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m Merton CC License

【為什麼我們要推薦這本書:不夠好也可以:女人的趣味

從裸妝、裸穿、裸時尚,到「我講話很直」、「我的真實個性就是這樣啊」,大家都在推崇沒有修飾的「真」,但著名精神科醫師兼作家鄧惠文認為,其實學會適度「假裝」,在人際關係中非常重要!

(責任編輯:李恬芳)

沒有絲毫假裝的世界,並不是裡外甜蜜的糖果屋,那裡更該是刀光劍影,落石荊棘,或許還會被自己的倒影驚嚇。

裸妝,是有化妝,但化得讓人看不出來。

裸穿,是有穿,但讓人忘了注意衣服,只看到妳。

這是當今潮流,刻意做得像是不刻意一般,其實比刻意還要刻意。

時尚總是反映著人們的心態,「裸」時尚背後存在著對「裸」情感的嚮往——人們到處呼喚純真,嘉許原我的表露。世故與作態不只不討喜,已經被裁決為出局。

然而,在這樣的呼聲中,我們究竟得見幾分真實?所謂「我很直白」「我不懂禮數」「想到什麼說什麼」,如此聲稱的人真的清澈見底,還是熟諳心理上的裸妝技術,擅長「裝」成沒裝的樣子?

假,一定是不好的嗎?

若是以「我不假裝」作為武器,妄語任性,毫不考慮別人的感受,舉凡禮貌、客氣、尊重等等文明的作為,都被丟進「假裝」的籮筐,一腳踢得遠遠,省事又省力?

其實,粗魯與直白往往只有一線之隔。

「妳可以談談『假裝』嗎?人與人之間太多假裝,顯露真正的情感吧!」

這個夢想說來美好,期待人人都顯露真正的情感,於是不會被欺騙,也不需掩飾自我。但是,剝開層層偽裝,逼問內心,妳真的想要別人真實以對嗎?如果別人的真實不是妳喜歡的,妳能夠包容嗎?敢於面對嗎?

全然真實不一定是你想要的

大部分人追求的真實是有條件的。猛烈追求的女人對閃閃躲躲的男人說:「別再逃避你的情感,對我說出真心話吧!」男人寧可躲藏也不會說出真話。如果真話是「我也好喜歡妳」,根本就不會演到這裡,早就說了。不能說的是「我沒那麼喜歡妳,但妳若聽了不是暴走就是想死,不然就是不相信,總之妳不會好好接受我的事實。」

這一端,我們都不希望被假裝的情感欺矇。人們多半能察覺假裝,只是缺乏面對的勇氣,寧可協助對方繼續欺騙自己。到了連自己也騙不下去的時候,才責怪對方不夠誠實。另一端,假裝的人,一定有理由,假裝愛,為了得到愛。假裝不愛,為了怕被看穿、被奚落或被拒絕。

假裝可以是欺瞞,也可以是保護。

有所圖而假裝的喜愛,是包藏禍心的糖衣;怕傷人而假裝的婉轉,卻是在利刃外加上的護鞘。沒有絲毫假裝的世界,並不是裡外甜蜜的糖果屋,那裡更該是刀光劍影,落石荊棘,或許還會被自己的倒影驚嚇。

除非準備好接受好的也接受壞的,隨口嚷嚷真實,只是在呼求一種簡單。揀選看似純樸的人,將之理想化,賦予正義、誠實、真善美種種使命,我們在政治人物、藝人、創作者……各種形象代表者的起落中看見如此的集體焦慮:期望什麼都不用做也能被愛,害怕什麼都做了還是被否定。

 

amyferg CC license

真正赤裸的世界,豈是脆弱的我們能夠承受?我們要的,或許該說是一種「裸情」,像裸妝那樣——如果妳的情緒原貌像某些素顏會嚇人,請為我薄敷一層氤氳的香粉,但不要塗得太厚,那又會提醒我,美好妝容下有另一張臉。請剛剛好的、輕輕的,假裝一個美麗的世界。

延伸閱讀:
讓男人怎麼看都看不透,鄧惠文:女人最討厭的這兩種女人類型
鄧惠文解釋,20 歲和 40 歲的失戀到底差在哪?

(本文書摘內容出自《不夠好也可以:女人的趣味》,由三采文化授權轉載,並同意 Vida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