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觀點】台北「鮮釀啤酒吧」探訪實記:軍火庫 BEERAMMO、紅點桌邊飲、Beer Cat、Draft Land⋯⋯

左、右圖圖片來源:Draft Land紅點桌邊飲 Redpoint Brewing Co. Taproom

【為什麼我們要選這篇文章】

想要享受一下新鮮生啤的沁涼暢快,現在不僅可到限定超商購買,台北也有越來越多鮮釀啤酒吧,讓疲憊的城市人小歇。以往鮮釀啤酒吧在台北為數不多,不過近年據點增加,啤酒在風味、口感上亦變化多元,來看看台北有哪些角落可以挖掘到令人驚喜的品酒空間。

(*開車不喝酒,喝酒不開車,未滿 18 歲禁止飲酒。)

(責任編輯:謝宜臻)

文/台北市美國商會《Taiwan Business TOPICS》記者 Dinah Gardner

這是一篇帶你好好認識這座城市中最繁忙、最好和最特別的啤酒吧指南。

台灣無處不在的便利商店,是個無論你想要零食、飲料、香菸或是微波食品都能滿足的去處,但最近它們又增加了一個新產品。從去年底開始,7-ELEVEN 和全家便利商店的限定門市就開始供應新鮮現打、充滿泡沫的冰涼生啤酒。

那是某個星期四的晚上九點,在台北市公館的一間 7-ELEVEN 大型分店裡,我正享受這一杯剛倒入杯中、琥珀色的柏克金啤酒。柏客金啤酒是一系列的德國啤酒,由以噶瑪蘭威士忌出名的台灣金車公司釀造。這間分店全天提供三種不同的精釀啤酒。

說實在的,這不是一個最佳放鬆享受啤酒的環境,刺眼的日光燈、自動門開啟的聲響,還有一群吵鬧的外國學生,他們跟我坐在同一張長凳上,享用冰淇淋與便宜的大罐裝台灣啤酒,而非和我一樣的現打柏客金啤酒。儘管如此,一杯新台幣 79 元(280 毫升)釀出來的口感仍然很不錯,而且還可以選擇戶外座位,若想和朋友們在這座城市一起放鬆享受精釀啤酒,這會是最便宜的方式之一。

雖然現在只有少部分的門市提供這項服務,但這能夠反映出在台北提供生啤酒的店家如雨後春筍般冒出。包含許多新開的啤酒吧、擴大酒單的原有酒吧、和在街邊或百貨公司裡出沒的快閃酒吧、騎著三輪車販售鮮釀啤酒的 BEER CARGO 和在士林夜市一間極狹窄的店 FUNKY FRESH,鮮釀啤酒會從假人的奶頭和肚臍上汩汩流出。

圖片來源:Funky Fresh

對台灣首都而言,有如此多樣的飲酒選擇讓人感到驚訝。在台北,五年前很難找到鮮釀啤酒吧,而現在隨便在網路上一搜,就能找到差不多 30 家,並且數量還持續增長著。

一些在地小型鮮釀啤酒品牌,包含紅點、掌門、台虎、23 Public、吉姆老爹、丹麥的 Mikkeler 和台灣的大型釀酒商柏克金啤酒,現在都在台北設了一個或多個啤酒吧,在最近六個月中,又有幾家陸續開了分店,比如吉姆老爹。

軍火庫 BEERAMMO(「No war, just beer.」)是一家位於寧夏夜市附近南京西路上的小型精釀啤酒吧,於 2016 年開設後生意就穩定成長,經理 Hung Yilin 表示主要客群來自口渴的觀光客。在 11 月 1 日,它在羅斯福路上又開了一間 分店 ,就在國立台灣大學對面,公館夜市裡面。

新分店(位於羅斯福路四段 160 號)空間很舒適,布置以青綠色為主,一排冰箱中塞滿標明品牌的啤酒,在吧檯上八個啤酒柱插在兩顆閃閃發光的機車引擎上,酒吧後面的黑板上寫著這八種啤酒是來自荷蘭鮮釀啤酒品牌 Uiltje,我選了 Dr. Raptor Imperial IPA,口感強烈且有著高酒精含量 9.2%。

