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導讀:

根據統計,女性在週末做家事的時間比平日還要多。明明應該是拿來放鬆心情、做點休閒娛樂的時間,卻大量被家務事佔領。因此有人提出:「不要在週末打掃房子。」把這些時間拿來看書或看電影吧。

(責任編輯:陳姿伃)

文/Katrina Onstad(作品經常出現在《紐約時報》和《Elle》)

我們之所以會感到時間不夠用、緊張窘迫,是因為週末是一週當中我們可以處理大小家務事的唯一兩天。換作是我祖母當家的那個年代,這些家事雜務大概在平日就做完了(神不知鬼不覺地,但家人可能不會感激她)。

我想像一九四○年代我爸爸還是小孩的時候,他的母親是全職主婦;趁他們兄弟姐妹去上學的期間,她一人在家就把家務搞定了。當然,他們這家子到了週末就不會有家務清單要完成、也不必進城東奔西跑去採買。不像我,有時週六早上我會把孩子通通叫過來,跟他們宣布:「好市多」。他們一聽到這三個字,馬上就用一種非常誇張、有如農場動物生產時的哀嚎聲抗議。這真的很好笑,但也很可悲。

女性在週末做家務的時間飆增

如今,女性佔全美勞動力的百分之四十七,有小孩的婦女外出工作的比例則將近百分之七十。數十年來,這兩項數據不斷往上攀升。然而,即使投入許多時間在工作上,女性仍然肩負家中大部分的勞務。在皮尤研究中心二○一二年的一份報告裡發現,美國母親花在無薪工作上的時間幾乎是父親的兩倍:她們每週花費三十一小時照顧孩子和家務,父親則花費十七個小時。(我不禁想起喜劇演員黃阿麗說過的一則笑話:「我才不要挺身前進,我只想躺在床上。」)這意味著父親擁有更多的空閒時間,他們也更能充分利用週末。週末期間,爸爸平均每天閒暇時間為五.五個小時,而職場媽媽則為四.三個小時。職業婦女在週末照顧孩子的時間或許變少了一點(從平日每天一.七個小時到週末的一.三個小時),但是週末兩天的總家務量則從平日每天的一.八小時,飆增到二.七個小時。所謂的「性別休閒差距」,指的正是這樣的男女不平等。

可悲的是,如此離譜的現實早已不是新鮮事。從歷史上看,除了《唐頓莊園》裡考利太伯爵夫人這類上流社會的有錢太太以外,多數女性從來沒有太多的休閒生活。用來反思或休息的自由時間,向來是男人才享有的特權—拜別人付出勞力所賜,而這個別人通常是指婦女。

其實,從古至今的女性一直在工作

女人一直以來都在工作:中世紀農村婦女的農耕、養雞養鴨、紡亞麻和織羊毛;城市婦女經營商店和旅館;就連貴族婦女也得幫著丈夫管理莊園。況且,無論處於哪種階層,女人總是持家的那個人。維多利亞時代或許把女人奉為「家中的天使」,是順從的家庭女神和全家人的道德核心,但多數維多利亞時代的女性依然得工作賺錢養家。

事實上,在一八五○到一八七○年代間,英國女性就業的比例曾一度達到高峰,直到二次世界大戰後才再次打破當時的記錄。換句話說,維多利亞時代中期有三分之一以上的勞工婦女賺錢養家,從事幫傭,或釀酒和洗衣這類的行業。在工業革命期間,女性則會到工廠當生產線作業員。

現實世界根本沒有閒閒沒事的女人

至於成天閒閒沒事、在大房子裡度過漫漫長日的「家庭主婦」形象,其實是近代才出現的,是戰後繁榮的產物。然而,現實世界裡根本看不到那種整日閒閒沒事的女人。在一九五○年代的週六和週日兩天週末裡,婦女可能排滿了教會事務和家庭社交活動,包括自己娘家和公婆家都得打理好。由於家庭是生活的中心,新中產階級的婦女還得為了款待客人而採購和準備。因此,即使在週末,女性也很少「關機」。

看完以前的例子再回過頭看,現在的家務分工比以往任何時候都還要均衡。異性伴侶間正逐漸走向平等。儘管很慢;雖然還不到一人一半,但至少愈來愈接近。那麼,為何還有這麼多的婦女在週末時感到負擔過重呢?

