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所事事的美好時光】TED 講者:「浪費時間」是心靈最重要的日常活動

圖片來源:Pexels

《VO》導讀:

從早晨按掉鬧鐘開始,我們盯著時鐘行動,八點必須出門,十二點必須吃午餐⋯⋯,生活被切割成以「分鐘」為效率單位的碎片,我們制定時程表,對於每一天的成就抱持更大期望。

TED Talks 講者艾倫.萊特曼認為,偶爾給予自己什麼事都不做的「心靈停機(Mental Downtime)時間」,可以啟發創造性思維、強化心智韌性、深化對愉悅的感受力,「無所事事」原來是最該做的一件事。

(責任編輯:翁筠茜)

文/TED Talks 講者 艾倫.萊特曼

過去這些年來,我到過柬埔寨的川孟.克勞姆(Tramung Chrum)很多次, 和那裡的村民成了朋友。儘管我們之間存在語言和文化差異,我們還是交換了一些有意義的談話。我們一起笑,一起吃飯,一起在慶祝活動和葬禮上並肩而坐。

我的大女兒曾經在村子裡過夜,被當作他們的小孩來看待。我了解村民的時間概念,那個從未考慮過去市場需要花多少時間的女性為我做了示範,這是他們存在這個世界的基礎,他們生活在由空間而不是時間所定義的世界裡。

這樣的事實為他們創造更多空間,創造了更開闊的感覺。這樣的空間與開闊不僅存在他們無邊無際的稻田裡,也且存在他們心中。反思、沉思、審視、自由漂浮的想法和點子,自然地在那個空間裡綻放。時間之於川孟.克勞姆的村民,和時間之於我,是不同的東西,有些村民有手錶幾乎是帶著好看的。 一天中的身體和精神節奏,是以事件來標註,而不是由機械和數位時鐘上顯示的幾點幾分來標註。

我在位於地球另一端的這個偏遠村莊的經歷,讓我想起了古希臘文裡描述時間兩個不同的詞:「Chronos」「Kairos」

Chronos 指的是時鐘時間。(古希臘人確實有原始時鐘,稱為水鐘 water clocks ,利用水流測量時間。)Chronos 是定量時間、Chronos 是連續時間、Chronos 是毫不留情的時間,在外部世界裡自顧自地行進,對於人類的生活全然不為所動。

而另一方面,Kairos 指的是由事件所創造的時間,而且通常是和人有關的事件。它可能意味著採取行動的適當時機。 在幾分鐘或幾小時內,不一定能測量得到 Kairos,因為它可能占據一整個季節、一頓飯或一段愛情的時間。 當一件對人類有重大意義的事件發生時,會佔據大量的 kairos;而當事件一點也不重要時,那麼它所占據的 kairos 可能就微不足道。Kairos 代表的時間是永恆的,它是屬於記憶的時間,是關於存在的時間。

古羅馬人也把時間區分成兩種不同的類型:「Negotium」「Otium」

Negotium 指的是工作和值勤所花費的時間, 也就是公務時間(business time)。Otium 是休閒時間(leisure time),也就是遠離工作的時間,是反思、閱讀、寫作、思考、哲思,以及自我反省的時刻。西塞羅在擔任政府官員的間隔期間,也就是被逐出公職的期間,他的利用 otium 撰寫哲學書籍。

正如我在川孟.克勞姆時所體會的,我們與時間的關係以及對時間的運用,可能因文化而異。雖然說現代傳播科技無疑加快了人類生活的節奏,減少安靜反思的時間,但是其他文化甚至地理因素也會改變我們的時間概念。

你的生活是否被「時鐘」牽著走?

紐澤西羅文大學管理和創業學系副教授泰金德比.比令(Tejinder Billing)專門研究人們對於時間的態度。她最近告訴我,如果她的課是在十點半下課的話,那麼她的學生會在十點二十分就開始看手錶或是智慧型手機。她說:「我意識到(美國)人是被時鐘牽著走的。 事實上,我在學校裡沒有看過任何一間沒有掛著時鐘的房間。在印度,我成長的地方,時鐘並不是那麼重要。 在印度,時間就像是河裡流動的水,我們只在停留在當下。時間是豐沛的,它不像錢那樣,它不會消失。

