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導讀:

經典電影《穿著 Prada 的惡魔》引起了不少人對於「職場生存法則」的共鳴,在這部劇裡,凡事精雕細琢、追求完美的時尚總編輯米蘭達,也因此披上了嚴厲、無情的形象,或許將電影情節搬演至現實生活中,米蘭達也是許多人相處起來會感到有壓力的角色。

對許多電影有入微觀察,並喜歡深入分析的影評 YouTuber 飽妮,也針對這部電影有獨到想法,或許像米蘭達這樣的人,只是在她所面臨到的殘酷世界中,披上了堅強的武裝,不易親近、殘酷無情,也都只是她的「工作」。

(責任編輯:鄧羽辰)

文/ 影評 YouTuber 飽妮

夢想成為記者的安德莉雅雖然對時尙一竅不通,卻誤打誤撞得到一份在時尙雜誌《伸展台》工作的機會,擔任雜誌總編米蘭達.普萊斯利的小助理。米蘭達是出了名的對下屬嚴厲,身為助理,小安必須面對她的各種需求無度;起初,小安只抱著「撐過一年之後可以找更好的工作」的想法,但隨著對這份工作越來越投入,她漸漸變得不再像自己。

還記得自己是十四歲時第一次看《穿著Prada 的惡魔》,那時我就有跟常人不同的體悟。比起時尙產業的勢力和紙醉金迷的虛假,我反倒嚮往片中每個在《伸展台》工作的角色那份衝勁,她們各個投入於自己熱愛的事物,即便流血流汗,也要做好自己的工作。

「我長大後一定也要找到這樣的工作。」這是我看完這部電影的第一個想法。即便當時根本看不懂片中小安在私人生活中面臨的掙扎,也不知道米蘭達為何殘忍割棄信任的重臣,只為保有公司地位。年少輕狂的自己,就是從這部片得到了莫名鼓舞。

我太喜愛《穿著Prada 的惡魔》,已經重看不下十次,但時至今日,我累積了更多工作年數、多了管理經驗,最近一次看這部電影,又是非常不一樣的感覺了。

過去我對安海瑟薇飾演的「小安」帶入感很深,幾乎把這個角色視為自己的啟蒙導師。小安有衝勁,冰雪聰明,不輕易接受「不」,更從不把他人的惡意放在心上,這使她順利在《伸展台》生存下來。做得快也學得快的她,進公司不到一年就得到米蘭達的信任。但在光鮮亮麗的時尙產業和超長工時背後,她逐漸失去私人生活,與朋友疏遠,男友生她的氣,爸爸擔心她的低薪會入不敷出;她發現,自己成天都在擔憂漏接米蘭達的電話,也漸漸忘記了自己當記者的初衷。電影最後,她意識到自己並不想成為米蘭達,也不想要她的生活,於是將制約自己已久的手機撲通一聲丟進巴黎的水池,正式讓自己解脫。

《穿著Prada 的惡魔》在片名就為米蘭達冠上了「惡魔」的封號。為了讓她的行為更符合這浮誇稱呼,米蘭達的許多行為確實符合惡主管:週末要下屬隨時on call、需求反覆不一,有時看你不爽還會特別找碴。然而,撇除這些為了讓電影更好看而添加的設定,在工作上,她與其他追求良好表現的主管無異。電影中小安自己也說了:「大家都說米蘭達是施虐狂,但如果今天她是個男人,人們只會專注於她的工作表現有多麼出色,不會這麼多閒話。」男主管的嚴厲就是追求好的表現,女主管的嚴厲,卻是大姨媽來或是脾氣壞,這是職場常見的迷思。

米蘭達在職場上被形容成愛好施虐的惡魔,電影也帶到了米蘭達身為職場女性,卻面臨無法兼顧工作和家庭的老問題。相對於一步步追隨她的小安,米蘭達也開始出現私生活危機;不同的是,小安決定踩煞車,不再繼續淪陷花花世界,而米蘭達選擇不斷追求卓越。事實上,如果米蘭達不是如此強勢、冷血無情,她大概也無法存活到現在、坐在她現有的位置上。畢竟我們都在片中看到時尙產業有多麼勢力,想在這樣的環境稱王,絕對不是努力讓大家喜歡你,而是想辦法用最快的方式,讓別人尊重你。米蘭達使用的工具是「恐懼」,她讓員工淸淸楚楚知道這份工作不是兒戲;她十分重視每一個小細節,甚至可以因為細節出錯而淘汰一個人。

米蘭達沒理由給你好臉色看,反正你做不來還是得被開除。職場又不是交朋友的地方,她何必多給自己一份情緒勞動的工作?不浪費時間討好別人,這看起來更像是米蘭達的處世哲學。她對你的尊重不會從天上掉下來,你得親自爭取。

在還沒有工作經驗的學生時期看這部電影,我覺得米蘭達眞的就是惡魔。下屬努力半天,卻從來不會被肯定,一旦犯錯就好像罪不可赦。如今,我反而可以理解電影前半的小安為何處處被刁難。對她來說,她只是在「完成」代辦事項;但對米蘭達來說,自己的每個決策都是在製造傳奇。在人才濟濟的頂尖環境工作,卻抱著得過且過的態度,還期望主管給自己貼個好棒棒貼紙,確實是太天眞了一些。

有些人高冷,或許是因為必須堅強

「她只是在做她的工作而已。」

前輩奈吉爾的一句話打醒小安,提醒她是多麼幸運,可以年紀輕輕就接觸到這份工作。她終於學會看見米蘭達如何締造她的時尙帝國。她的難搞並不是為了讓他人辛苦,而是要讓工作的每個細節臻於完美;她的不妥協並不是在耍大牌,只是對時尙信仰的堅持。

小安終究還是從米蘭達身上學到許多,甚至得到了工作推薦,她原來可是個連面試前都搞不淸面試官來頭的傻妹,沒做功課,連《伸展台》都沒讀過,對於穿著一點都不講究。然而她卻在短短不到一年的工作中,在米蘭達完美主義的雕琢下,變成懂名牌、應變能力強、未雨綢繆的工作狂。即便離開時尙產業,這些技能依然是寶貴經驗,當你見識過什麼叫頂尖的職場女性,眼界必然與以前不再相同。

電影有意無意為觀眾植入了「像小安這樣無私善良,為同事著想的人才是好榜樣;米蘭達這種為了事業不擇手段,棄昔日戰友而去的人是惡魔」這類想法,但很多時候,職場哪分什麼善良與邪惡?只有存活或被淘汰而已。

「大家都想成為我們。」

小安決定辭職之前,這是米蘭達對她說的最後一句話,反而給她一記當頭棒喝,讓她下定決心脫離這個殘忍的產業。善良的她,過去看不慣米蘭達的冷血無情,如今才發現,原來是米蘭達必須如此,才能在這環境生存。她不是惡魔,她只是在做她的工作;她的殘酷都是刻意使然,因為環境逼她必須穿起武裝。

(本文書摘內容出自《想笑的時候再笑,才是我最可愛的樣子:YouTuber「飽妮」施展電影宅魔法,讓你成為最喜歡的自己》,由 野人 授權轉載,並同意 Vida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首圖圖片來源:《穿著 Prada 的惡魔》劇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