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via Visualhunt

《VO》導讀:

不安和寂寞是每個人都會有的情緒,但當這兩個情緒越來越壯大,內心會非常糾結痛苦。其實只要換個處事態度,就能和它們和平相處。

(責任編輯:李恬芳)

文/松浦彌太郎

搞不好,這才是最難以對付的情況:「不明所以的不安和寂寞。」

覺得自己彷彿茫然置身在黑色的雲霧之中,卻又不知是出自什麼原因;不知道自己是為了什麼不安,又為何會感到寂寞、感到恐懼。

這個時候,我會選擇採取行動。因為光是用腦袋想,不安和寂寞的情緒並不會消除。因此煩惱到某個程度後,我就會思考「我該怎麼做」

只要秉持「我不是要解決這件事,只是想調整一下狀況」的心態,想必你便能不退怯地展開行動。

如果什麼都不做,任由自己繼續煩惱下去,你的心很可能會因此生病。

我希望今後的生活能夠更積極,該怎麼做才好?

有一次,我這麼請教一位我很尊敬的編輯前輩。

這位名編輯和我不是會私下約去吃飯的關係,我們之間並沒有親密的私交;而且對方是雜誌業界的重量級前輩,是我沒有資格親密往來的大人物。不過每當我感到不安,心中抱持著「對我所做的事,世人究竟是怎麼想的?」的疑問時,他總是那個第一個寫明信片給我的人。

但這位編輯已是出版界的大前輩,被大家公認為無出其右,想必早已人脈豐富,不再需要建立人脈了。儘管如此,這位名編輯如果聽到自己不懂的事,即便是面對年輕人,他也會坦言不知,表明「願聞其詳」,向對方討教。聽見有趣的回答,他也會開心地笑道「這可好玩了!」好奇心旺盛。

正因為他是這麼一位了不起的人物,我便嘗試向他討教,請教他是如何處理不安和寂寞,以及他積極面對生活的祕訣。

「首先,要忍耐。然後,要捨棄自尊。」這是名編輯對我問題的答案。

所謂忍耐,就是指要接受別人的意見。對方在三十年的編輯生涯見過形形色色的人,可說是傾聽對方說話、聽取別人意見的專家。

他對壓抑自己——也就是忍耐的重要性,想必再清楚不過。忍耐,也代表選擇不逃避。

這位名編輯看著許多青年人一路成長,也看到他們之後的發展,他和我分享了一件事。他說:

「聰明的人、品味好的人、努力的人、勤勉的人,靠著努力和才華可以達到某種程度的成功,但他們往往無法再更上一層樓。因為光靠努力和才能是不夠的。此時阻擋他們成長的便是自尊。」

無法捨棄自尊的人和無法忍耐的人,都無法獲得真正的成功。由此可見,忍耐和捨棄自尊有多麼重要。

自尊也有真正的自尊和冒牌的自尊之分。

真正的自尊能夠保護自己,但許多人一心認定是自尊的東西卻是冒牌的,冒牌的自尊並不能保護自己。誠如名編輯所言,冒牌自尊是應該捨棄,因為那也是「不明所以的不安和寂寞」之所以發生的原因之一。

冒牌自尊是種為了「保護自己、向人炫耀、打壓對方」而存在的鎧甲。雖然看似是以堅硬的金屬製成,但一碰就會粉碎,十分靠不住。

「你看我多厲害」,一下子誇示自己的能力;「我是這麼想的」,一下子把自己的看法強加在對方身上,總是要把自己比別人優秀的地方表現出來。

但那些行為其實都是源自於自己內心的軟弱。冒牌自尊是由無法脫下鎧甲的不安和寂寞所孕生出來的,根本就靠不住。

學會忍耐,捨棄冒牌的自尊,積極地度過每一天

就算做到這些事,我們仍舊無法與「不明所以的不安和寂寞」徹底切斷緣分。每當我們忘記它的時候,它一定又會探出頭來,糾纏我們。

遇到這種時候,就把那些令你感到不安的事、令你覺得寂寞的事,以及自己為什麼會覺得受束縛的原因,全都寫在紙上吧。向別人傾吐也是一種作法,不過就如《安妮的日記》裡所寫的,「紙張比人類更有耐心」,不管你心中有多少話,紙張都願意傾聽。

你也要知道,如果只是抱著膝蓋等待某人伸出援手,期待對方治癒自己的不安和寂寞,那並不能解決任何問題。

英國作家喬治‧ 艾略特(George Eliot)留給我們一句話:

“It will never rain roses: when we want to have more roses we must plant more trees.”(天空可不會下玫瑰雨。想要更多玫瑰花,我們就得栽下更多樹。)

不是只有你一個人心中懷抱著「不明所以的不安和寂寞」。恐怕這世上大部分的人都和你一樣有顆軟弱的心,大家都各自揣著不安和寂寞。

如果你能夠承認自己心中的不安和寂寞,並且擁抱它,珍愛它,你便能去愛其他同樣懷抱不安和寂寞的人。

我覺得,這也是緩解這世上所有的不安和寂寞的好方法。

找自己推薦好書

《不能不去愛的兩件事》

這裡買

延伸閱讀:

二十多歲的你生命裡應該有這幾種朋友:浮誇友、慾友、醋友、見色忘友
沒工作、沒錢、沒伴真的不可怕!「沒有」的狀態讓我發現更多潛在快樂
比跟朋友講心事有用!焦慮不安很痛苦時,就「送東西」給別人

(本文書摘內容出自《不能不去愛的兩件事》,由麥田文化授權轉載,並同意 Vida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