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失去視力的孩子,也能看見」結合台灣生態與立體浮雕繪本《我早就知道》感動集資中

看「繪本」,對一般人而言,再稀鬆平常不過了。
然而⋯⋯你有想過視障的孩子要怎麼閱讀繪本嗎?

一本讓視障者也可以閱讀的立體浮雕繪本——《我早就知道》。

你有與視障人士相處的經驗嗎?

我第一次實際與視障朋友接觸,是在當時實習的藝術村為視障朋友舉辦的一場「手捏陶」公益活動裡。那天,有位身著鮮橘色背心的志工男孩手把手、耐心帶領視障參與者捏出他想要的燕子的形狀。

那是一隻偶爾飛過天空、偶爾在屋簷角落築巢,我們一點也不覺得稀奇的「燕子」,志工卻必須花上大把時間才能讓他「看見」這輩子或許都無法見到的燕子。

你知道台灣有多少「視障」人士嗎?

「視障」二字並非僅指視覺全部喪失的全盲者而言,其中尚且包括了中重度弱視者與中重度低視能者。根據愛盲基金會引用 數據 ,全台灣領有政府視障手冊者計有 57,291 人,但實際視障人口約計 183,567 人。雖然僅佔台灣人口的 0.8 百分比,但換算起來,也幾乎相當於每一百人就有ㄧ人是中重度視覺障礙。

雙眼,可以說是我們觀看世界的重要媒介。然而當有一群人失去了「視覺」,他們該如何去揣摩另一個人的表情、去細細品味一本書?如今,或許已經能夠透過點字或語音的方式來達成,但又要怎麼讓他們「看見圖像」呢?

《我早就知道》,是一本全立體浮雕且配有盲點字的繪本創作,希望讓視障者可以透過盲點字讀故事,透過浮雕圖像感受繪本中圖像的概樣。

來設計一本讓這些孩子也可以看到的繪本吧!

2018 年的春天,有一群特殊的孩子來到海灣繪本館,他們是惠明盲校的孩子。看到這裡,你一定跟我有一樣的疑問:「有給盲生看的繪本嗎?那是怎樣的繪本?」當天帶隊的惠明盲校主任費駿鴻說:我們找不到為盲生設計的繪本,只能在一般繪本中自己貼上盲點字,或是貼上一些跟圖像相符的材質,讓孩子可以透過觸感去閱讀或是想像圖案。

聽到這裡,當時還只是在創作準備過程中的 玉米辰 ,也是本次文章要介紹的立體浮雕繪本《我早就知道》的作者,不經意地說:「來設計一本讓這些孩子也可以看到的繪本吧!」。

相互重疊的雙手無論是在捏陶或是閱讀繪本時,都能帶給視障朋友們溫暖與信任感。

有關全世界只有台灣有的愛玉子的故事

在那天作者玉米辰與費主任不經意地對話後,《我早就知道》這本屬於木田工場「石虎家族」的第一個故事,就在這樣的機緣下有了新的「任務」:成為一本視障者也能「看見」的繪本。但在成為一本視障者也能「看見」的繪本前,《我早就知道》又是以什麼樣的內容為雛形呢?

《我早就知道》是兩隻小石虎種植「愛玉子 」過程的故事,其中弟弟來虎沒有種植愛玉子的經驗,但總是很有自信的把「我早就知道了」掛在嘴邊。 作者認為這是孩子成長歷程中經常可見的反應,所以用「我早就知道」串聯整場故事

然而,為什麼故事會以「石虎」作為主角呢?這就要先從作者玉米辰說起。

筆名玉米辰的陳旻昱,在 2005 年決定中年轉業,放下手邊工作開始在台灣各地流浪,透過最直接的觀察與生動的內容,真誠地描繪出屬於台灣在地的環境議題,並在台中設立了「木田工場」工作室運用繪本和故事與小朋友對話,藉此讓小朋友更了解自己身處環境的現況。

最廣為人知的作品為 2017 年時,他以瀕臨絕種的保育類動物石虎為台灣世界花卉博覽會設定的「石虎家族」吉祥物系統。

玉米辰認為,「每個地方的人都一樣,當對自己的環境有進一步的了解,必然會提高對它的關心。」因此這次的繪本主題更是以貼近台灣在地的題材「愛玉子」為出發點。

《我早就知道》採用台灣特有的愛玉子為故事主題。愛玉子是台灣特有作物,原生於台灣的中央山脈海拔八百到一千八百公尺的山區,它是一個很特殊的作物,必須跟台灣的特有昆蟲「愛玉小蜂」互利共生,這也就是為什麼全世界目前只有台灣能夠成功量產「愛玉」的原因。一直以來,其他的國家想要仿造我們種植愛玉都不能成功,因此在我們生活中常見的愛玉可以說是台灣的一個「寶」。《我早就知道》就是在如此的脈絡下進行的產物,同時也與木田工場一直以來的創作方向一致:做 1 件事,為孩子創造「故事」;採用「環境」、「台灣」這 2 種題材;使用 3 種載體——「繪本」、「動畫」、「立體書」

