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書摘內容出自《生活中,選擇留下合適舒服的人》,由 時報出版 授權轉載,並同意 Vida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

《VO》導讀:

「登登!」手機又跳出了一條訊息,可能和工作有關、可能是朋友間的群組,而一整天接連不斷的訊息與通知,時常讓人從正在專注的事中分神,也容易被一條無關緊要的訊息波動了情緒。

或許在下了班後的「自我時光」,可以試著將手機的通知關掉,享受在自己真正在乎、真正重要的人事物上。

(責任編輯:鄧羽辰)

文/ 旅人作家 雪兒

過去數十年我曾擔任專案管理的職位,養成系統通知強迫症,只要電子信箱出現新信件通知,或通訊軟體跳出未讀訊息,大腦彷彿受到電擊,雙手反射動作開啟軟體, 雙眼確認信件無關緊要,未讀狀態變成已讀,情緒才能舒緩放鬆。

工作所訓練的強迫症,慢慢如中毒般滲透到日常,銀行訊息通知、購物平台特價通知、社群平台通知、熱門新聞通知、各種生日通知、群組閒聊通知,一整天下來我像被通知壓垮的現代人,光是要消除這些通知,就耗費去大半的精神跟力氣。

打開通知、確認、已讀、結束。以上這四個動作,如迴旋般把我吞噬,大腦無法思考,整天忙於確認、處理、解決問題,但問題永遠沒完沒了堆疊,直到我把工作辭掉,獨自在異國旅行生活,各種通知對我來說沒有任何意義,我所要面對的只是今天要去哪裡?中午吃什麼?晚上住哪裡?

歸來後,我把手機裡各種無關的通知關掉,告訴自己,千萬不要「馬上」回應,生活不是工作,就算今天沒處理又怎樣,工作的通知只要在上班期限內完成,去思考生活,不是解決生活,去運用科技,不是被科技束縛。

過去除了被「通知」綁架外,讓我最厭煩的就是 LINE 群組,一間公司有無數個群組,有主管加入的群組跟沒有主管的閒聊群組。私生活也有各種群組,剛開群組時大家聊得起勁,後來就變成欲振乏力,到底要關群組呢?還是繼續無關緊要放在一 旁?

同學群組裡在聊尿布跟育兒時,我一句話都插不上去。

同事群組裡在聊股票基金時,事後還要查很多資訊才能加入話題。

生活群組裡在被插入政治文時,翻了無限次白眼卻無能為力。

群組,原本是為了拉近彼此的距離,不知不覺隨著時間也慢慢變質,有些變成親子尬聊會,或是政治批鬥會,每次看到手機跳出通知,點進去都是一堆無腦的發言跟論述,深感浪費生命。到底參加一堆群組是為了什麼?生活也並沒有因為這些人變得多采多姿,反而覺得整天討論一堆八卦為何?

曾經我也是某網路社團的發起人,號召喜歡打工度假的人加入並給予幫助,但到後面,某些團員會私底下來跟我說社團裡某某人的不是、誰有問題,或者利用社團販賣資訊跟散佈惡意,才發現當人群聚集起來,最不缺的就是大量的八卦跟惡意,而沒有誰適合當仲裁者。

別把時間浪費在無聊的群組八卦中

是時候離開無用的八卦群組,去專注眼前的風景,以及生命中的自己,才發現過去太多時間耗費在別人身上,談論著太多風花雪月卻沒有意義的事情,就像圍繞的一團霧,霧散了,什麼也沒了。

現在,手機群組就剩下幾個,不乏還是會有日日傳著蓮花長輩圖的親友,本來想回:「再傳這些沒意義的蓮花早安圖!我就退群喔!」之後換位思考,至少那沒有惡意,這也是很多人刷存在感的方式。

高速網路的確拉近彼此距離,卻無法去控制每個人發言的權利,是時候,關掉評論, 或著選擇自己想要的同溫層。有些人適合坐在咖啡廳面對面聊天,不要只關心今天誰按了你的「讚」,不是只有在網路上彼此按讚才叫關心。

真正的存在感,是你先確立自己的生活儀式感,不是依附在誰的眼光中。

生活中,選擇留下合適舒服的人

這裡買

(本文書摘內容出自《生活中,選擇留下合適舒服的人》,由 時報出版 授權轉載,並同意 Vida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首圖圖片來源:Unsp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