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愛他已經沒有意義,我今生還是會愛著他。」《婚姻故事》:離婚,不是愛情沒了這麼簡單

我覺得這故事最讓我有共鳴、最吸引我的是兩個角色之間還存有的愛,雖然這份愛很心碎,但這讓整部片並不只是在訴說兩個人如何因為離婚針鋒相對。—— 史嘉蕾喬韓森

「我之所以愛妮可⋯⋯。」「我之所以愛查理⋯⋯。」《婚姻故事》的開場從妮可(史嘉蕾喬韓森飾)和查理(亞當崔佛飾)這對夫妻的口白開始,從個性特質到日常小事,一一細數他們愛對方的理由,每一幕都是充滿愛的凝視。

突然畫面轉換到妮可、查理和離婚調解員的對談,原來剛剛的口白是寫在紙上的作業,調解員希望在分居、離婚前,他們可以想起自己當初為什麼跟對方結婚?想起坐在隔壁的人,曾經也是自己深愛過的人。

都要離婚了,還能談愛不愛嗎?

本片身兼編劇的導演諾亞包姆巴赫(Noah Baumbach)把自己離婚的經歷,以及對離婚的想法都放進了劇本裡,而飾演劇中夫妻的亞當崔佛和史嘉蕾喬韓森則把離婚這件事演的深刻心痛,卻也充滿著溫柔與愛。

真實深刻的劇情、直白的對話,搭配演員出色的演技,《婚姻故事》上線播出前沒有任何宣傳,播出後卻在網路上引起熱議,也一舉獲得金球獎 6 項提名,許多媒體更大膽預測有望問鼎奧斯卡,到底這部片為什麼能引起廣大觀眾的共鳴?

離婚,不是愛情沒了這麼簡單

片中的妮可為了丈夫放棄大螢幕,陪著丈夫在劇場界闖蕩,在這段婚姻裡她總是妥協的那一方,到最後也筋疲力盡,希望能找回自己的聲音。但《婚姻故事》講得不是很芭樂的離婚衝突劇情,它想訴說的是婚姻裡的希望與失望,是在恨對方入骨時卻也依然深愛著。

圖片來源:《婚姻故事》劇照

「這是一段透過『離婚』來訴說的『愛情故事』。」史嘉蕾喬韓森在接受 Cinema 雜誌 訪問 時說,雖然聽起來很矛盾,但《婚姻故事》確實是充滿愛的故事。「即使一開始很憤怒,但經過整場離婚訴訟後,妮可找回了對前夫的愛與感激,是這個故事很特別的地方。」

在這段婚姻裡,我找不到自己

前一秒故作鎮定,轉身下一秒馬上偷偷哭了出來,妮可在這段婚姻裡總是隱忍,忍到最後已經看不到自己。在《婚姻故事》裡總是可以用短短幾個畫面馬上看透角色的人物個性,觀看下去也更能理解為什麼仍然相愛的倆人,就是無法再繼續共度餘生。

圖片來源:《婚姻故事》劇照

「我變得好渺小,我找不到自己。我們家的每件傢俱,都是他挑的,我都不知道自己的品味了,因為從來沒人要我挑。」

妮可發現自己就像丈夫的附屬品,她沒有自己的聲音、沒有自己的事業,一切都以丈夫為依歸。她曾經間接的抗議,試圖表達自己,但查理並沒有發現,一直到最後妮可終於爆發。兩個不同的個體走入婚姻,難免需要妥協,但必須適當妥協而不是全然的隱忍,攜手共度一生應該是互相成就對方成為更好的人,如果丟失了自己,那還有什麼意義呢?

我一直告訴自己,沒有人是完美的,沒有愛情是完美的。所有的問題一開始就有了,我只是順著他。——妮可。

我根本就沒有成就自己,只是成就了他。——妮可。

離婚,讓他們找到相遇相愛、結婚的意義

看完這部片,我私心認為導演並沒有要歸結誰對誰錯,而是想讓我們理解每段關係不可能完美,婚姻則是充滿更多失望與衝突。兩個人能不能走下去絕對不只取決於一方,或許如果妮可強硬一點表達自己就沒事了?或許查理再細心一點結局會不一樣?或許會吧!但對照到導演最後給的結局,似乎顯得這些假設沒那麼重要了。

圖片來源:《婚姻故事》劇照

《婚姻故事》(Marriage Story)之所以不叫做「離婚故事」(Divorce Story),因為它探討的不單單是「離婚」,我們在這些平凡日常的對話、甚至激烈衝突之中看見愛情真實的樣子,對應到自己經歷過的一段段感情。接受那份真實、接受彼此最醜陋的一面、為了彼此適當的妥協,相互扶持走下去,或許就是相遇相愛、結婚的意義?而當真的走不下去了,也能放下自尊,為了彼此好聚好散。

「我認識他兩秒就愛上他了,即使愛他已經沒有意義,我今生還是會愛著他。」——妮可。

因為愛而結婚,也因為愛而離婚,《婚姻故事》用離婚教我們如何去愛。

《婚姻故事》線上看 點這裡

(本文提供合作夥伴轉載)

延伸閱讀

時隔 21 年經典修復!《海上鋼琴師》:僅限於船頭到船尾的人生,卻活得比任何人更堅定精彩

「我的夢想跟你的不同,不代表它們就不重要。」2019 年度十大電影:《她們》、《小丑》、《紀念我們的相愛時光》⋯⋯


【生活報橘 2020 擴大徵才】

對幸福生活方式的持續好奇,是一種必要

我們一起探尋「我想這樣活活看」的那種生活方式

加入我們!我們在找一起開創生活與社群媒體創新可能的夥伴

VidaOrange 社群流量編輯 

薪資範圍: 月薪 NT$ 32,000~40,000

VidaOrange 社群流量助理編輯

薪資範圍: 月薪 NT$ 28,000~32,000

看工作內容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