當我問別人週末做什麼的時候,最常聽到的回答竟然是「家務事」,這讓我很驚訝。有個令人不悅的事實(有些人可能會說是陰謀),那就是:女性在一九八○年代紛紛進入職場,減少在家的時間以後,教人如何持家的行業竟再度風行起來。瑪莎.史都華從當年紅至今日已有三十年之久,打造完美居家的壓力已經從雜誌轉到我們網上的訂閱消息。

房子成為現代女性的牢籠:必須保持完美家居形象

從瑪莎.史都華到時尚網站GOOP,女性不斷受到「現代生活風格」的轟炸,驅使她們追求一個永遠不可達成的夢幻家居。據全國廣播公司(NBC)「今日母親育兒網」的一則專欄發現,在七千名受訪的美國母親裡,有百分之四十二的人表示自己飽受極大的「Pinterest 壓力」:擔心自己的家不如 Pinterest 上頭發布的完美家居照片。女性已經背負著工作和養兒育女的雙層重擔,如今家務事還成了第三層暴行:房子變成她們的牢籠,逼著她們精心裝飾和維持整潔。

顯然地,要讓女性擺脫這些壓力、拿回休閒時間,唯一最重要的辦法就是:讓男性多分攤一些家事、多放棄一些空閒時間。社會改革是關鍵所在,這樣才能讓婦女拿回她們在努力平衡工作和家庭之間所喪失的時間。這當中包括改善兒童保育的公共政策、施行更好的工作模式,例如「職務分擔(這才符合當今人們生活的實際現狀);如此一來,方能緩解多數家庭時間不夠用的問題。一旦我們的工作週獲得改善,我們的週末也會變好。

當然,還有另外一個比較簡單的治標方法:不讓家事佔用自己的時間。像我那位瑞典朋友艾美提絲,她從不在週末打掃,因為她的週末要用來體驗生活、而不是用來打掃。許多其他家庭會把打掃和家事拆解成一小塊、容易完成的任務,均攤到平日那五天完成。即使它們不見得符合性別平等的原則,我還是喜歡這些實用的技巧;至少這些方法感覺能實際幫我們拿回一些時間。

不要在週末打掃房子

部落客艾琳.杜蘭德(Erin Doland)推崇「一天一室」的生活守則:「每天花半小時打掃一個房間,就不用在週末清理整間屋子。」如果你平日無法打掃,那就利用週末一小段時間清理(譬如說,週六上午九點到中午)。假如時間到了你還沒打掃完,就停下來別再繼續。其實,你的房子已經夠乾淨了。正如小說家露西.卡文迪許(Lucy Cavendish)接受 BBC 廣播《女性時間》訪問中,解釋自己為何將家務事減至最低:「有些人不能忍受普通的零亂,但我可以接受。我的房子並非我的城堡,它不等同於我。我可以理解為何整理房子能讓某些人有掌控的感覺。我也愛保持家裡整潔,但我不打算花好幾個小時去清理烤箱。試圖保持房子整潔,可能會害你變笨。畢竟人生太短暫,我寧可拿這些時間去看書或看電影。」

如果你有孩子,就等於有了幫手,那麼你下個週末就有辦法去看電影了。讓孩子分攤家務雜事,不僅可以減輕自己的負擔、偷回一些時間,同時也是很棒的教養方式。做家事有助於孩子發展自我控制和自力更生的能力;然而,根據二○一四年的一項調查發現,雖然有百分之八十二的成人表示自己小時候經常做家務,但只有百分之二十八的人要求自己的孩子做家事。我們不想剝奪他們自給自足的能力,對吧?所以,當你把拖把交給孩子時,不妨將這樣的想法告訴他們吧!

反正就是不要獨自當灰姑娘

另一種比較沒有那麼「悲慘灰姑娘」的方式就是:親子一同做家務。我有位朋友是個單親媽媽,每個星期六早上她都跟兒子一起度過:她兒子用吸塵器清理公寓,她擦拭家具;然後在她清理廚房時,她兒子就在一旁玩樂高。這只是個開始,畢竟他才七歲!全家人分工合作完成家裡的苦差事,不僅做起來沒那麼無聊,也把這樣的家庭價值傳達給每個人:「我們同心協心把這個地方變乾淨,讓所有人都住得舒服。」

讓孩子一起加入做家事的行列

孩子能做哪些家事,取決於他們的年紀和能力,但有些比較有趣的家事其實是親子高品質相處、寓勞動於玩樂的大好機會。幾年前,我先生打算在院子裡架設一道圍籬,當時我們四歲兒子就圍著工具腰帶、靜靜地站在一旁,每當我先生需要釘子時,他就一個一個遞給他。我們到現在都常開玩笑,說他站在那裡幫了好長時間的忙;還說他小小年紀就如此專注工作,而且十分自豪能夠跟父親合作無間。你說他年紀太小、不適合拿釘子嗎?或許吧!那他們父子是否也因此得到一個美好的下午呢?當然囉!

想找回更多週末該有的快樂?

週末的快樂效應

這裡買

(本文書摘內容出自《週末的快樂效應》,由時報出版授權轉載,並同意 Vida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首圖圖片來源:《月薪嬌妻》劇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