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via Pexels

《VO》與其緊盯者對方,希望對方只看你,不讓他跑掉。還不如先找到自己的人生立足點,知道自己是誰後,找個跟你望向同個方向的人在舒適的關係中共渡生活。

(責任編輯:李恬芳)

文/日本三大女作家之一角田光代

「愛不是彼此凝視,而是望向同一個方向。」——摘自法國作家聖.修伯里(Saint-Exupéry)的名言

沒錯沒錯。彼此凝視真不是普通疲勞,真的啦,不騙你。

各位曾有跟劈腿男交往的經驗嗎?我有。應該說,我從十幾歲一開始跟男孩子交往,直到前幾年,除了一個人之外,每個交往對象都一副很自然地劈腿。

如此極端的經驗,當我在採訪或對談時不小心透露之後,在座的編輯、撰稿人以及攝影師,多半都感到很驚訝,之後還發自內心同情我。從大家驚訝的程度來看,似乎劈腿男(女)存在的比例並不高。

可是呀,眼中只看到劈腿男的話,對這件事就覺得沒什麼了,腦中自然也不會浮現像是什麼運氣不好啦,或是缺乏挑男人的眼光之類的話。

雖然在過去特別的經驗中沒受到什麼傷害,然而,在從來不曾有過劈腿介入的狀況下,經歷過一次次的交往,仍難免在意這樣的關係其實隨時都隱藏著劈腿的風險,令人疲憊。

我猜想,這樣的疲憊大概就是「必須分分秒秒凝視著對方才行!」的感覺。

講到劈腿,一般很容易認為無論男女,總之就是都會隨時看著其他人,其實不然。遭到劈腿的一方,隨時都想著「不要東張西望,看這裡啦!」緊瞪著劈腿的一方;而劈腿者心裡想的永遠是「是這個好?還是那個好?」乃至於「這個挺好,那個也不錯耶。」同時凝視兩人,甚至三人。

因此,怎麼可以東張西望呢!隨時都要緊盯著對方,尋求眼神的交會呀!像這樣,一天二十四小時之中始終彼此相望的關係,讓雙方身心俱疲。

因此,對於身陷劈腿風暴之中還有辦法聽其他人的話,我深感佩服。這無關道德面,而是體力的問題。差不多像是看到同年紀的友人在做完五百下仰臥起坐之後還一派輕鬆的那種佩服。

聖.修伯里的這句話,我認為非常中肯。想想每一任毀滅性的情人之間,全都是凝視著彼此。因為劈腿、因為詛咒的束縛,他們絕不別過目光,甚至放棄進入外面的世界(當然,其中也有在感受到劈腿問題同時仍能一起望著同一個方向的情侶)。

能夠一起看向同樣遠的對象。這樣的定義多簡單!站在面對世界的鄰近位置上,具備類似的視力。只要有這些共同點,其他事情似乎都不怎麼重要了。

不需要時時彼此凝視對方的戀人,到了不得不分開的時候,不會是因為第三者的介入,也不是因為外在的因素,而是因為兩人的立足點和視力出現差距。這對彼此都不會造成傷害。

回想年輕時老為劈腿問題所苦的我,還有我那些交往的對象,我們一定都沒弄清楚自己的立足點吧。不曉得自己究竟站在哪裡,不知道該用什麼樣的角度來面對世界,自然也無法找到能跟自己並肩望向遠方的對象了。

延伸閱讀:

怕受傷更要付出!情感講師:很多人都錯以為找到「對的人」就不會再受傷了

說到愛推薦好書

《名為我的天體,名為他的宇 宙》

這裡買

(本文書摘內容出自 《名為我的天體,名為他的宇 宙》,由時報出版授權轉載,並同意 Vida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