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小偷家族》劇照

無論何時,「家」永遠是心中最溫暖的明燈。

由日本相當知名的療癒系導演是枝裕和所執導的《小偷家族》,榮獲坎城影展金棕櫚獎,在台灣也廣受觀影人好評。劇情主要講述日本一處破舊平房的一家五口,主要依靠父母打零工和老人津貼過生活,但爲貼補家用,平日也會以偷竊、色情行業賺取外快,一次偷竊行動後,父子發現社區附近挨餓的小女孩,便將她帶回並加入這個大家庭,展開新生活。

是枝裕和向來以寫實的社會議題,如被拋棄的孩童、窮困的社會、偷竊犯罪等作為拍攝主題。卻使用溫暖日常的方式去詮釋,電影通常不會有峰迴路轉的劇情,也不會有高潮迭起的狗血片段,我們看見的是社會真實的樣貌,殘忍卻平淡如水。在觀看這些赤裸、黑暗的世界同時,卻又被人類最渺小的愛賦予感動。對於這部電影,是枝裕和是這樣說的:

「我將這十年來一直在思考的事情,全部融入在這部電影當中。」

到底大導演在思考些什麼呢?請大家務必看完《小偷家族》才能夠體會。

(以下涉及劇情有雷,請斟酌閱讀。)

圖片來源:《小偷家族》劇照

#「『因為愛妳才打妳』之類的話全都是騙人的!如果真的愛啊,就會抱抱你才對。」

扮演媽媽角色的信代,在過去曾飽受前任家暴與虐待,而家中的新成員百合,受到原生父母的虐待與忽視。兩個相像的靈魂因為同樣的傷痕產生連結,發展出母女之愛。

我們都是從父母那邊學習「愛」為何物,信代雖然跟百合沒有血緣關係,卻以媽媽的角色慢慢教百合什麼是愛。為了掩飾百合的原本身份,他們打算燒掉她的舊服飾,於此同時,信代緊緊抱著百合,告訴她:真正的愛應該是這樣才對啊!即使給予再多的物資,暴力本身就不是一種愛。

不管是情人之間、父母與子女之間,愛不應該成為暴力的藉口,去體貼別人、關懷別人才是真正的愛。

#「只不過生了小孩,就有資格當母親嗎?」

由實力派女演員安藤櫻所飾演的媽媽信代,一直無法生育小孩,面對被原生父母拋棄的百合更是母愛爆發。之後因為「誘拐孩童」而遭到逮捕,面對警察的質問,她反問:「只不過生了小孩,就有資格當母親嗎?」但警察又反擊:「沒有生過孩子,更沒有資格當媽媽吧。」信代瞬間啞口無言。

但前面的劇情鋪陳,我們可以知道信代是如此用心的教導兒子祥太和女兒百合。面對百合尿床,是更加細心的照料,在浴室和百合一起看彼此的燙傷痕,抱著百合,悄聲教她什麼是「愛」,一起聽煙火等等。誰才有資格當母親,昭然若揭。

據說演員安藤櫻在拍攝被警察訊問的橋段時,事前並不知道會被問到什麼,她的反應是最真實的,也因此打造《小偷家族》中最令人動容的一段長鏡頭畫面,我們看到安藤櫻的欲言又止、潸然淚下,演員確確實實的帶入信代這個角色,讓一切不再只是戲劇,而是如同現實般的真實。值得每位觀眾進電影院,只為觀看這段劇情!

圖片來源:《小偷家族》劇照

#「叫孩子去偷東西,你不覺得羞愧嗎?」
「我沒有其他東西能教他了。」

如果以一般的社會角度來看待主角柴田一家,男盜女娼,實屬社會最底層的人物。父母教導小孩偷竊,奶奶聽聞孫女從事色情行業,竟然不加以阻止,反而覺得是筆賺錢的好生意?

但真正低劣的,是他們嗎?我們可以在電影裡看到更多角色,拋棄子女的年輕爸媽,面對記者卻滿口謊言;將離家子女硬生生送回原生家庭的社會,卻不在意孩童為何想離家;不在乎女兒的生活情況,面對外人卻製造幸福家庭的假象。

柴田一家雖然窮困、惡劣,甚至犯罪,我們從他們一塊吃可樂餅、一塊去海邊嬉戲、在看不到煙火的破舊之家「聽」煙火聲,這些深沉有力的情感,卻是比那些戴著面具的上層社會人更加真摯,不禁讓人思考:究竟什麼是「家庭」?非要有血緣關係不可嗎?

面對警察的強力指控:「叫孩子去偷東西,你不覺得羞愧嗎?」扮演父親角色的治感到相當慚愧,只能無力地回道:「我沒有其他東西能教他了。」卻不知道自己在孩子們面前扮演多麽偉大的角色,雖然道德上錯誤百出,卻給予「兒子」祥太、「女兒」百合許多歡笑時光。

#「爸爸。」

劇中的「爸爸」治總是跟「兒子」祥太組隊偷竊,從以前到現在培養出好默契,甚至在「妹妹」百合的加入後,祥太還鬧起了脾氣。我們可以到很多次治想要讓翔太叫他聲:「爸爸」,祥太卻不知為何總是無法說出口。

其實許多劇情的開展與鋪陳都是與「兒子」祥太一起成長,與父親的偷竊、遇見妹妹百合,而後一次偷竊中,遇到雜貨店老闆的明知暗示,明明知道他們在偷竊,卻好心的送了零食,只說了句:「不要再讓你妹妹做這種事了。」喚起祥太心中的掙扎與拉扯,之後刻意被店員發現偷竊,讓這個底層家族攤開在陽光下。這個家的一切始於社會,被社會撕裂,卻又再次融入於社會,回歸其本質。

而後這個「小偷家族」分崩離析,祥太被社會安置,於劇情後段與「爸爸」治一同出遊釣魚、吃麵,也坦白說出自己是蓄意被抓的,治只淡淡的說了聲:「是這樣啊。」並沒有責怪之意。最後祥太搭乘公車離開,僅僅用了嘴型說聲:「爸爸。」展現了他對治的感謝之情,感謝你一路陪我走過成長的迷惘,無論好壞,感謝你的搞笑歡樂,不論血緣,感謝一路上的愛。

「祥太」這個名字是「爸爸」治取的,事實上是跟治的本名相同,藉由「父子同名」更透露出治的期許與對親情的想望。

圖片來源:《小偷家族》劇照

是枝裕和說:「電影應盡量用不直接說出悲傷或寂寞的方式,來表現悲傷或寂寞。」

劇中並沒有刻意狗血的煽情片段,從日常生活切入觀點,我們彷彿成為《小偷家族》的一員,卻從每個角色背後看到社會各種不同形貌的悲傷,是枝裕和用一幕幕鏡頭展現悲傷與寂寞,更是《小偷家族》值得去看的一大特點。在那個看不見煙火的破舊平房,彷彿還能聽見一家六口的嬉鬧歡笑,伴隨著煙火的轟隆聲響。

(本文提供合作夥伴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