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是無法一同老去,便把所有美好都給你。」IG 療癒作家愛瑪:「放下」不是丟掉,而是「收好」

圖片來源:Unsplash

《VO》導讀:

曾經,相愛的兩人許下諾言,把對方放進自己的未來藍圖裡。只是,手牽著牽著,終究難逃「放手」的命運。 擁有將近三萬 IG 粉絲的作家愛瑪 ,寫出分手後的心境變化:「相愛的時候,便為愛互相,而在無法相愛的日子裡,為還愛的人過好自己的生活。」

(責任編輯:翁筠茜)

文/愛瑪

我在這些日子裡,把一個人生活的樣子學會了,或者說,把一個人生活的樣子學回來。

像遇見他之前的那些時光,獨自悠長,獨自憂傷。

在家看完催淚的老電影,那部我們一直說要看卻直到下檔都沒有一起看的電影,我在單人床鋪上對著電腦嚎啕大哭,一邊哭,一邊翻開早已熟讀的原著小說。

讀完第七遍原著,和以往一樣哭得更用力,哭得眼睛腫成一對金魚,橘紅色的眼皮和掛著水珠的睫毛,在夢裡游來游去,游到空癟的皮夾,才輕輕責備自己,怎麼又趁著一股衝動,買下一本認真的哭泣時光了呢?

我也曾經給過他很美的諾言,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然後我們經歷了以前,也經歷了以後。

在他以前,我沒想過以後。

在他以後,我擁抱以前。

在放手之前,我們都會牽著手的

「欸,你覺得牽手是什麼意思啊?」有一次,我在路上問起他,他的右手和我的左手扣在一起。

習慣了無厘頭開始的問句,他只思考了一下,假裝嚴肅地回應:「大手牽小手,一同去郊遊?」

我便再次輕易被逗笑,不再說話。

低頭看著我們相握的雙手,用指尖輕撫他的手背,滑到突起的骨頭,便淺淺停留,像一只擱淺的帆船,不願再揚帆離開。

在他的指側邊緣發現一顆咖啡色的痣,摩挲著捨不得放。

在放手之前,我們都會牽著手的,輕輕牽了起來,就想一路到老。

一起長大的路上,是我先鬆開了手,說著要長大成熟,卻掛在幼稚的邊界沒有前進一點,最後變得不知所措。

穿過我們掌心之間的時光是一把單面刃,原本該在我這裡的傷,卻錯植到他的身上,於是誰都無法好起來,傷口都是陌生的淚痕,一刀一刻一個人哭,而時間終究無法替我們包紮。

「我總算知道,」那天,他看著我,說:「本來就不應該把別人放進自己的未來裡。」

我不曉得那時候模糊起來的世界是誰的眼淚造成的,只是模糊了視線,迷糊不了事實。

一句話刻進心裡,我開始變成他的別人了。

「妳也說過,人都會變的。」他說。

的確,我用那句話傷害了他,無話可說也無從辯解。

執子之手,予你所有

曾經說過, 放下不是丟掉,是收好。

把誰放下,像印證了那句「才下眉頭,卻上心頭」般,在決定要放下他的很久以後,發現他還完整如初地躺在我這裡的秘密基地,沒有人發現,彷彿整個世界,剩我有資格重新認識他,並且偷看他在夢裡流下來的眼淚,和在夢裡留不住的人。

所以我便偷偷摸摸、小心翼翼地把他抱起來,也許是想讓他睡得無夢無眼淚,也許只是想用一個藉口擁抱他,然後就會放手。

「那,放手是什麼意思啊?」很久之前的某一天,我又問了一句無厘頭的話。

「就是我會喜歡妳到妳不喜歡我為止。」他極為認真地回答我。

我看著他的表情,竟忘了回應本來準備好要感動他一把的答案:「放手,是我會把緊握和僅存的珍貴,都放在你的手心裡。然後,你儘管丟棄,儘管珍惜,我都不過問你。」

之後的日子裡,我也提不起勇氣,說一句:「我放手你,便是表示,我的寶藏都留給你,而我要一身撇淨,一生空著靈魂,自己上路。」

我害怕說出口的放手,變成長久的錯過,我害怕他若在未來回頭,而我已經把自己清空,他會認不出我用力愛過他的一縷魂魄。

後來,並不是變得不再害怕,只是慢慢明白, 相愛的時候,便為愛互相,而在無法相愛的日子裡,為還愛的人過好自己的生活,才能把好的留給他看,讓他從此有風景相伴,把路走得更為平緩。

所以現在用盡力氣,想給他一小段承諾:「執子之手,予你所有。」

怕他不確定我的意思,還要再多說一句:「若是無法一同老去,便把所有的美好都給你。」

說到愛推薦閱讀

還想在你的未來聽到我

這裡買

延伸閱讀

「遺落愛情,並非失去所有。」旅人作家陳浪的「療癒之旅」:不再成為誰的理所當然

【理想的愛情是什麼模樣?】人氣作家蘇乙笙:在歲月中,不慌不忙地相愛

「你放不下的不是對方,而是你的努力。」情感講師:沒有任何好的關係,是可用委屈求全換來的

(本文書摘內容出自《還想在你的未來聽到我》,由麥田出版授權轉載,並同意 Vida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


「環狀線」景點特蒐,存起來疫情過後慢慢玩 >> 點入搭乘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