對時間的態度規範了我們的生活,而生活節奏則決定了我們對時間的態度。當生活節奏加快時,我們對於每個小時、每天的成就會抱持更大期望,這時我們就必須制定時程表。我們必須盯著時鐘來做事,必須把生活安排在分割的時間區塊裡。當時鐘告訴我們現在是八點,我們就必須去上班,不然的話我們會遲到。

當時鐘說現在是十點鐘,我們就必須出現在十點會議上,否則老闆會認為我們在浪費她的時間。而當時鐘說現在是四點的時候,我們就必須把孩子從學校接走,這樣才能帶他去上四點半的音樂課。

在這樣的生活方式裡,時間變成一張牢不可破的網,從每天早上我們醒來的那一刻起,就會有一個無所不能,但我們卻看不見的獨裁者佈下這張網。(哦,在晚上睡覺的那些美好時刻,時間是不存在的!)時間之網的邊緣冰冷且堅硬,我們每天都必須把自己和生活裡的大小事塞進這張網裡。時鐘、手錶以及數位設備是時間之網的左右護法,他們不停地對著我們大喊大叫:要跟上來,要時時心存這張網!

按照身體時間過日子的人不需要鐘錶

幾年前,我寫了一部關於時間的短篇小說,書名叫做《愛因斯坦的夢》(Einstein’s Dreams)。在這本書中,我所虛構的愛因斯坦一直夢到時間在本質上有許多不同的可能性,此時他正慢慢地朝著他自己的時間理論前進(稱為相對論)。

在愛因斯坦的夢境世界裡,有兩種時間:機械時間(mechanical time)和身體時間(body time)。按照機械時間過日子的人每天早上七點鐘起床,中午時刻吃午餐,然後在晚上六點吃晚餐,晚上八點到十點之間做愛。「當他們的肚子咕嚕咕嚕叫的時候,他們會看他們的手錶,看看吃飯時間是不是到了。當他們開始在音樂會上陷入忘我的時候,他們會看著舞台上方的時鐘,看看什麼時候該回家。」

按照身體時間過日子的人則不需要鐘錶 ,「相反地,他們會傾聽心跳。這些人會在肚子餓的時候吃東西,只要一覺醒來就會去磨坊或是藥房工作,一天中的任何時刻都可以做愛。」現在回想起來,我相信我寫的是就是 chronos 和 kairos,儘管當時我並沒有意識到這點,至少在不知不覺中,我理解到我們需要沒有預做規劃的時間,需要內心生活,也需要沒有時間存在的空間。

聖經中關於懶惰閒散的概念,是根據「不做什麼」來定義,懶惰就是不工作。根據聖經,工作是上帝的吩咐:「基督吩咐我們祈求『收割之主將勞動者送到他的收成中』。」聖經歌頌工作,因此不工作,也就是懶惰,被認為是一種罪。

同樣地,古羅馬人對 otium 的看法,最主要也是從「不做什麼」來定義,指的是不工作的時間。我建議,對於我們在創造性思維、安靜的反思與沉思、心理補充,以及鞏固自我身份和價值上所花費的時間,應該以正面的詞彙來思考,不是從它「不做」什麼,而是從它「該做」什麼來思考。

現在該是恢復我們心理健康的時候了、現在該是促進人類成長的時候了、現在該是釋放我們想像力的時候了、現在該要維護我們的理智了。現在該是了解我們是誰,以及我們將成為什麼樣的人。「浪費時間」去做我所說的這些活動,絕對不是不道德,也不是毫無用處,它可能是我們心靈最重要的日常活動。

VO VIP 專屬天下購書優惠

無所事事的美好時光

進入「天下網路書店的 VO 專屬店中店
輸入通關密語「VOVIP
就能享有專屬於 VO 讀者的 75 折 購書優惠

這裡買

延伸閱讀

【生活總是原地打轉?】心理諮商師:改變有 5 個階段,來到「第 3 階段」才會下定決心付諸行動

【寧願自己解決所有事情?】《好關係是麻煩出來的》:跟人來往,請不要那麼「懂事」

我們都可能曾是《小丑》:為了符合別人眼中的「正常」而失去自我

(本文書摘內容出自《無所事事的美好時光》,由天下雜誌授權轉載,並同意 Vida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


蝦皮購物 1111 祭出「天天全站 0 元免運」、將大灑總價值破億的 1,000 萬組購物金,人人都有獎!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