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內不失戀】執業 20 年的婚姻律師:對你的伴侶做一種「明智之舉」

圖片來源:Pexels

《VO》導讀:

本來覺得可愛的優點,在婚後都變成引發爭吵的缺點;本來對對方有所期待,在婚後都用一句「我習慣了」取代心底的聲音。

婚姻是童話故事的幻滅,卻也是「真正相愛」的開始。其實你們之間的愛沒有消失,只是需要為關係「施點魔法」。

(責任編輯:翁筠茜)

文/執業 20 年的婚姻律師  詹姆斯.塞克斯頓

你不需要來個信念大跳躍也能明白,完全的坦率不只使離婚過程較容易,也能讓人享有更健康的關係。在我的專業生涯中,缺乏坦率就等於鳴鼓預示婚姻災難的將至,所以我認為 夫妻想維持健康的關係,秉持過度誠實的態度才是明智之舉

方法就姑且稱之為「現在就按下傳送鍵」吧。這是個承諾,你要承諾會用特定的做法保持夫妻之間徹底的誠實。

如果伴侶在白天做了某件即使只是讓你有一點困擾的事,你在兩個小時或幾分鐘內,就該為那件事打一封電子郵件或傳簡訊給對方。 不要自我審查,不要執迷地一再閱讀你的電子郵件或簡訊。身為人類,你跟大部分人一樣有討好別人的傾向,但你要違反這種本能,按下傳送鍵就對了。立時,立地。

現在就按下傳送鍵。這和年輕時約某人出去的情況恰好相反,但一樣可怕,也同樣具有潛在的回饋。

你要讓伴侶知道你的感受,真實的感受,不要拖延。 不要過濾你的感受,不要評估、質疑、合理化,到最後埋了它。 如果你有感覺,那就是有感覺,不是嗎?這樣一來,「從現在起,我真的寧可你的西班牙冷湯不放香菜」,不會在五個小時或兩週後變成:「你不知道也不關心我喜歡什麼。你知道怎樣嗎?我從來沒喜歡過你老媽!」

請你的伴侶反過來也對你做一樣的事。 堅持下去,並做好接受的心理準備。

這是在小問題擴大前立即因應和解決的方法。它說的是:「這就是我現在的感受。」你可以在電子郵件或簡訊裡表達你的感受,或者打電話也好。

我主張用電子郵件,是因為它讓收件人得以消化你傳達的訊息,還能重複閱讀,使得內容有機會沉澱。更好的是,你可以在主旨的部分打上「現在就按下傳送鍵」,給伴侶一點情緒上的準備——一點事先的警告,讓對方知道這是屬於 「那些電子郵件」 中的一封,收件人看到後可能需要對內容做點省思,因此或許不該在和朋友吃午餐時,或準備參加重要工作會議前展信閱讀。

盡量不要揣測訊息內容藏著什麼智慧,或是那股突然湧現、讓你按下傳送鍵的自我。話說出去就收不回來並不恐怖,只是令人激動。你這是在捍衛自己,同時讓你們的關係更加茁壯。你有這麼做的力量,所以不要餘生都在為了難過的事情生悶氣。你越常傳送這樣的溝通訊息(你也不是一天會傳送個好幾次,或者每天、每週傳),這個舉動越會變得像是情緒肌肉的記憶(譯註:「肌肉記憶 Muscle Memory」,人對一種動作重複練習多次後,肌肉會形成條件反射,那個動作就變成身體的本能反應。)

「現在就按下傳送鍵」具體來說要怎麼做?

以下是「現在就按下傳送鍵」的幾個範例,讓你了解我建議的主題類別和調性——

前晚我們出去找朋友時,你說了一件和我姊妹有關的事,給我的感覺很不好。要不是我誤會了你,就是你真的是那個意思,而那讓我覺得很受傷。不論如何,我認為你有必要知道這是踩了我的情緒地雷,而且情況不太妙。這件事一直在我心上掛著,所以我想說出來讓你知道。

我現在真心渴望能有一點獨處的時間。我不確定為什麼,但我認為單獨出去幾小時或整個週末對我會有好處。很抱歉這個禮拜我有點冷淡。工作上發生了很多事,我不太想詳細去說,所以就沒有提。不過我不想讓你以為這和我們之間有關,或以為事情沒有那麼簡單。我過些時候就好了。

客戶常想跟我解釋他們為何會有那些感受,或者說明他們為何會有那些行為。我很感謝他們有這個渴望。不過聽了大家試著解釋清楚自己做過的蠢事(或是付錢請我替他們做的蠢事)後,我觀察到人類有許多行動和感受就連對自己都解釋不清,更別提要面對法官了。

