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孩子長大後的模樣:永遠活在「應該表現出的自己」的陰影下

【為什麼我們要推薦這本書:人生的悲劇從當個「乖孩子」開始

「他們害怕被人視為自私自利的孩子,也擔憂被當成壞孩子,所以總是努力壓抑住內心的憤怒,根本無法明確地表現自我的主張。」這本書詳述為了保護自己,對他人的欲望感受會變得敏感的孩子可能的心理狀態。

(責任編輯:楊時育)

「不准感受你自己的感受!只允許感覺我的感受!」

這個句子是出自於葛丁夫婦 [註 1] 所寫的溝通分析書籍。看來似乎有不少父母在無意識中,都會逼迫小孩。

狀況更嚴重的父母甚至會要孩子:「去感受我的渴求!」所謂「聽話的乖孩子」會對這樣的父母宣誓自己的忠誠與順從。

乖巧的孩子在所處的世界裡,處處都感受到威脅,好比有一群未知的恐怖動物圍繞在身邊。 這些孩子為了保護自己,對他人的欲望感受會變得敏感 ,同時還會試著回應對方的期望。他們想透過這樣的方式,在這個危險世界中保護自己。

羅洛.梅說過:「依循著父母期望過活,是獲得父母讚賞與讚美的方法,也是一種讓自己保持在『父母親掌上明珠』(apple of the parental eye)這樣地位的方式。」-出自《重整消逝的自我》

這樣的孩子從未出過任何問題,循規蹈矩到不可思議的程度,無懈可擊得令人吃驚。他們害怕被人視為自私自利的孩子,也擔憂被當成壞孩子,所以總是努力壓抑住內心的憤怒,根本無法明確地表現自我的主張。從這個層面來說,百依百順的乖孩子,其實具有精神官能症的傾向。

他們的內心裡「應該表現出的自己」就會領先「真實的自己」。於是, 他們原本用來實現自我的機會,便淪為扮演著「應該表現出的自己」,結果白白犧牲掉展現真實自我的人生。

孩子因此沒了「活著的喜悅」,陷入喪失自我的窘境。一個人失去自己的生活、自己的人生,就是「沒了自我的人」。

一味遵循父母的期待,活到後來這個人都搞不清楚自己的人生該為什麼而活,甚至無法體會到內心所湧出的感受。這種模式跟前述的「不要做自己」屬於同樣的訊號,在現實生活中經常出現。

羅洛.梅在前述的著作中,介紹過有關同性戀的臨床案例。主角是六個兄弟姊妹裡的么兒,前面有四個哥哥,頭上曾經有過姐姐。然而,這個姐姐早夭,於是他的母親把這個小兒子當成女兒般來疼愛,替他穿上女孩子的衣服,而他後來也自行發展出女性化傾向的興趣。

男子在母親的期待下扮演起女孩的角色,透過接受扮演少女來獲得母親的寵愛。倘若他表現出類似少年的舉止,母親就會想起失去姊姊的悲痛,如此一來他等於違背了母親的期待。男子所做的一切,可說是為了實現母親期待,違背了真實的自己。

「父母眼中的『自我任務』,也就是他必須遵從這個灌輸在體內、持續存在的印象過日子。否則,這個人將完全失去頭緒:不明白自己支持的是什麼、搞不清楚自己該相信什麼,並且也無法明白,自己本身的力量究竟是什麼。」-出自《重整消逝的自我》

簡而言之,如果一個孩子扮演起父母所期待的角色將會喪失自我。當扮演父母所期待的角色背叛了真實自我,便會如此。

在這種狀況下, 很容易把訊息被解讀成「你不准做自己」,而情緒不夠成熟的父母經常會傳遞出這樣的訊息

舉例來說,當孩子成長到相當的年齡,心理不安的父母會不希望孩子在心理上「斷奶」獨立。孩子就只得違背想自立的意願,永遠當母親的「寶貝」。而原因就是,當他接受扮演無法自立的懦弱孩子,就可以取得父母歡心。把父母的喜愛或稱讚看得比什麼都還令他開心的孩子,將永遠只能扮演父母所期待的角色。

[註 1]  羅伯‧葛丁 (Robert L. Goulding) 和梅瑞‧葛丁 (Mary McClure Goulding) 是一對夫婦,前者為精神科醫師,後者則是社工。

延伸閱讀
人生的悲劇從當個乖孩子開始!「做好事得讚賞」其實是危險的教育方式
比酸葡萄心理更可怕的「甜檸檬心理」——假裝生活得很快樂
聽話的人不快樂,日本心理師:越乖的孩子內心厭惡感越多!

(本文書摘內容出自《人生的悲劇從當個「乖孩子」開始》,由遠流出版授權轉載,並同意 Vida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圖片來源:Visualhunt, CC licensed。)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