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導讀:

「我說這句話會不會太直接?」不管在職場上或是日常人際互動,有時「說真話」和「沒禮貌」常常是一線之隔。

心理諮商師 周梵 分享,其實一個擁有多元價值觀的成熟大人,慢慢地不會再用年輕時非黑即白的方式思考,看待他人與自我,也就能夠更自在且有智慧地做「最真實的自己」。

(責任編輯:鄧羽辰)

文/ 心理諮商師 周梵

有位學員問我:「老師,我這人說話很直,這樣很破壞關係。為了和諧關係,我壓抑自己去接納,又覺得很難。到底要不要做真實的自己?」

人心智成熟的重要標誌之一是超越二元對立的狀態。二元對立的思考方式是一個無處不在的陷阱,這種思考方式會讓人變得善於詭辯,讓身邊的人陷入深深的無力感中。更重要的是會自我蒙蔽,完全看不到自己的盲點。

這讓我想起,小時候被媽媽狠狠地責備時,我很委屈而不服氣地說:「你就不能態度好一點跟我說嗎?」

我媽會回一句:「難道還要我跪下來求你嗎?」十幾歲的我就會被堵得說不出話來。詭辯會讓身邊的人感覺很不對,卻抓不到一個顯而易見的破綻可以辯駁。

身為導師,我常常會面對有這樣思考模式的學員。比如,當我提醒很多做父母的人「學會接納孩子,信任孩子」時,他們會說:「哦,周梵老師,你的意思是不要管他們,對吧?」

蒼天在上,我從來都沒有這麼說過。

這種用非黑即白來回應世界的方式是小孩子的方式,小孩子是真實的,同時也很容易讓人感覺殘酷。《奇蹟男孩》裡一出生臉部就有缺陷的奧吉說:「相對於面對成年人,我更害怕面對小孩子,因為他們見到我都會害怕,但小孩子不太會掩飾。」

只有小孩子才會直接對一個人說「你好老啊」、「你好醜」、「我討厭你」,只有他們才會很喜歡問大人電視裡出現的那個人是好人還是壞人。把事情分成兩種是非常簡單的,對心智要求不高,但要同時看到並接納一個人身上的複雜性和多元性就要難得多了。遺憾的是,很多成年人雖然在生理上已經成熟,但在心智上並沒有比他們五歲時有本質上的進步。

成熟跟年齡沒有關係,和技能也沒有關係。他們可能懂得高等微積分,或者擁有會計師執照,又或者精通五門外語,但在心智的另一個層面的發展可能是完全停滯的。即使我們的父母可能是高級工程師,或者大學老師,他們已經五六十歲了,你也依然可以看到他們身上幼稚的部分,而且通常這個部分也只有最親密的人才能看得到。所以,他們沒辦法教會孩子成熟地回應世界的方式也不奇怪了。

二元對立的思考方式所帶來的問題就是人們的生命就像鐘擺一樣,只能在兩個極端跳來跳去:

要麼壓抑什麼都不說,要麼爆發,口不擇言;要麼控制,要麼放棄;要麼捆綁共生,要麼隔離、疏遠。

所以,在這些人的關係中,要麼討好別人,要麼得罪別人,再也沒有別的可能性了。如果實在還要加第三個選擇,那麼就是割裂自我,不再認同自己真實的需要,而不斷去否認或淡化它。這更像是「偽佛系」狀態,透過製造距離來消弭在親近的關係裡求而不得所帶來的挫敗感。

成熟意味著看到另一個人的多元與複雜

我想說的是學會掌握第四種選擇。

真實地做自己當然是說出內心真實的想法。思考和情緒是量子般的存在形式,是物質世界無法感知到的,但語言則是思考和情緒在物質世界的表現形式。如果你一旦發現做真實的自己會得罪別人,那麼就意味著在說話之前,你的思考和情緒本身就有攻擊性的能量。在這種前提之下,你要麼必須說假話,違心地表達才能維護好和諧的關係;要麼說真話,但會得罪別人,破壞你與他的關係。陷入尷尬的兩難境地自然在所難免。

比如,你有位體型比較胖的女同事。有一天,她穿著一套貼身的連衣裙走到你面前,帶著些許興奮和期待問你:「這是我剛買的,怎麼樣?」

你看著她穿出來的樣子,無論是身型的曲線還是贅肉的曲線,都層層疊疊,盡顯出來。遇到這種情況,大多數人會覺得很為難,要麼真實地做自己,實話直說「你穿這樣更顯胖,不好看」,要麼違心地說「還不錯,蠻好看的」。

然而,你還可以說:「這件沒有你上個星期穿的那件寶藍色套裝好看,那件比較凸顯你俐落的氣質,而且很修飾你的線條。相比的話,我覺得你比較適合那種風格。」

你看,這樣講既說了實話,對方的感受又不會太差,而且你也真實地給出了你的建議。

這不是一個技巧問題,而是生命狀態的問題。一旦把它看作是社交技巧,這種表達就會流於膚淺而僵硬。能真誠地說出這樣話的人的內在一定是中正而多元化的,他不會輕易批判一個事物絕對的美醜、好壞、善惡……他能超越單一的價值觀,而且對他人充滿善意和發自內心的尊重。這種狀態一定是貫穿於這個人的生命背景的,而不是為了說出得體的話而生硬地編湊出來的。如果平時內心就是刻薄而單一化地感受世界,遇事便想臨時抱佛腳地表達善意或欣賞,那種好像在偷穿別人衣服的尷尬感就會出現。

所以,重點不在於語言,而是能量。如果「能量」這個詞大家覺得太玄,那麼我換一種表達方式好了,我們可以叫它「起心動念」。這就是為什麼「慎獨」如此重要。「慎獨」最早出現在《中庸》:「莫見乎隱,莫顯乎微,故君子慎其獨也。」在沒有人看見的情況下依然留意自己的行為,而這個行為不僅是可見的外顯的層面,連內心的思想起心動念這個更精微層面的行為都有所警覺。

在我的公司裡,團隊的夥伴都知道,周梵要求大家不僅不能說別人的壞話,而且連想都不能想。這無關乎道德,而是為了守護好自己的能量狀態,因為所有起過的心念都是一股能量,都會留存在潛意識裡。正向的念頭會助人助己,負向的念頭自然也會傷人傷己。

世界就是自己的投射,如果真實地做自己、表達自己,就會得罪別人,這就透露出一個重要的資訊:在某個層面,你和自己的關係是不好的。人格背景裡那股尖銳的攻擊性的能量一直都在,所以一旦放開社會人格的偽裝而真實起來,這股能量就會噴湧出來,讓別人感到不適。更重要的是,這股攻擊性的能量在用語言表達出來傷害別人之前,它已經留存在你的意識中多年了。它如同緩釋膠囊一樣,不斷地釋放出否認、懷疑、責備、羞辱……這樣的能量一直在傷害你自己。不然,你以為那些突如其來的憤怒或者突然襲來的無力感、無意義感是從哪裡來的?

成熟的標誌就是尊重不同的文化、不同的價值觀,放下那些個人化的標準,平和地看這個世界的多樣性、看一個人的複雜性。同時,不會因為看到一些負面的事情而驚慌失措,甚至大失所望,或者憤憤不平、心灰意冷,覺得世界辜負了自己的美好期望,而是藉由這些線索看到自己的盲點,看到自己成長的方向。

承認自己不那麼好的你,會愛得更好

這裡買

(本文書摘內容出自《承認自己不那麼好的你,會愛得更好》,由 時報出版 授權轉載,並同意 Vida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首圖圖片來源:Pex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