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推薦這本書:探索人格潛能,看見更真實的自己】

你是否聽過別人對你說:「你真的很沒創意耶!」又或者是「你真是天才,你怎麼能想到這個?」別人的評價往往為我們貼上了「有/沒有創造力」的標籤。但是,我們到底是哪種人呢?難道一輩子都只能當個沒創造力的人嗎?當我們一再否定自己的創造力時,會不會其實是埋沒了我們原有的潛能?

作者布萊恩.李托教授是位國際知名人格心理學大師結合了許多研究與案例為各個人格做說明,也在在這本書中設計了許多測試量表,幫助你更加了解你究竟是怎麼樣的人。

責任編輯:張舒婷

人格與創造力 – 創意者的光明與黑暗面

沒有什麼比引進事物的新秩序更難以達成、成功機率更低、處理上更危險的了。

——馬基維利(Niccolò Machiavelli),《君主論》(The Prince), 1532

想想你這輩子遇到最有創造力的人,有一些人你可能只是因為體驗過他們的創作而間接知道。你曾沉浸在他們的小說裡,對他們的電玩遊戲上癮,隨著他們的音樂起舞,或欣賞他們的表演藝術而心醉神迷。這些人是否有一些共同點呢?是什麼原因讓他們顯得和以傳統方式解決人生問題或挑戰的人不同呢?你,有創造力嗎?

 IPAR 創造力研究

自戀的人其實比較沒有創造力?

我們如何知道一個人有創造力呢?單憑創新仍不足以被稱為創造力,否則其他各種奇怪卻無用的新奇事物,都能被稱為創造力了。單憑實用性也不足以被稱為創造力,必須兩者兼顧才行。同時對創新與實用進行評估,才是標準化的判斷,這種方式根據的是與某一特定領域的傳統標準規範所比較的結果,這些領域可以是法式烹飪、有機化學、幫派饒舌,或建築設計等等。

研究顯示,儘管自戀者相信自己有創造力,但他們其實沒有創造力,至少根據客觀測驗的結果來說是如此。但是,這並非只是一種自我的錯覺,自戀者非常擅長說服別人相信他們有創造力。最好的方法是,將焦點放在長期評估創新與影響力的連續性,而不是只看見某個拋出想法的自戀者所設計的單一曝光事件。

有創造力的人比較聰明嗎?

具高度創造力的人,是否單純地比他們因循傳統的同儕更聰明、智能更高?IPAR 研究人員使用的是一種特殊的評量工具,稱為「推孟概念精熟測驗」(Terman Concept Mastery Test),它的設計能在智商指數 120 的層級,做出最可信的區別。就是在這種精密的智能測定方式下,研究人員發現,具創造力與因循傳統的兩個群組獲得了相同的分數。簡而言之,那些在專業領域最具創造力的人是聰明的,但是他們並未比那些較不具創造力的同儕更聰明。

在高中裡,那些變成創意發明家的人是比較好的學生嗎?若以得到全A 成績的傳統定義來說,便不是如此。事實上,他們通常獲得了B 的畢業成績。一個最常發現的模式是,他們會在自己所認同的課程裡獲得非常高分,而在覺得與自己毫無關聯的課程裡,獲得非常普通的分數。

生命愈自由,愈有創造力

研究發現,具高度創造力的人,在他們人生的早期經驗與教育方面有數個異曲同工之妙的主題。童年時期,他們的家庭便給予高度的尊重,允許他們自行探索,並發展出強烈的個人自主性。一般而言,對那些長大之後成為具高度創造力的人而言,與父母的關係相對上是輕鬆的,在成年後的人生當中,這段關係則是愉快而友善的,而非極端親密。

對於宗教在孩子童年時期扮演的角色,也出現了類似的模式。在較有創造力與較因循傳統的建築師之間,沒有宗派上的差別,但是就較具創造力的建築師而言,他的家庭背景更常將重點放在幫助孩子發展內在的價值觀,而非嚴格遵守宗教的教條面。

