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導讀:本文來自《不做白工的勇氣》,作者是以創造新文化與令人快樂的知識為目標的日本 Liberal 近幾年很流行「斷捨離」,但你以為這個概念只能用在居家就錯了!要達到內心的真正清淨,在這個網路世代不得不注意「數位斷捨離」。

(責任編輯:李恬芳)

1. 如果沒有他人按讚,自己也會想做的目標是什麼?

在進行數位斷捨離的年終整理之前,我覺得首先要問自己的是:「如果只能選一個目標,現在最值得我付出時間、金錢及能力的事情是什麼?」

這個問題可以替換到任何情境,包含數位工具的挑選、數位資訊的篩選,當然還有自己工作與生活時間的安排等等。

那麼回答這個問題有沒有什麼技巧呢? 我覺得在這個社群時代,有一個精準回答這個問題的法則,那就是設想一個情況:

「就算我做這件事時,都沒有人願意按讚,但我還是非常想做,做了依然可以獲得自我最大滿足。」

那麼你就能真正找到,什麼是最值得自己付諸實行的目標。

尤其,在這個網路社群上有太多「看起來好像很棒的事」、「看起來別人做得很好的事」,這些事物不斷地被分享,我們很容易第一時間就被吸引。

說不定這一年來,你因此就分心做了很多事,但有沒有哪一項事物回饋給你最大的價值呢

或許在這個年底,我們能用第1 條法則,找到二○一七年最值得付諸執行的那個目標,並且不被社群價值所影響。

2. 斷捨離的過程,其實是由你主動賦予事物價值

我覺得在這個網路數位時代,「捨棄」慢慢的不是一個最適當的表達方法,因為在不斷與網路連結的過程中,你很難真正捨棄什麼東西,但也很難真正擁有什麼。

但是,思考什麼要捨棄? 什麼要留下來? 依然是一個有效的方法,只是目標應該替換成

「反思事物的意義與價值」。

丟掉什麼東西不重要,重要的是這個「捨與留」的過程裡,你有沒有思考每一個工具、每一個資訊的意義,並且「由你自己賦予這個工具價值」。

尤其在工具這麼多、選擇這麼多的網路時代,每個工具看起來都功能豐富,怎麼選擇去留? 如果我們只是跟著工具的功能去跑,那麼永遠有用不完的工具,而沒有滿意的工具。

3. 找回自我意識,就是學習放棄,就是學習去選擇

透過前面兩個法則,整理那些引誘我們的社群資訊、數位工具後,其實就能幫助我們慢慢找回自我意識。

然而,這時候難免遇到兩難、三難的選擇情況:這兩種服務好像都值得使用? 這兩個工具好像都很好用? 這兩個資訊好像我都想學習? 這時候該怎麼辦?

你需要的不是判斷哪個比較好,因為在前面兩個法則裡我們已經判斷過了,這時我們需要的是「從都很好的東西裡,狠心做選擇的勇氣」

一旦下決定,就會有所選擇、有所放棄,但只有這樣的過程,才能在繁忙的網路世界中找回自己專注清淨的道路。

4. 專注你想做的事情,用熱情隔絕干擾

專注力來自你對這件事情擁有熱情,之所以擁有熱情,則有三個條件:

‧這是你自己為自己做的決定。

‧這件事情的價值由你全權賦予。

‧你自己就能給自己最大的滿足與成就感。

缺少上面任何一個條件,都難以讓你對該事擁有持久的熱情,很容易就被分心擊散。

很多人問我,在這個網路時代有這麼多干擾誘惑,為什麼我願意每天空出時間寫部落格、分享數位工作的方法,我是怎麼斷捨離那些干擾的?

其實答案很簡單,因為這是我自己決定要做的事。一篇文章的價值源於相信自己的論斷,而把自己的想法有條理地寫出來,就能直接給予我最大的成就感。

5. 我不需要「占有」,因為整個世界都能「擁有」

KKBOX、Spotify、YouTube……,這樣的雲端服務告訴我們一件事,在網路時代我不需要下載占有任何音樂檔案,因為我能一次擁有整個雲端音樂資料庫。

這樣一來,在數位世界的斷捨離整理中,很多時候我們不需要空間去存放資料,甚至不需要花時間去整理資料,因為在雲端服務裡,可能就能幫我們把占有轉成擁有。

一旦擁有,我們可以隨時在需要的當下取用需要的部分,用完了就還回去,讓自己的空間與時間,都不因堆積數位物品而被消耗殆盡。

6. 充分掌握一個工具的「用途」,但不是學習它的「功能」

針對我們每天使用的各式各樣數位工具,在斷捨離的整理思考中,我會偏向「整合工具的用途」

這不是要你去學會像是 Word 的完整功能細節,而是我們可不可以把 Word 活用到各種可能的用途上,發揮應用的想像力?

尤其在這個太多新工具、新服務的時代,我們很容易陷入只是學工具、玩工具、了解工具,但不是「真正應用工具」的情況。

或者就像我們每天打開 Facebook ,只是無目的觀看新聞,這就只是用它的功能所給你的額外需求。額外需求反而讓人愈看愈焦慮,那是因為沒有掌握原本的本質需求: 「我到底要用 Facebook 解決工作或生活上的什麼問題?」

所以我們才會有被各式各樣工具、服務拖著跑的焦慮感,在數位斷捨離中,請試著去想:「我到底要用這個東西解決什麼問題?」重點在於你要解決的問題,這才是它對你的用途,而不是它的功能。

7. 深入當下體驗,避免多工

最後,當我在重新思考自己的數位斷捨離整理時,我會去問一個很關鍵的問題: 「這個工具與服務,是幫我深入當下體驗? 還是讓我脫離當下體驗?」

例如,我常常說要關掉通知,為什麼? 因為那些新訊息的提醒通知,都是要讓我「脫離當下正在體驗的事情」,這些讓我跳出的工具多了,會讓我們在生活與工作上總是分心,於是那些人生體驗沒辦法深入成為回憶,也就會有那種「我雖然忙了一整天,卻怎麼好像都沒有完成什麼」的感慨。

以上就是我用來做年終數位整理的 7 條斷捨離法則,也是針對這個網路時代的重新思考,歡迎大家根據這些法則,實際應用在你們的手機、電腦、筆記和資訊等不同層面,一一實踐年終的整理。

(本文書摘內容出自《不做白工的勇氣,由出色文化授權轉載,並同意 Vida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