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是為了與隱藏的自己相遇】獨自踏上「探尋自我」的旅程,解開被綑綁的人生

圖片來源:Pexels

(本文書摘內容出自《慢轉的力量:9 種蓄積能量模式,與 18 位名人的生命故事》,由 木馬文化 授權轉載,並同意 Vida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

《VO》導讀:

你有多久,沒有卸下一切責任和身份來一趟說走就走的旅行了呢?

透過旅行,我們能夠認識到不同層面的自己,將一直隱藏著的自我打撈上岸,因此旅行也可以說是「重拾自我」的過程。

(責任編輯:鄧羽辰)

文/ 林勝晤、洪昇完

具本亨(編按:韓國作家)在人生轉變期安排過兩次長期旅行,一次是四十二歲到智異山進行為期一個月的斷食之旅,另一次則是離開任職二十年的公司,獨自展開為期一個半月的南島旅行。

他在「操控我的三種熱情」當中就有將旅行列為其中之一,然而,在工作超過十五年從未認真旅行過的他,終於再也耐不住鬱悶,只好在他工作第十六年那年下了一個果斷決定。他請了一個月的長假,到智異山裡進行斷食,這是一段「內在之旅」。斷食中的某天清晨,他突然找到自己的畢生志業——成為作家,自那時起,他便開始每天凌晨寫作,維持十個月後出版了第一本書。

第一本書出版後再隔三年,具本亨離開了公司,他辭職後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旅行,等於是每工作十年就休息一個月,總共給自己兩個月的休假,然後獨自走遍南島。他沒有安排任何計畫,隨著自己的步伐、看哪個地名吸引人就去哪裡,循著腦海中的記憶、感受著旅人們的足跡,四處漂泊流浪。他透過旅行,放下過去二十年來一直操控自己的習慣,探尋心靈的邊境與奧妙之處,放慢腳步、發現新的自我。對他來說,這是一趟尋找自我之路。

旅行結束後,他成立了一間具本亨變化經營研究所,成為一人企業家,從此展開新人生。他強調:「要是沒有那兩次的長期旅行,我應該不會成為作家,也不可能以一人企業家的身分在社會上占有一席之地。

賈沃斯基(編按:組織學習協會、全球領導啟動協會創辦人)同樣也是在離婚後毫無規劃的情況下,拎著一個小背包,裡頭裝了幾本書便起身出發去旅行。 那是一段衝動的冒險,隨著自己的心意浪跡天涯,並將此行視為是一場「把自已託付給人生自然動向」的實驗。 他在自己的第一本著作裡回憶這趟旅行時說道:「當時的我還不曉得,原來這趟旅程是非常重要的初期階段,使自己走向將來富含意義的學習。

真正想要了解自我的人,都必須起身離開;懷抱著根本問題、想要尋找解答者,也必須離開安逸之地,踏上未知的陌生道路。 安逸之地是目前所在的地 方,陌生之地則是某個未知的地方。這趟旅程不論是內在道路還是外在道路,或者兩者皆是,我們都得成為「旅途之人」(Homo Viator),也就是「旅人」。

自稱是「過人」的李潤基(編按:韓國電影導演)說:

解開被牢牢綑綁住的人生,浪跡在充滿著冒險與試煉原野上的人,不抗拒人類未知世界與該世界無數經歷的人,這些人我們都認識。透過這樣的經驗,會讓那些「過人們」了解人類未知的事物,讓原本不存在的東西變得存在。

流浪在全然陌生的環境裡進行探索,才能找到隱藏在自我深處的真面目。行走在冒險與試煉的原野上,在該處不抗拒光線與黑暗的人,方能找到真正的自我。具本亨與賈沃斯基的旅行,恰巧是轉變期旅行的最佳範本,那麼,轉變期的旅行本質究竟是什麼?轉變期的旅行又有哪些特徵?

尋找「自我」的旅程

朝外部世界展開的旅行是有終點的,但是轉變期的旅行卻沒有終極目的地,因為自己就是旅途的終點。轉變期的旅行主要是在探究自我,我們是為了重新找回自己,與隱藏的自己相遇而旅行。 旅行是用「新我」填補自我的過程。

有時透過旅行,我們會看見不同的自我,這究竟是為什麼呢?首先, 因為我們比較不用在意他人的眼光,還能卸下身分、角色與責任,將那隱藏已久、自己也沒察覺到的「自我」展露無遺。

此外,從旅行是「內在與外在的相遇」這點來看,就足以形成很好的條件來發掘自我。旅人往往會和外在不熟悉的事物接觸並擦出火花,藉此看見全新的內在自我,等於是全新的環境召喚了全新的自我。要是仔細觀察會發現,那其實並不是過去從未看見過的自我,只是偶爾會綻放一下光芒,隨即又會躲進社會面具(角色)的背後,所以才會被忽略沒有看見。

換句話說,旅行並非能使人改頭換面,而是把隱藏在深處的各種自我面貌撈出水面,旅行是重拾自我的過程。

不過話說回來,李潤基的希臘之旅是「找尋神話的旅程」,同時也是為了發掘「神話專家李潤基」而啟程的儀式;具本亨獨自前往的兩趟旅行恰巧也有著異曲同工之妙。從表面上來看,李潤基與具本亨的旅行好似南遠北轍,兩者截然不同,但從本質上來看其實是一樣的,因為都是尋找自我潛力之旅。具本亨同樣也是透過兩次的單獨旅行,發覺到隱藏於內在的「作家」面貌(從很久以前就有過念頭在將來要出一本改變經營管理書),以及能夠走上「一人企業家」之路的力量。

榮格(編按:心理學家)是從一九二五年起至一九二六年止遠赴非洲旅行,如果說與佛洛伊德訣別後開始接觸潛意識是榮格最重要的內在經驗,那麼非洲之旅在他的人生中則是最重要的外在經驗。

當時年過半百的榮格透過遠赴非洲旅行,離開了長年居住的歐洲,拓展了對陌生文化與思維的興趣。然而,旅行中的他發現,原來自己是把這段旅行當作逃避沉悶現實的手段,這種逃避式的旅行主要目的不在尋找自我,反而還會迷失自我;亦即,榮格自覺到在外四處遊走的旅行成了迴避內在探索的手段。在此並非指不要去走訪外部世界之意, 而是在進行外部旅行的同時也要觀察自我內在的意思,也就是隨時檢視緊湊的旅遊行程是否會消磨掉反省內在自我的餘裕之意。

我們通常會將旅行視為是在外遊走、四處觀賞的行為,但這只有說對一半, 尋找自我的旅行是由外而內、從淺至深的過程,藉由外在陌生環境裡所遇見的人事物以及偶發性事件來做為借鏡 ,這才是轉變期旅行的核心。

慢轉的力量:9 種蓄積能量模式,與 18 位名人的生命故事

這裡買

(本文書摘內容出自《慢轉的力量:9 種蓄積能量模式,與 18 位名人的生命故事》,由 木馬文化 授權轉載,並同意 Vida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


生活報橘 2 月特展 《狂吃後的人生》

過年宅家大放縱後,跟著 VO 一起「輕瘦身」!

專題報導:  【大吃大喝也要保持身材】推薦 5 款幫助「自律瘦下來」APP:斷食追蹤、瑜珈訓練、喝水提醒⋯⋯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