「這裡有著大學生和夜市人潮帶來的青春活力。」Hung 解釋了為何 BEERAMO 選在這裡開第二家分店,「羅斯福路也有帶來很多人流,所以人們可以看到我們的招牌,然後某天再回來光顧。」確實,透過巨大的窗戶可以看見,酒吧上那插著啤酒管的巨大機車引擎,吸引許多路人注視和照相。

圖片來源:軍火庫 BeerAmmo

BEERAMMO 的主要客群是來自背包客,而台北其他啤酒吧的突然崛起,則顯然取決於台北人對精釀啤酒興趣激增。在地精釀啤酒品牌將啤酒吧視為向客人們提供不同啤酒的好方式,也藉此讓他們熟悉不同的風味與口感。

根據市場研究機構 Euromonitor International 的數據,台灣的酒吧、飯店和其他餐飲場所的精釀啤酒消費量五年間幾乎翻了一倍,從 2013 年啤酒總消費量的 3%(430 萬升)在 2018 年成長到 5%(800 萬升)。

《2019 台灣啤酒報告》中指出:「台灣酒類飲品中,精釀啤酒是發展最快的領域之一。」在此份報告中顯示,台北的啤酒吧吸引的是喜歡嘗試不同種類啤酒的年輕人。

精釀啤酒的在地化:生啤搭美食的組合

來自美國的 紅點桌邊飲  共同創辦人 Douglas Pierce 也同意這點。「讓精釀啤酒越來越受歡迎的是它的釀造技藝,你看不到這些啤酒吧賣台灣啤酒。」由台灣菸酒公司生產的台灣啤酒是台灣銷售最好的啤酒。「台灣消費者開始對口味新奇的啤酒產生興趣,」他補充,「年輕一代出國旅行,嘗到了一些不同的啤酒,然後開始問為何不能把這些帶回台灣。」

對台灣精釀啤酒的喜好,也跟台灣人對本土精釀廠相當自豪有關。根據 Euromonitor 的報告:「消費者傾向購買本土精釀啤酒,以支持本土小型企業。」

紅點桌邊飲不只廣受歡迎,也是台灣歷史最悠久的精釀啤酒品牌。根據 Pierce 的說法,它早在 2014 年 3 月,就推出台灣第一支國產 IPA,但直到四年後的 2018 年 8 月才開了第一間啤酒吧。Pierce 的商業夥伴 Spencer Jemelka 補充,啤酒吧給了他們必要的曝光度。

「在釀酒業中有句玩笑話是『紅點是你從未聽說過的最大釀酒廠』。」Jemelka 說:「我們沒有足夠的品牌知名度,我們認為最佳辦法就是開一間啤酒吧。」

他們做了詳盡的工作,酒吧開在捷運大安站附近(復興南路二段 132 號),天花板上用水管拚起的像迷宮般的紅點 Logo,而一排排彩虹色的紅點啤酒瓶則疊成了一面牆,設計啤酒酒標的海報則占據著另一面牆。Redpoint 啤酒杯墊正在特價,而酒吧的啤酒管的顏色是品牌標誌性的黑色和紅色,甚至 Jemelka 和 Pierce 都穿著黑色和紅色的紅點 T 受訪。「你可能注意到了我們是品牌的人形立牌。」Pierce 開玩笑道。

圖片來源:紅點桌邊飲 Redpoint Brewing Co. Taproom

令人印象深刻的是那 12 個啤酒管,展示了紅點各種風味的啤酒,給客人提供了許多選擇。橘色的 Das Pumpkin 是季節限定,有著泥土與堅果層層堆疊出的香氣,早點來可以享受到早鳥價每品脫 $140 元。客人們都對這家店非常優惠的 Happy Hour 讚不絕口,它們最暢銷的 Long Dong 啤酒在 Redpoint Hour 期間(下午 5 點到 6 點)只要 $90 元,而在 Happy Hour(下午 6 點到 8 點)也只要 $100 元。