從繪本裡可以用手摸出愛玉子雄果與雌果內部的形狀,且了解愛玉小蜂進行授粉的動線,讓視障朋友可以從繪本中「看見」圖像並了解台灣生態。

視障朋友要怎麼「看見」這本繪本?

也因為《我早就知道》被付予「讓視障者也能看見的繪本 」任務,所以書體的設計有別於一般繪本的作法。不過,有很多問題是在開發這本書時就可以預見,其中特別有兩個以往沒有的經驗,第一個是創作團隊完全不懂的「盲點字」,第二則是視障者無法看見的「」。

首先, 盲點字 的部分,多虧有惠明盲校的全力支援,在羅綉靜老師鍥而不捨地來來回回幫忙校稿了十幾次後,繪本因此有了最終完好的呈現。

至於在 圖像 部分,雖然無法讓視障的朋友真的「看見」繪本,但,製作團隊認為或許可以透過他們特別敏銳的觸覺感覺圖案,在繪本中創製「觸感的差異」。於是,製作團隊將 《我早就知道》的全文轉譯為盲文,打上點字,進一步將繪本中的圖像全部打製成浮雕。讓視障者可以透過盲點字讀故事,透過浮雕圖像感受繪本中圖像的概樣。

一本全浮雕的書,印刷沒問題,可是後製加工卻困難重重。像是為了完成浮凸的效果,前前後後打製了 25 個模具,因為模具如果浮凸太高而弄破紙張,整個模具就得重新打製。此外,光是高浮凸的模具、設計及打製本身就已是困難重重。

書體方面採用了「折頁書」形式也是不得不的選擇,因為紙張打上浮雕後,如果用傳統的裝訂方式,浮雕有可能會被打回原形。

《我早就知道》將全書 30 頁完全採用手工貼合及裝訂,拉開全長約 300 公分。

不過,最大的困難其實是在「量產」的過程,因為既有的生產線沒有這樣的經驗,需要許多不同加工廠的協助,還有許多狀況要「特別處理」,因而影響工廠原有的次序流程,甚至有工廠老闆說:「不想要賺您們的錢!」令人欣慰的是,說歸說,工廠老闆還是很努力地幫製作團隊解決相關的問題。

要完成這樣一本書,需要的努力不只是作者一人,也更不只是製作團隊與工廠老闆就能完成的。現在,希望你也能跟我們一起參與這本書的創作過程。

送自己一本,也送盲生一本

「原本以為在海灣繪本館那一天跟陳館長聊聊後,事情就這樣結束了,可是今天看到這本繪本呈現在手上,心中真的充滿無限的感動。最感動的是看到孩子們拿在手上,那種好奇心,那種對於閱讀的喜愛,終於有一本繪本是屬於孩子們可以去看的、可以去摸的一本繪本。」—— 惠明盲校 費駿鴻主任

知名導演吳念真也在 影片 中提到:「透過這本書,可以用觸摸的方式去了解台灣愛玉子、共生的感覺。不是幾個朋友直接湊出錢,作者他希望是大家一起來出資,當你出資你才會來重視它,並一起參與了這本書的創作過程。」還提到他常常覺得台灣似乎永遠缺少一個大家可以一起完成、讓孩子可以微笑的事情。

現在在群眾集資平台嘖嘖網站上,關於這本 立體浮雕繪本——《我早就知道》的預購式專案 ,在 3 月 11 日熱騰騰地上線了,雖然初步募資金額只設定 10 萬元,也因為大眾熱心的響應已經超過當初所設目標,但是就如吳念真所說的:「一起來參與這本書的創作過程吧!」買一本給自己收藏以外,其實還有更多方案可以選擇,像是:買一本「給自己」,順手送一本「給盲生」喔!

《我早就知道》立體全浮雕|讓視障者也能見」的繪本

讓我們一起「看見」!

募集數字是截至本篇報導撰寫的當下:2019 年 3 月 14 日(圖片來源:嘖嘖

我也要贊助

(持續預購募資中)

延伸閱讀:

「這麼美的街屋,它的故事就讓我們繼續說。」支持台南新化歷史街區創生計畫

(本文提供合作夥伴轉載。)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