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蹺不掉的聚會應酬】溫暖的「大人社交術」:懂得藏起厭惡,也能掏出真心

圖片來源:Unsplash

(本文書摘內容出自《懂得藏起厭惡,也能掏出真心》,由 方智 授權轉載,並同意 Vida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

《VO》導讀:

人總會走到一個年紀,在喧囂的人群中,再也不慌不忙,懂得收起自己的「不愉快」,掛上「知世故而不世故」的笑容。

「聊癒系」作家郝慧川分享了在大人世界中,除了前進,如何學會放手後退的故事。

(責任編輯:鄧羽辰)

文/ 郝慧川

只有喜歡和討厭兩種情緒, 很難在這世界好好生活, 懂得藏起厭惡,也能掏出真心的,才是真正溫暖的大人。

某天晚上,和一位認識有點久的朋友一起吃飯,那晚是我們第一次聊天聊那麼晚,內容天南地北、亂七八糟的,涵蓋了彼此的感情生活、求學生活、工作經驗然後還有抗老心得,的確已經到了這個年紀了。

人有了年紀怕吵是真的,但同時還是渴望心靈上的熱鬧。

那晚,我們雖然只有兩個人, 但心情很熱鬧充實,像放了一場煙火。

同天晚上,朋友拉著我去了另一個局,那裡熱鬧非凡,我眼光掃了一下現場,杯觥交錯,大家酒酣耳熱;有人半醉,有人醉成一灘泥,有人大聲講話但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有人聚在一角說著只有他們自己知道的事。好的,我大概知道了,這是那種我不會想來的局,但因為友人有必須到場的理由,站在好友的立場,我決定陪她,不離不棄,希望她能懷著這分虧欠直到入土(開玩笑的)。

那場局我一個人都不認識,只認得其中一位,我知道我們之間有共同朋友,所以我主動說:「誒?你也認識XXX嗎?我們以前是同事。」「真的嗎?好久沒看到他了,他最近怎麼樣?」我就這樣和現場的人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偶爾起身去點杯酒,保持微笑,眼神在放空和與人接觸中交替。

突然,有位男子遞給我一副碗筷,我以為是有人特地關照,想到我可能還沒吃飯,但仔細一看,那是一副用過的碗筷,裡面的食物已經吃得精光。我愣了一下,想著:「什麼,連渣都沒留給我吃?」抬頭看了那位男子一眼,一臉醉意,看他醉的程度,就算蔡英文現在出現在他眼前,他也照樣會叫她收走碗筷。我微笑著,把碗筷拿給櫃檯的服務生。

小時候的我會怎樣?我想我一定會很尷尬,不知道怎麼辦,很想趕快攔下路邊看起來最貴的一台車,然後大叫:「帶我回家!」心裡也會有點生氣,覺得自己為什麼要去這種局,在家看 Netflix 不是更實際。但我長大了,我回到座位,繼續放空微笑。

終於可以走了,我和朋友站在酒館門外抽菸,她和我道歉:「不好意思,把你拉來這個局。」我其實一點都沒生氣,如果沒來,我寫書的素材就少一篇了,對,我就是這麼嗜血。

「不會啊,這沒什麼,可是妳為什麼會想來?」這麼問是因為雖然她很努力融入熱鬧的氛圍,但看得出來在勉強自己,尤其站在門外抽菸時,她如釋重負的樣子說明了一切。

「因為我最近剛升了職……」其實說到這裡我就大概懂了,那位她必須見的人是業界重要人士,建立良好關係是必要的。

這種故事很多人應該都經歷過。 成年人的社交有兩種,一種走心,一種走馬看花。 我們都知道長大後朋友越來越少,因為你有選擇權可以挑選朋友,真的朋友一、兩個就夠,有意義的社交一、兩局足矣。這樣的話說起來很好聽也很成熟, 但對很多成年人來說,很多不走心的社交活動也是必須的, 為了生活必須要在不想待的環境裡躺一下。

像是公司聚餐的場合、對網紅們來說一場又一場的派對、那些你根本不是很在乎的親戚聚會 ,你有必須在那裡的理由。面對不想回答的問題,擺臭臉把氣氛搞僵是一個選項,但不會是最好的選擇。因此,每個大人一定也會為了各種原因辛苦的應付著。不管是為了團體的向心力、為了刷臉、為了盡到身為家庭一分子的義務,或是為了你的朋友、夥伴、伴侶,你必須在場等等。你必須收起任性和尷尬,禮貌、親切地應對和應付每一個人,不能無禮、冷淡,或表現出無聊的樣子。

社交累人的地方是,你好像要戴起面具扮演另一個人,但在我的觀察中, 那些可以在社交場合游刃有餘的人都不是最好的演員,只是知道什麼時候該說什麼話,以及如何不涉核心地聊天。 有個業界友人和我說過這句話, 「知世故而不世故」,我很喜歡這個形容,說的是:你懂這個世界該有的規則,人與人之間的現實、權衡,為了自己或他人的利益暫時收起真我的部分,但同時還能保有那個暫時收起來的自己,留給真心相待的人。

同樣的道理套用在這樣的情境也很受用,知世故也是每個成年人在各種社交情境時應該有的成熟。至於不世故的部分,就是你知道對那些不走心的人應有的社交底線,就把煙火留給那些能令你走心的人吧。

懂得藏起厭惡,也能掏出真心

這裡買

(本文書摘內容出自《懂得藏起厭惡,也能掏出真心》,由 方智 授權轉載,並同意 Vida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

五感生活美學」原來已悄悄走進我們日常,你知道是哪五感嗎?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