或許這是人與人之間維持連結為何那麼複雜的一部分原因。我們若是不清楚自己要往哪裡去或是很難對自己解釋自己,又怎能期望為另一個人做到,或者期待他們為我們做到呢?若是連解釋都沒有,那要維持連結就更難上加難了,特別是在一個有太多事物(誘惑、分心)會導致關係疏離的世界。

「現在就按下傳送鍵」是一種不用努力解釋就能說出感受的方式。你感受到你感受到的,那些感受有短期也有長期的影響。透過感受,我們知道自己日常如何與配偶或伴侶產生關聯。感受會衍生出創造親密或增加隔閡的習慣,因此,我們理當於內在生命的小沉積物堆疊成一座高牆,將我們與自己還有伴侶隔離開來以前,先讓自己和伴侶知道那些沉積物的存在。

對自己說謊,最危險

我不是宣稱我知道這個或哪個特定問題的對策,但「現在就按下傳送鍵」是一種方式,能讓夫妻處於公平的立場,並對彼此當下的感受,以及不論大小可能導致你和伴侶產生那種感受的事物,握有同樣的資訊。

最危險的,其實是我們跟自己說的謊言。未經檢視的生命或許不值得活,但卻難以置信地受人歡迎——至少從我的角度去看是如此。

客戶很少刻意對我說謊。誰會對自己的離婚律師說謊呢?太可笑了。我受完全保密條款的約束。我聽過太陽底下幾乎所有形式的顛倒是非、欺瞞和駭人聽聞的人類行為,也花了無數個小時試圖遮掩或清理這樣的行為。但大家在我面前老是說謊,主要是因為他們根本沒意識到自己在說謊。 他們騙自己已經騙了太久,甚至不知道自己沒有說實話。

他們對自己是怎樣的爸媽說謊;他們對自己是怎樣的配偶說謊;他們對自己未來能做到什麼說謊,也對什麼樣的計畫才合乎他們日常生活的實況說謊;他們對自己的財務前景和未來能否因應的義務說謊;他們謊稱別人對他們說了些什麼話(或至少從對自己有利的角度記住對方說了什麼話),也對自己回應時說的話(和行為)說謊。

有時,即使有錄音作為對質,他們還是滿口謊言。他們回想自己過去的行徑時經常只有部分正確——這是委婉之詞,實際上他們說的根本是錯的。

出於一些非常可以理解的人類因素,我們常對自己、他人不誠實或不完全誠實。你很難誠實表達自己,因為實話會傷人,聽到別人的真心話是會痛的(當憤怒的客戶淚眼朦朧地對我大喊:「你害我失去了孩子的監護權!」我能做的只有忍住不要回應:「真的嗎?所以都不是你吸食海洛因的錯?」)

我們想保護自己、想保護別人。我們不要是脆弱的,我們不要看起來很苛薄。我們想要讓其他人——特別是親密的伴侶——快樂而滿足,也要他們覺得他們讓我們快樂而滿足。結果,這是一場沒有人是贏家的假裝遊戲。

不誠實造成的傷害大過於它帶來的好處。它會創造出新的、通常還更大的問題。我估計前任夫妻或愛侶的爭論,有 90% 的時間,與他們正在爭論的事情沒有直接關係。「現在就按下傳送鍵」的設計不是要防止爭論發生,而是確定你們就事論事。這真的和他週二晚上能不能顧孩子有關嗎?還是和「你為什麼耗費了我的青春」有關?這真的和培根應該煎到酥脆或仍有一點彈性時就要起鍋有關嗎?還是這和「為什麼你讓我感覺好無能且侷促不安」有關?

許多人傾向於對真實的感受按下不表,而「現在就按下傳送鍵」的用意,就是要克服或中和那個傾向。此外,一個不小的額外福利是, 因為毫不延遲地表達了自我,它會讓你更覺得活在當下。這對維持你和伴侶雙方的開誠布公是個良策。

有人說真相是一條比較簡單的路,我相信。我相信那條路是由你邊走邊一磚一磚舖砌而成,而不是在你走了幾英里後,轉身看著剛走過的地方再來舖。當然更不是在你轉身看著剛走過的地方,卻意識到自己已經完全地、徹底地迷失的時候。

重新找回彼此愛的感覺

放手前,試著再愛一次

這裡買

延伸閱讀

「他究竟是不是我一生的靈魂伴侶?」戀愛管理專家:有 3 個元素可以更幫你判斷

【一個人時過得自在,兩個人時不過度依賴】柚子甜分享幸福愛情的「基底處方」

【想牽手一輩子】該怎麼維持幸福婚姻?心理學經典觀念:保有對伴侶的「兩種感受」

(本文書摘內容出自《放手前,試著再愛一次》,由方言文化授權轉載,並同意 Vida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