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園機場是國際旅客對台灣的第一印象。它的演進變化,映出了台灣的時代史。

1978年完工的第一航廈,造型仿效美國杜勒斯國際機場,也反映了那個遙望太平洋彼端的年代。在那個經濟飛速成長的年代裡,我們正在努力擺脫貧窮感。美國作為世界首席大國,他們的機場形象,成為了我們學習的對象。

仿效,是學習成長的必然階段。

在硬體的仿效中,我們慢慢摸索出自己的道路。近年,在日本建築師團紀彥的協力改建下,第一航廈保留了原有的預力混凝土牆面,增加了懸垂線技術的屋頂結構,用現代的技術呈現了傳統屋頂曲線。這意味著我們對往昔的沿用尊重,也加入了新的建築技法。

硬體上,固本求變,蛻變出桃園機場的外在風貌。

從仿效美國,到引入日本資源,有一天,台灣的建築師會替桃園機場增添新的樣貌,走出自己的風采。

從硬體走到軟實力

外在與硬體,是人們最容易注意的環節。一個人要展現出良好的風華氣度,首先要追求的是「體面」,這意味著良好的行為舉止、合宜的穿著選配和追求細節的巧思。

在文化發展的初期階段,外在比較容易被看見。然而,在發展的過程中,人們也慢慢了解到,文化的建立,內外是一體兩面,相輔相成。外在/硬體發展到一個階段,我們就開始講究內在/軟體的軟實力。

如果說,硬體像是「固體」一樣,明確而不易改變。那軟體就像是「液體」甚至是「氣體」,具有變化流動的性質,難以指明,卻又無所不在。

因為軟體不易掌握,它的價值也經常被低估。人們旅居世界各地,經常被規模更大、設備更新、人潮更多的建築物吸引,以為那就是我們要追求的方向。

如果全世界的機場都一模一樣,這究竟是「世界大同」的烏托邦,還是無盡複製貼上的夢靨?

如果世界每個人都是同一個臉孔、同一套裝扮,那非但是呆板無趣,甚至是有點恐怖了。

我們在生活中,難免會追求一些標準化、國際化的生活標準,用來建立跟他人合作聯繫的橋樑。但與此同時,我們也相信每個人有獨特的價值,有跟別人「不一樣而美好」的地方。

探索台灣擁有的「不一樣而美好」,就是建立軟實力的過程。

作為台灣國門的桃園機場,應該是甚麼樣子?我們可以選擇回到過去,一味的仿效他人的外在/硬體,也可以回過頭來思索:台灣需要怎麼樣的機場?如何讓機場呈現出台灣的樣貌?

茁壯中的文化新芽

 思索的歷程中,桃園機場的風貌慢慢改變,文化新芽正在成長茁壯。

「在旅行的路上,有些事我們慢慢講,有個熱情的地方名字叫臺灣……」

在桃園機場的藝文廊道上,方文山作詞,徐佳瑩作曲演唱,書畫大家朱振南揮毫,放慢了旅客的腳步,成為了民眾出入境時印象深刻的風景。

流行與傳統文化的結合,展現了台灣世代融合的活力。

從第二航廈出境的旅客,總不自覺地仰望那超過三層樓高的大型植生牆。這座蘊含台灣形狀的牆面,由多種展現本地特色的植栽組成,無疑是台灣文化的縮影。

台灣文化像是百岳,層層堆疊出雲海豐厚的壯闊景象;又像是蘭花,複雜多變,站在植物演進的頂點。這座島嶼有自然美景,也有繁華絕美的現代感。

現代與鄉土,乍看之下,是個必然衝突的命題。然而近年來,「越在地,越國際」的理念,逐漸為人所知。生活根基的在地文化,蘊藏日積月累的品味智慧,不但不會被全球化的浪潮擊潰,更能提供國際旅客高品質、高差異的獨特選擇。

桃園機場的免稅商店,除了各國常見的大品牌外,也在地結合的用心。在台灣農特產品商店的專櫃裡,茶葉、鳳梨酥、乾香菇、竹炭、琉璃、陶瓷、漆器、木雕等農產品及工藝品,與台灣在地商家合作,呈現台灣特有的精緻文化。

真正的國際觀,不是拋棄過去、仿效他人,而是從在地的文化中淬鍊提升,端出獨一無二的菜色。

軟實力,就是將內在的涵養思索,歸納整合,展現於外的過程。

這過程最為艱難之處,在於無法立竿見影。透過長久而不間斷的細膩灌溉,才能讓新芽茁壯成為大樹。

在機場的演變中,我們也慢慢找到自己的特色。

服務品質蘊含著台灣人的涵養

服務品質,是軟實力中無形而又無所不在的「氣體」。它看似基本,卻是一門扎實的技術。

離開這座城市,前往下個城市,有新的風景也有未知的挑戰。旅客在機場裡匆忙行走,期待與雀躍,也可能在緊湊的步調中轉為焦躁與不安。

不同於一般的商業場域,機場除了要符合海關及飛航安全的各種規定,也必須跟上旅客的心情節奏。這不僅需要專業的職場訓練,更需要秉持熱誠與同理心,才能給予不同的旅人,同樣真誠親切的服務。

桃園機場的服務品質評比,近年來始終維持一貫的高水平,不僅屢屢獲得國際機場協會的服務品質前三名,今年在 Skytrax 的比較中更大幅躍昇至全球品質百大機場的第十五名,甚至在服務品質的排名,也連續五年擠進前三名的位置。

透過機場從業人員的協同合作,興奮雀躍的心情被小心翼翼的呵護著。沒有漏接,不會變質,在難以消去的記憶節點上,旅途的溫情完美傳遞。

台灣的服務品質,一直是國外旅客感受到親切美好的記憶點。機場的高服務品質,反映了我們的文化特性:溫和、樸實,人情味。

面對每天都會看到的熟客,要了解需求、建立口碑、提供服務並不困難。面對世界各地的旅客,五花八門的難題,則是不折不扣的挑戰。

越是艱困的挑戰,越能反映出服務人員最根柢的價值。

台灣人最能體會的「台灣味」

在繁忙緊湊的節奏中,稍縱即逝的步調裡,還是能把旅客當成自己家人一般親切對待,這是台灣人溫和好客的文化特性,也是由內而外展現的人情涵養。

這份涵養乍看之下並不絢爛耀眼,但擁有寶玉質地的溫潤。在離開台灣許久之後,這份溫度留存在旅客的心中,預約了下一次的來訪。

從有形的硬體到無形的軟件,從仿效學習到淬煉獨特。機場的變化,來自於一個名叫「台灣」的情意結。它潛藏在我們心中,陪我們走過不同時空。唯有台灣人才懂,什麼是真正的台灣味,又如何將這份氣味留存,融入往返飛行的航站。它不是最驚艷,卻是最對味;它不是最亮眼,卻是最不散;它,是我們自己。

在這快速、巨大、規格化的時代氣氛中,「台灣味」在桃園機場溫暖明亮。這塊土地與台灣人交織的情感,一步步的濃縮在台灣的門面上。每一次的造訪,每一次的離家,每一次的返鄉,都讓人們更清楚台灣的樣貌,日益多元豐厚,不一樣而美好。

(本文訊息由合作夥伴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