有創造力的群組也在成長時期,經歷了顯著較多的搬遷次數,與長期停留在同一地點的人的經驗比起來,這很可能增加了他們適應環境的彈性與靈活度。然而,搬遷頻率也可能強化了與其他人的孤立感。他們轉而更加倚賴自身的資源,而非長期友誼關係的穩定支持。

相較於我們在傳統人士生活中所發現的情緒與智能限制,我們看到具高度創造力者的童年所受到的影響,與經驗所見到的共通模式是,他們在個體性與個人自主性方面擁有更大程度的自由。

重新思考創造力

 

在頒獎典禮上很常見的是,領獎人將焦點從自己這個創意英雄身上移開,轉而感謝與肯定無名的支援團隊,因為若沒有他們,這個創意計劃就不可能完成。創意英雄確實為眾人貢獻了許多,有時甚至能令人嘖嘖稱奇,但是他們也需要擁有互補人格的人給予他們一些支持。沒有那些人,創意計劃永遠不可能完成。

創造力與幸福

在一開頭我便問你,你是否具有創造力,而且在讀完這一章之後是否依然想要有創造力。就許多方面而言,當一個創意人、過一個創意生活都是一件吃力的事。首先,創意人士必須與一股黑暗力量糾纏搏鬥。樂於接觸新事物、對所經驗的事保有開放的心態,意謂著你將習慣於那些最終可能失控的情緒,例如焦慮、憂鬱等。第二,你會感受到持續與傳統對抗的壓力——不經過一番鬥爭,人們不會輕易放棄他們偏好的、習以為常的行為模式。如果你有創造力,就算沒有遭遇到衝著你來的敵意,也必須承受別人與一個真正的革新者初次見面時所投注的懷疑眼光,這可能是個沉重的負擔。第三,創意工作經常附帶身心俱疲的狀態。熱烈投入一項創意計劃,可能會干擾睡眠、造成人際關係的緊張,犧牲自己的身體健康。你確定你想要有創造力,或繼續有創造力嗎?

然而,有創造力也有其正向的一面。首先,如同我們見過的,負面情緒會存在,不過由於你的心胸開放,你也容易比傳統人士對正面情緒有更敏銳的體驗。你隨時能感覺到喜悅、愉快與流暢感,這些好處足以彌補因開放性帶來的負面情緒襲擊。其次,雖然與傳統對抗可能是件耗費心神的事,但是當你的創意計劃實際解決了一個傳統方案無法解決的問題時,卻是一件激勵人心的事,而這樣的激勵來自於驅動你追求創造力的內在動機。事實上,外在的誘因與肯定反而可能令人失去動力。第三,雖然創意人可能必須付出健康上的代價,但這些代價的一些微妙之處,卻也必須納入考量。

我們可以做出以下的結論:高度創新的人,古怪與大膽如他們,必須倚賴無名的協助者,就像IPAR 的比較組或艾瑪.達爾文。

最後,重要的是必須明白,幸福擁有許多面向,而這些面向可能互相衝突。你對創意計劃的冒險追求或許能帶來非凡的滿足感,它可能會成為你生命中最具決定性的要素。它可能可以改變世界,但它也可能造成你在健康或人際關係上的損傷。因此,終歸到底,你必須做出選擇,看看各種面向裡的哪一面是你認為最重要的。盡一切可能追隨你的熱情所在,但是必須知道,這麼做的同時,你也可能是在選擇你自己的毒藥。

VO VIP 專屬天下購書優惠

探索人格潛能,看見更真實的自己

進入「天下網路書店的 VO 專屬店中店 
輸入通關密語「VOVIP
就能享有專屬於 VO 讀者的 75 折 購書優惠

這裡買

(本文書摘內容出自《探索人格潛能,看見更真實的自己》,由 天下雜誌 出版社授權轉載,並同意 Vida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圖片來源:Visual H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