這地方即使是平日也是人潮不斷,12 張左右的桌子早已滿座,大多是在地人一邊喝酒一邊享受美食。紅點桌邊飲提供豐富的美式餐點,包含一些用它們啤酒製作的料理,像是 Rock Monkey Stout Gravy 醃製的豬排。

Pierce 說,供餐是在台灣成功經營酒吧的秘訣。他指出,在酒吧開始興盛前,你一定會發現在地人最喜歡喝酒的地方就是熱炒店,一種提供大眾化台灣式炒菜的餐廳,且吃飯一定要配上便宜的啤酒。

「台灣人把喝酒跟吃東西結合在一起,不像我們外國人只是純喝酒。」Pierce 說,「在台灣市場,如果你不把你的啤酒跟食物結合在一起,你會一敗塗地或至少無法經營得很好。」

圖片來源:紅點桌邊飲 Redpoint Brewing Co. Taproom

但這種美食酒吧的模式,似乎沒有被這座島上其他嶄露頭角的精釀啤酒品牌廣泛複製,它們更傾向於專注在啤酒上,最多提供一些小吃或簡餐。大型品牌就不同了,例如美國的啤酒餐廳 Gordon Biersch 和 Buckskin Beerhouses(柏克金啤酒餐廳),柏克金將它們旗下各種德國啤酒(從白啤 Helles Helles 到黑啤 Schwarzbier)與國際美食──通常是豐富的海鮮和肉類──配在一起。就連它們在台北 101 的快閃店,六種不同的啤酒口味都跟五種不同啤酒風味的冰淇淋搭配在一起,Schwarzbier 跟 Oreo 是最受客人歡迎的口味。

不管有沒有供餐,如果給客人選,他們都喜歡喝生啤酒。Pierce 說,雖然紅點的酒瓶包裝很吸引人,但仍有「99.9999%」的客人會選擇生啤酒。

這個數字在 Beer Cat(位於承德路二段 1 巷 9 號)甚至還低一些,這是一家位於捷運中山站附近的啤酒吧,有著 9 管啤酒管(包含日本啤酒 Asahi)和幾隻很上鏡的貓。創辦人 Casey Chu 說差不多 80% 的客人會選生啤酒。他在 2016 年和兩個朋友創辦了這家店,因為「我們都愛啤酒跟貓。」Chu 相信客人選擇生啤酒是因為新奇,「你只能在酒吧喝到生啤酒,因為很少人家裡有啤酒機。」

圖片來源:碧耳貓 BeerCat

BEERAMMO 的 Hung 表示,他們那選擇生啤酒的客人比例接近 60%,相較於酒吧裡的 9 種啤酒,店內展示的 120 種瓶裝和罐裝啤酒更勝一籌。其中一位客人,來自香港的學生 Chilli Law 證明了許多非生啤酒的選項吸引了他,在和其他朋友們一起享受其中幾瓶後,他提到他們是被酒標的漂亮顏色吸引的。

就像其他顧客,我也總是喜歡選生啤酒,除了因為它的分量比較大,也因為嚐起來比較新鮮,雖然那不一定是真的,尤其在台灣。

加州大學的 Charles Bamforth 教授畢生致力於研究啤酒,他被暱稱為「泡沫教皇」,他在一封電子郵件中向我們解釋,如果啤酒已經在酒桶中放置很長一段時間,「它也可能大大不如瓶裝或罐裝啤酒。」

這點在天氣炎熱且啤酒又沒有被冰起來的情況下更是如此,紅點桌邊飲的 Pierce 指出。

「這座城市中很多酒吧都做過這種事,炎熱的夏天中酒桶溫度變暖,要用的時候才把酒桶帶進去灌進啤酒管中,他們會先把酒桶放到急凍設備中。」Pierce 說,「急凍設備會讓啤酒在賣出時呈現冰涼的溫度,但實際上這桶酒在之前就已經被放暖了,口感早就變了。」

