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導讀:

有些人光是從跟前經過,空氣裡便是她散發出來的翩翩氣質,這樣活出「高級感」的女性,身上不僅僅只是將自己打理得當的整齊,更有著魅力十足的深度內涵。

閱讀,讓一個優雅女性的靈魂充滿了香氣。

(責任編輯:鄧羽辰)

文/ 個人發展與規劃培訓師 吳靜思

我身邊活出「高級感」的女性,無論是在事業上取得成就還是把家庭生活經營得活色生香的人,無一不熱愛閱讀。她們有的是行業先驅公司的主管,有的在海外《財富》五十強公司任職,有的是文青,有的是全職主婦,無論她們的行業、職位、身分多麼不同,愛書是她們的共通性。

沒有任何一個時代像我們身處的這個時代如此鼓勵大家閱讀、學習。台灣知名主持人、作家蔡康永曾說過,他對於大家把自己稱呼為「讀書人」這件事非常不解,為在他看來,讀書就和吃飯、呼吸一樣,是生活的必需。沒有人被稱為「呼吸人」、「吃飯人」,所以「讀書人」也不應該是什麼特別的標籤。

的確,那些生活豐盈、自我篤定、內心充實的人,都把讀書視作一種如呼吸一般的習慣。

法國女人由內而外的「香氣」

我的一位朋友現在和丈夫定居巴黎,閒聊時我問她,法國的女人是世界公認的優雅,果真如此嗎?朋友說,法國女人的優雅是真實的,但她們的優雅並非來自於姿態、香水、衣著和妝容,而是她們的談吐。朋友說,每個法國女人都是書評家、影評家,她們談論美容,談論烘焙,也談論政治,談論經濟局勢。和她們在一起妳會覺得特別有趣、豐富,而這有趣、豐富的背後與她們大量的閱讀有很大關係。

所以,讓法國女人變優雅的不是香奈兒,不是歐萊雅,這些只是表象,骨子裡的書香氣才是她們迷人味道的來源。

朋友說,在法國隨處可見女人讀書的身影,咖啡館、餐廳、公車、地鐵站、飛機…… 電子通信改變了時代,然而,法國女人愛讀書的傳統依然沒有改變。法國民意機構曾做過一個調查,顯示法國平均每人每年讀書約十二本,從幾歲到幾十歲,人人都在閱讀,而法國女人世襲傳承般的優雅,也不無嗜好閱讀的原因。她們把生活讀成詩,讀成散文,讀成小說,而閱讀本身也讓她們越變越美。

以色列是世界上最愛讀書的國家之一,雖然該國圖書的價格非常昂貴,但以色列人對購買圖書卻十分慷慨。這個八百多萬人口的國家,是世界人均擁有圖書最多的國家,持有借書證的就有一百多萬人。正因為如此,這個人口稀少、建國時間只有七十餘年的國家至今已經擁有了十二位諾貝爾獎得主。而以「民風彪悍」著稱的俄羅斯也有「最愛閱讀國家」的美譽。一億四千萬俄羅斯人的私人藏書多達二百億冊,平均每個家庭藏書近三百冊。即便如此,俄羅斯政府仍痛感國民閱讀量下降。二○一二年俄羅斯政府在全國範圍內採取緊急措施,制定《民族閱讀大綱》,用法律手段保證閱讀數量的快速增長。

有人說「書是女人最好的化妝品」「是女人永恆的『顏值』」,這番話難免有誇大閱讀功效之嫌,畢竟那麼多科學家研究抗衰老,那麼多化妝品公司以此為生,但的確,讀書與不讀書的女人舉手投足、接人待物、言談舉止全然不同。

楊絳先生就是憑藉自己的才華在眾多清華女學生裡脫穎而出,征服了當時校園裡赫赫有名的大才子錢鐘書先生的。初到清華,楊絳的容貌並不算佼佼者,而且當時女同學們受西方先進文明影響,打扮得都很洋氣,相形之下,楊絳不免顯得樸素。但沒過多久,楊絳便以驚人的才氣使大家刮目相看。據稱,當年「楊絳才貌冠群芳,男生求為偶者七十多人,謔者戲稱楊為『七十二煞』」。

當然,讀書不僅讓人談吐不俗、有吸引力,更能夠讓女性在這個世界裡明事理、辨是非,帶著強大的頭腦在這個世界成就自己、成全他人。

閱讀,是一種力量

劉瑜是我很喜歡的一位女作家,是清華大學人文社會科學學院政治學系副教授、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學博士。我對政治學向來沒有什麼天賦,也不太願意去碰觸這類書籍,總覺得它們很「硬」,很生澀,但劉瑜的作品深入淺出,讓我這樣一個政治學門外漢不僅能夠看得進去,還能讀得津津有味:《民主的細節:美國當代政治觀察隨筆》、《送你一顆子彈》、《觀念的水位》這幾本書裡關於政治、體制的內容講得有趣、易懂,這背後反映的是作者龐大的閱讀量,其中舉出的書籍數目之多令人咋舌。而作者在書裡寫了自己在哥大、哈佛、劍橋讀書和工作時的一些生活經歷,也激起了我對國外校園生活的嚮往之心。

還有研究中國古典詩詞的大師葉嘉瑩先生,一九九○年獲授「加拿大皇家學會院士」,成為該學會自成立以來唯一的中國古典文學院士,現已九十五歲高齡,在八十多歲時還著書、講課,傳播中國古典文化。我來美國時帶的為數不多的幾本書裡就有她的一本《人間詞話七講》,在飛行的十五個小時裡,我一口氣讀完了這本書。其中,葉先生對經典的敏銳洞察,對東西方批評理論的融會貫通,植根於深厚底蘊的獨到見解讓我非常震撼。全書旁徵博引卻深入淺出,功力可見一斑。

妳看,愛讀書的女人,總是潤物細無聲地影響著他人,讓人們檢驗自我、愛上一門學科,或者想要去探尋更遠、更大的世界。

我不敢妄稱自己是個會讀書的人,但我對這世上的任何一本書都充滿敬意。尤其是我自己也開始成為專欄撰稿人、職業作家後,一年時間裡林林總總寫了三十萬字,讓我更加明白每一個字背後都凝聚著作者的努力、付出與期待。

讀書是我工作的一部分,也追求效率高、效果好,所以我會特別留意好的閱讀方法。從堪稱閱讀方法的「聖經」書籍《如何閱讀一本書》到這幾年很流行的一些讀書方法,例如:奧野宣之的「筆記讀書法」、美國科羅拉多大學物理系研究員萬維鋼的「強力研讀法」都是讓喜愛閱讀的人受益頗多的一些方法。除此之外,我還非常喜歡往回看,從「大家」身上學習他們的閱讀方法。我總結了自己非常喜歡的四位文學大師的閱讀方法,學會其中一項都能讓人受益匪淺。

一輩子很長,要活出自己的姿態

這裡買

(本文書摘內容出自《一輩子很長,要活出自己的姿態》,由 時報出版 授權轉載,並同意 Vida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首圖圖片來源:Unsp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