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導讀:

我們都不希望跟另一半常常發生爭執,但美國社會心理學家卡蘿.塔芙瑞斯和艾略特.亞隆森認為,在良好的婚姻關係中,衝突、意見分歧、水火不容的生活習慣,甚至是憤怒的口角,都能讓伴侶雙方更親密,前提是兩個人要願意對伴侶展現「同理心」,好好傾聽對方的想法,理性地解決問題。

(責任編輯:周彥均)

文/美國社會心理學家 卡蘿.塔芙瑞斯、艾略特.亞隆森

我們的同事蕾歐諾.蒂芙是臨床心理師,她說自己治療過一對結婚十年、雙方都快四十歲的夫妻。他們始終無法決定到底要不要生小孩,因為兩邊都想先拿定主意再跟對方開口。他們無法決定該如何在兩人共同的休閒活動,以及她繁忙的工作之間取得平衡。不過,摧毀兩人婚姻的並非這些棘手但普遍的問題,而是兩人冥頑不靈的自我辯護。對此,蒂芙的看法是:「他們不知道如果要成為夫妻,各自必須放棄什麼。他們都想做他們覺得自己有權利做的事,也沒辦法討論關乎夫妻兩人的重大議題。」

反觀多年來共同成長的夫妻,他們總能找出辦法將自我辯護壓到最低限度。換言之,他們願意對伴侶展現同理心而不是先急著捍衛自己的地盤。關係和樂穩定的夫妻,能在不自我防備的情況下傾聽對方的批評、疑慮和建議。他們會忽略小小的不愉快,來消除摩擦造成的失調,並選擇以解決問題的方式,減少因這類錯誤與主要問題而產生的失調。

我們訪問幾對結婚多年的恩愛夫妻。根據他們自己的說法,他們認為彼此之間存有非常緊密的連結與愛意。我們問這些夫妻他們是如何在多年婚姻中,降低「我愛這個人」跟「這個人的行徑令我抓狂」造成的失調。在所有回覆中,最引人深省的答案來自查理與瑪克欣,他們已經結褵超過四十年。

面對大問題的態度和方式

他們在二十出頭歲相識相戀時,查理被瑪克欣沉靜的氣質吸引,這項特質令他無法抗拒。他說瑪克欣就像喧鬧塵世中的綠洲。她則迷上查理活力四射的能量。從事各種活動時,他總是幹勁十足,不僅熱於籌備出最完美的旅程,對於寫句子也是一絲不苟。他對於愛、性、旅遊、音樂和電影的熱情雖然深得她心,不過當他將這股能量拿來發脾氣時,她就會感到驚恐畏縮。查理生氣時會大聲吼叫、捶桌子,這種事從未發生在她的原生家庭中。婚後過幾個月,她哭著說他的怒氣讓她害怕。

查理當下的反應是自我辯護。雖然他不覺得大吼是迷人的特質,但他將這種行為視為個人特質的一部分,是他真實性格中的一個面向。他對瑪克欣說:「我爸也會大吼、捶桌子,我爺爺也會大吼跟捶桌子!這是我的權利!我改不了,男人都會這樣。妳難道希望我跟那些懦弱的男人一樣,成天聊自己的『感覺』嗎?」等到他靜下來,開始思考自己的行為會對瑪克欣帶來何種影響之後,他發現自己確實可以調整自身行為,也緩慢逐步降低發脾氣的頻率與強度。不過瑪克欣也得改變。

她向來認為各種形式的憤怒都是危險糟糕的,她必須停止替這種想法辯解(「在我家,沒有人會這樣宣洩怒氣,所以這是不對的」)。停止替這種觀念辯解之後,她就能分辨哪些是正當發洩怒氣的方式,哪些發脾氣的方式則讓人不能接受,例如捶打桌子。此外,她也能從中體會到,其實哭泣或退縮、不把情緒表達出來,是非常沒有建設性的互動方式,而這正是她「改不了」的習慣。

多年後,另一個問題浮出檯面

個性沉靜內斂的瑪克欣,缺點是比較沒自信跟害怕衝突。假如餐廳的餐點不佳或購物時買到瑕疵品,她是絕對不會想要抱怨或客訴的。所以查理每次都得將不能用的咖啡壺退回去、打電話給客服抱怨,或是跟不願修馬桶的房東面對面溝通。瑪克欣總說:「這種事你比我更在行啊。」他確實比較擅長,所以往往會攬下這些工作。不過時間一久,查理越來越不想繼續承擔這些責任,而且他現在認為瑪克欣在這方面太被動,有時會感到不耐煩。

他問自己:「為什麼我總是得面對這些不愉快的衝突?」此刻他面對抉擇。他可以就這樣算了,認定瑪克欣就是這種個性,繼續做這些吃力不討好的工作。不過,查理建議瑪克欣或許該試著學習更堅定、更有自信。對她來說,這種技巧不僅有助於婚姻,在人生的各個面向上更是受用。

起先,瑪克欣說:「我就是這個樣子,你娶我的時候就知道了。而且都過了這麼多年才改變遊戲規則,這樣不公平。」進一步溝通之後,瑪克欣願意在不受自我辯護干擾的情況下,聆聽查理的觀點和考量。這麼一來,她就能用同理心來理解他的感受,了解為何他認為這種分工方式不公平。她發現原來自己的選擇不像當初想像的那麼有限。

她上了一堂增進自信的訓練課程,努力練習在課堂上學到的技巧,越來越懂得如何爭取自身權利。敢於表達個人立場,通常還能達成目標,這讓瑪克欣獲得滿滿的成就感。在這段婚姻中,堅定的態度以及透過有建設性的方式來表達憤怒,已經不再是他和她的兩種極端技能。

在良好的婚姻關係中,衝突、意見分歧、水火不容的生活習慣,甚至是憤怒的口角,都能讓伴侶雙方更親密,迫使雙方檢視自己對自身能力與限制的設想,進而學習新的事物。要到達這種境界並不容易。自我辯護能掩蓋自身錯誤,讓我們繼續以自己希望的方法來行事,並且雲淡風輕地看待我們施加在愛人身上的傷害。因此,放棄自我辯護會令人感到難堪與痛苦。沒有了自我辯護,我們或許就得赤裸、直接地承受情緒衝擊、面對滿滿的懊悔與失落。

不管拋下自我辯護有多痛苦,只要停止自我辯護,我們就能進一步探索自我,從深刻理解與自我接納中獲得平和感。

錯不在我:為什麼我們會替愚蠢的信念、錯誤的決定和傷人的言行辯解?【全新增修版】

這裡買

(本文書摘內容出自《錯不在我:為什麼我們會替愚蠢的信念、錯誤的決定和傷人的言行辯解?【全新增修版】》,由 大牌出版 授權轉載,並同意 Vida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首圖圖片來源:unsp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