全心投入某些任務」變成「拒絕分心」。這不難想像,當賈伯斯日復一日問同樣的問題,很可能會讓人開始覺得是一種虐待。但艾夫不覺得,因為賈伯斯是真心誠意想幫忙。相同的問題出自不同的人口中,表達的可能是關心,也可能是打擊。我認為,最好的問題(也是本書聚焦的問題)是有催化作用的問題,也就是說,這些問題能消除障礙(以概念發想來說,障礙通常都是以錯誤假設的形式出現),並將能量引導到嶄新的、更有益的路徑上去。且讓我們逐一檢視這每一種強而有力的特質。

創意提問力:麻省理工領導力中心前執行長教你如何說出好問題

這裡買

(本文書摘內容出自《創意提問力:麻省理工領導力中心前執行長教你如何說出好問題》,由 時報出版 授權轉載,並同意 Vida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首圖圖片來源:Shutterst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