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起真實發生的案例,美國男嬰Shepard因保母疏忽死去,以下是父親Derek自述整起事件(資料來源:POPSUGARParenting):

Shepard十一個月大,是個快樂又健康的寶寶。他通常是笑著的,除非有什麼事出錯了,他才會哭起來,直到你解決問題,他又會恢復天使般的笑顏。對不孕多年的我和妻子Ali來說,他是上天給予的特別禮物,他的人生本應該有無限可能。

但在2015年4月6日,我們的人生從此被改寫。

我們在居住的奧克拉荷馬州找了一家家庭托育業者(In-House Daycare,將孩子帶到保母家的私人托兒所)來照看Shepard,並選擇了一位受朋友推薦,只顧教師小孩的女人。這代表她在暑假和學校假期時不會上班,這很理想,因為我就是一位老師。

4月6日那天一早,我出門上班去,走之前還親了親Shepard和Ali,我永遠忘不了孩子笑著目送我的樣子。那天是個星期一,是Shepard到保母家的第五天,他在上週末第一次流鼻水,起床時還有些鼻塞,但他很有活力,所以我和Ali不是太擔心。

把孩子帶去保母家後,Ali傳訊息告知托兒所讓Shepard睡在嬰兒搖床上,這樣他就不用平躺,可以稍微傾斜一點睡。她本來是這麼打算的,但當她到保母家看到搖床的模樣時,就覺得她不能讓Shepard睡在那上面。

讓嬰兒在搖椅上睡覺是很危險的事情

事實上,那位保母在十天前才被美國衛生及公共服務部開罰,因為她讓另一個嬰兒在搖椅上睡覺,他們警告她讓嬰兒在搖椅和汽車安全座上睡著是很危險的事情。

那天,當Ali正在整理尿布包的時候,她發現忘記帶奶瓶了,所以她跑回家裡去拿。她還是很擔心讓Shepard平躺會讓他病得更重,所以她從家裡拿了保母曾用過的嬰兒背帶,這樣他就不需要躺下來了。

Ali也同時向醫生要一份醫囑,這樣保母就可以多一個選擇,讓Shepard使用搖床。當Ali重新到保母家時,保母提議她可以把搖床擺在沙發前面,這樣如果政府派人來稽查,她就能馬上把Shepard抱起來,這樣能確保她不會再次受罰。

Ali也覺得這樣保母能更好的看著Shepard,放下心的她就去公司開會了,同時告知保母,醫生會在早上9:45把醫囑傳真給她。

在中午12:51的時候,托兒業者打給Ali,並告知她快點到保母家來,保母回報Shepard停止呼吸了,她已經打給911,警方和急救人員已經趕到家中。

Ali要求把電話給急救人員,聽完後,她知道現在情況不怎麼樂觀,所以她打給我。我在課堂中間接起了電話,告訴學生們我需要馬上離開,我的兒子終止呼吸了。

我衝向車子,拚命般開到保母家。當我趕到時,我看到我的兒子在擔架上被推出保母家。他們仍然在搶救他,但告訴我Shepard還沒有自主呼吸和心跳的跡象。

當我和救護車一同開往醫院的同時,我得做好心理準備,我的兒子可能回不來了,我的餘生可能都得面對喪子之痛。我們抵達了醫院,他們推著Shepard進入急診室時,我親吻了他的額頭。

他全身冰冷。

周圍的醫護人員面帶憐憫的看著我們,警方、偵查人員和衛服部的人員都等著要詢問我們,而我們卻得和擔架上還插著管的兒子告別。

和不知情的我們不同,保母曾被衛服部警告且告知過嬰兒睡眠用具的安全須知,她知道把孩子放在搖椅/搖床/安全座椅中睡覺有多危險,也知道會增加嬰兒猝死的可能性。就在前十天,她才被警告過,但她依然把我兒子放進搖床中,任由他滑下去直到失去呼吸,窒息而死。

他沒有機會求救,因為門被關緊,而且房中沒有任何監視器。更糟的是,那名保母在那時分了心,因為她路過的朋友打算把兩歲兒子丟給她,自己去吃午餐。

她再次查看Shepard的情況時,已經過了兩個小時,而他早已因為窒息臉發黑。

直到現在那間托兒所仍未被受罰,Shepard的案子還沒結案,但我們仍相信正義會還我們公道。

這不是一個意外。

保母知道搖床的危險性,而且放任嬰兒獨自待在一間關起門的房間兩小時實在太久了。

Shepard不能白死,我們呼籲所有父母,所有不安全的嬰兒睡眠用具都是危險的

  • 嬰兒不應該趴睡,永遠都讓嬰兒正面朝上睡覺。
  • 當使用安全座椅或嬰兒背帶時,要隨時在旁邊調整他的姿勢,確保他不會因為亂動而阻塞呼吸道。正確來說,除了在車上之外,最好在任何情況下都不要讓嬰兒坐在汽車安全座椅上。
  • 無論是不是睡著,永遠不要讓寶寶待在鬆開或沒有繫好帶子的用具上,這樣他才沒有機會亂動而導致窒息。

你可以關注他們為Shepard成立的粉絲專頁

(參考資料:POPSUGARParenting,圖片來源:Shepard成立的粉絲專頁Shepard’s Wat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