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工作哲學】美國媒體 CEO 法蘭・豪瑟:問自己「我今天打算如何失敗?」說不定最後結果反而是成功

圖片來源:Unsplash

《VO》導讀:

曾登上美國 CNBC 電視台、富比士雜誌,並長期擔任媒體執行長與新創公司投資者的法蘭・豪瑟,以他在職場上的經驗現身說法,分享她如何從「失敗」領悟工作哲學。

(責任編輯:戴相文)

文/法蘭・豪瑟

記得一位資深高階管理人員跟我說:「沒有人可以百發百中,失敗是很正常的。」但當失敗真的發生時,還是會因此撼動個人的自信。而且不難理解的是,我們也常會把嚴重的挫折視為自己能力不足所造成,然後為此感到不安。頗值得注意的尤其是女性如何面對失敗。《哈佛商業評論》發現女性如果在過去曾在應徵其他類似職位時被拒絕,那麼她們之後幾乎就不太可能去爭取領導職位。隨著時間過去,這無疑成了女性之所以與資深管理層職位無緣的原因之一。冒著失敗與被拒絕的風險時,我們該如何學會自處?

大衛.貝爾斯(David Bayles)和泰德.奧蘭德(Ted Orland)在其共同著作《開啟創作自信之旅》(Art & Fear)中提到一位陶瓷老師做的實驗。他將初階陶土課的班級一分為二,告訴其中一組之後會以數量來評斷他們的成績,只要做出越多作品,分數就越高。接著他則告訴另一組之後會以品質來評分,作品做得越完美,分數就越高。猜猜看哪一組的作品比較好?

答案是以數量去評斷的那一組。為什麼會這樣? 因為他們的練習次數增加了,然後他們也失敗了。透過不斷地嘗試與失敗,他們的技術整體提昇了。 而另一組因為太專注於完美呈現作品而不敢冒險,因此他們從來沒失敗過,但也因為如此,他們沒有任何進步。

我最近聽到有 80%的女性執行長在高中或大學時期都有參加過校隊,這個數據在我看來十分合理。透過團體運動,這些女性學會不將整個校隊的輸贏視為自己的問題,運動有輸有贏,隔天回到運動場上又是一條好漢。透過一次又一次的重複,也確實讓這些女性執行長培養了躍升上位所需要的彈性。或許你覺得加入大學足球隊對你來說為時已晚,但培養冒險的信心永遠不嫌晚。我最近協助一位我所輔導的女性凱瑟琳(Kathryn)做出職涯中是否要冒險的重大決定。凱瑟琳是一位藥廠的業務代表,她獲得了一個業務經理的工作機會,這個職位在薪水上有明顯的提昇,但她和丈夫與孩子得從他們所居住的芝加哥搬到北卡羅來納州。

凱瑟琳和我一起討論潛在的風險。她的兒子需要特殊照護,因此很重要的是必須找到合適的學校,她覺得這麼做可能會中斷兒子目前在學校的優良表現,風險很高。凱瑟琳的丈夫與她在同一間公司工作,對方也提供她丈夫在北卡羅來納的一個職位,因此他並沒有失業的危機,但凱瑟琳依然相當擔心搬家可能會影響丈夫。除此之外,她的娘家和夫家都住在中西部,他們家的整個支援系統都在那邊。從正面來看,凱瑟琳過去一年多以來已經對現職感到倦怠,因此對於職涯可以更上一層樓感到相當興奮。這次升遷對她來說是個絕佳的機會,可以往上挑戰並承擔更多責任。她知道這些機會通常會伴隨其他事情一起到來,一旦我們清楚地知道潛在的風險與報酬,我們便就下列問題一一討論:

1. 如果不用考量我的先生和小孩的話,我會怎麼做?

當然凱瑟琳得考慮搬家對她的家人會有什麼影響,但對她來說,知道還可以從其他角度來決定也很重要。對凱瑟琳而言,如果不是顧慮到對家人的影響,她一定會接下這份新工作。

2. 如果他們也為我感到高興,我會怎麼做?

凱瑟琳很幸運地有位相當支持她的另一半,也真心為她感到高興,但並不是所有情況都是這樣。如果不需要討好他人,想像自己會怎麼做這個決定,對於同理心過度氾濫的人(例如我自己)來說很受用。

3. 這個決定跟我的價值觀是否一致?

這聽起來可能很愚蠢,但很多人並不確定對自己來說最重要的是什麼。是金錢、成就感、愛還是其他東西?有主動討好他人傾向的人,往往會因為想令他人開心而忘了自己的價值何在。但當你完全了解自己的核心價值,就會比較容易做出符合你心之所嚮的決定。凱瑟琳發現她十分重視她的職涯,並且相信自己若在工作上表現優異,也會是個更好的母親。

4. 最糟的情況會是怎樣?

辨識出最糟的情況可以讓未知的恐懼降到最低。在極端糟糕的情況下,凱瑟琳可能會討厭她的新工作,她的兒子可能會不喜歡新學校而不再進步,而她的丈夫可能會怨恨她讓全家搬遷。這看起來不是很好,但至少幫助凱瑟琳正視這些可能。

5. 我可以如何降低風險?

一定有方法可以降低你個人冒險的衝擊。 有時候當「人很好」的女性被賦予機會時,她們會很猶豫不敢要太多,因為怕被當成是貪婪的人。但為了降低風險而主動提出所需,其實是聰明的表現而非貪婪。 凱瑟琳因而與公司談成一個協定,一年內如果她不適應新工作,她可以在芝加哥得到相同職位的工作,同時她也把芝加哥的房子租出去而不是賣掉,在北卡羅來納州則改用租屋的方式。

有一次我聽到 Spanx 創辦人莎拉.布萊克利(Sara Blakely)談到她的父親在她年幼時鼓勵她「失敗」。在餐桌上,他會問莎拉和她的弟弟:「你們今天經歷了什麼失敗?」她讚揚了父親給予他們失敗的自由,這讓她有了面對風險的信心,且對她往後的職涯也有很大的助益。這個故事令我印象深刻,我在想等我的兒子們年紀稍長一些,我也要開始這麼做。我也曾經聽過一場 TED 演講,主講人蔣甲(Jia Jiang)為了要努力克服自己被拒絕的恐懼,他刻意地每天出門讓自己被拒絕,如此持續了一百天。他看到陌生人會走上前向他們借美金一百元,或是吃完午餐後詢問店家能不能幫他「免費續漢堡」。

這聽起來可能很愚蠢,但他也因此對於被拒絕感到越來越自在。另外還有一個附加的收穫,就是他發現人們比想像中的還要慷慨親切。因此如果你因為怕失敗或被拒絕而不願意冒風險,為什麼不試試看呢? 你可以問自己:「我今天打算如何失敗?」說不定最後的結果反而是你成功了呢。

成為職場中溫柔且堅定的存在

柔韌

這裡買

延伸閱讀

【成為職場中溫柔且堅定的存在】美國媒體 CEO 法蘭・豪瑟:建立「低調的自信」,做出重要的決策

(本文書摘內容出自《柔韌:善良非軟弱,堅強非霸道,成為職場中溫柔且堅定的存在》,由時報文化授權轉載,並同意 Vida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