所有好的酒吧都會把它們的酒好好冷藏,紅點桌邊飲的酒都放在酒吧後的冷藏房間中。

Bamforth 寫道:「如果啤酒管的選擇很多,那至少就會有幾種因為滯銷而稍微失去風味。」因此他建議詢問酒保哪種啤酒賣最好,因為「這表示它可能是最新鮮的。」

從台啤到精釀,台北已經走了很長一段路

台北人對現打酒類的愛甚至超越了啤酒花和大麥。

敦化東路旁的一條小巷子裡開著 Draft Land(忠孝東路四段 248 巷 2 號),這是亞洲第一家專門的雞尾酒吧。它有 18 管酒管,這些細管子看起來像醫療設備一樣亮,工作人員們穿著白色實驗袍也增添了這種氛圍。這是一個工業風的空間,座位稀少。

圖片來源:Draft Land

Draft Land 的首席調酒師 Victor Chung 說,預先混調雞尾酒並灌入酒管是個新穎的主意,並且需要時間讓人們習慣。「有時候人們會進來要杯啤酒,因為看到了我們的酒管,所以我們現在也提供啤酒雞尾酒。」其中一種跟 IPA 混合,另一種則是用黑啤調的。

Chung 說,Draft Land 的創辦人 Angus Zou 試圖創造一個相較城市中高檔雞尾酒吧更容易親近的地方,來讓台灣人喝雞尾酒。Zou 會這麼想,是因為他在幾年前開了 Alchemy,台北最早的幾家地下酒吧之一,但之後就賣掉了自己的股份。Chung 解釋說,他的老闆想要開一間酒吧,讓客人即便對風味、口感、成分和裝飾沒有足夠了解也不會有壓力,也不會花 $400-500 塊喝杯酒,但最後卻不喜歡。在 Draft Land,就跟精釀啤酒吧一樣,你可以試喝到找到你想喝的那樣為止,大多數的容量雖小,約 90-150 毫升間,但價格也只要台幣 $200 元左右。

Chung 說,Draft Land 的雞尾酒嚐起來「更柔和、更順滑,酒精口感上來的比較晚些」,這也許正說明了預先調好的雞尾酒,比現調雞尾酒在口感上不會表現那麼強烈。

我試了 South Island Fizz,一種咬舌頭、嘗起來酸甜的琴酒底調酒,接著是蘭姆酒調酒,用黑蘭姆酒、香蘭(一種常用於烹飪的亞洲植物)和烈黑啤調成的,事實證明,它比較難入喉,但風味讓我想起聖誕節。

Draft Land 的經營模式似乎蠻有效的,在 2019 年初,Zou 在香港開了另一間分店,根據 Draft Land 的網站,這個預先調製雞尾酒的酒吧很快將於東京和首爾開設分店,而台北的第二家分店也在今年年初開始營業。

從只能買到台灣啤酒到現在,台北已經走了很長一段路。而台北在今年 10 月被選 Sea Brew(一個為東南亞釀酒商舉辦的大型貿易博覽會)的主辦城市,就證明了這座島已經做到了一個成績。確實,城市中有那麼迅速擴展的酒吧和豐富的飲酒選擇,很值得讓人慶祝,酒吧老闆們都抱持著初心也很令人高興。

當我問 Beer Cat 的 Chu,貓和啤酒哪個比較重要時,他笑了,停了很長時間後說道:「這題很難,但我會說貓,因為你可以在任何地方喝到啤酒了。」

(本文經合作夥伴 台北市美國商會《Taiwan Business TOPICS》授權,同意 VidaOrange 二次發表並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Tapping into Taipei’s Newfound Love of Draft Booze〉,原文請參見 Taiwan Business TOPICS 官方網站 。)


【生活報橘 2020 擴大徵才】

對幸福生活方式的持續好奇,是一種必要

我們一起探尋「我想這樣活活看」的那種生活方式

加入我們!我們在找一起開創生活與社群媒體創新可能的夥伴

VidaOrange 社群流量編輯 

薪資範圍: 月薪 NT$ 32,000~40,000

VidaOrange 社群流量助理編輯

薪資範圍: 月薪 NT$ 28,000~32,000

看工作內容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