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via Unsplash

【為什麼我們要閱讀這篇文章】

你還記得 2008 年上映的《海角七號》嗎?當年它為 21 世紀的台片掀起第一波高潮。而後,從《賽德克‧巴萊》、《女朋友。男朋友》到《刺客聶隱娘》和《幸福路上》,面對變幻有時的影視環境,《台灣電影愛與死》作者鄭秉泓以「後海角年代」為起點,點評2010-2018年重要台片與作者,回顧這些年台灣電影每個關鍵瞬間。

就讓我們一起來看,在曾與楊德昌等人合著電影劇本《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並參與演出的知名電影導演鴻鴻眼裡的鄭秉泓,是個怎樣的「影評人」。

(責任編輯:黃懷容)

文 / 電影導演 鴻鴻

不僅第一,而且唯一

影評人絕對是苦差事,必須來者不拒排山倒海而來的好片爛片。一般人看到不對味的電影可以過目即忘或中途離席,影評人卻不得不目不轉睛,之後才能把影片的病癥說得頭頭是道,讓觀眾和創作者心服。非僅如此,不甘於當「消費指南」型的影評人,還要把這些好片爛片一爐共冶,建構起一套自己的電影史觀。

能夠活下來的影評人,於是憑的不單是對電影的熱愛,更重要的是信念:相信電影的興衰與走向,不只是創作者個人才華的成果,更是社會現象、時代記錄的重要佐證。所以影評人看的應該不只是院線、影展、以及史上的經典「電影」,還有五花八門各種管道、類型的影像傳播媒介,並以即時的反應、判斷、批評、建言,參與這場影像歷史的書寫任務。

Ryan就是這樣一位「雜食」的影評人。(編按:Ryan 即為鄭秉泓)雖然平日也書寫大量國際電影評論,但從他的第一本影評集《台灣電影愛與死》(2010)到這本《台灣電影變幻時:尋找台灣魂》,他有意識、有使命地觀測新世紀以來台灣電影的各種生態樣貌。從作者電影、類型電影、電視電影、連續劇、學生短片,甚至到廣告、MV和「微電影」,不拘劇情、紀錄、動畫,包括編、導、演和其他專業項目,都在他的胃納之內。這種數量和能量,令人懷疑他應該睡覺的時候也在看片,才有可能。

這些文章的原始發表平台,包括電影雜誌、文學刊物、影展手冊、網路平台,可見Ryan的文字其實兼具了電影藝術的考察、人文和社會面向的探究、以及和網路世代讀者溝通的強大能力。同時,Ryan的忠實讀者悉知,他的文章最不缺乏的,就是犀利的觀點;那些犬儒的迂迴或學術腔的矯飾,在他的文章裡一行都找不到。然而他觀點的產出,從不限於單一影像文本的分析,更是奠基於每一位不論輩份作者的創作脈絡。Ryan從不諱言他是李幼鸚鵡鵪鶉的粉絲,可見他嚮往的是那種在博學雜食當中,仍然無比清晰的個人意見。而李幼鸚鵡鵪鶉對於新人短片及實驗作品與經典傑作一視同仁地津津樂道的胸襟,也深植在Ryan的靈魂之中。他在本書中自承,是因為1998年「李幼鸚鵡鵪鶉(那時還叫李幼新)大推黃銘正的《野麻雀》,湊熱鬧跑去電資館看了,這才發現台灣電影不只是侯楊蔡李朱,還有其他點點點,我把它當成我研究台灣電影的起點。」

要感謝那個起點,造就了今日的結果。過去十年來大師或者凋零、或者進入神殿,而後續的台灣電影除了票房大片作為里程,還有什麼令人驚艷、可以記憶、需要檢討、或值得期待的?一片真實的海洋,絕對不只有抹香鯨。在這層意義上,要了解當代台灣電影的真實,Ryan的著作不僅是第一,而且是唯一。

(本文摘自《台灣電影變幻時:尋找台灣魂》的書序,書林出版有限公司)

【VO 活動推薦】

2019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陳耀圻作品:1960s的電影實驗

台灣第一位留美攻讀電影的導演陳耀圻,在UCLA碩士班完成了四部短片。當年評論者稱這是「對現實的一擊」,震撼台灣藝文圈,本場次播放他的四部短片,並且邀請資深影評者鄭秉泓映後座談。

■ 活動|2019年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TIDF
■ 時間|2019.04.21(日)18:30 – 20:30
■ 地點|南國青鳥 / 屏東市中山路61號(孫立人將軍行館)
■ 報名網址|http://bit.ly/2V38riC

延伸閱讀

【青鳥專欄】從建築看東京的蛻變:粉紅色的「城市浪漫」與都會上班族的「天堂異境」

【青鳥專欄】如何寫出一整個世代的情緒?張鐵志:讓小說是小說,也是真實歷史

(本文摘錄經青鳥書店授權於 VidaOrange 刊載,並同意 Vida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