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YMERA_20160816_161450-750x450

【為什麼我們要挑選這篇文章】愛,是兩個人的事。當愛只剩下一個人的時候,那一個人也承擔著同樣的痛苦,相遇到分手、分手到釋懷的心境用文字表達,原來只有這幾個字。(責任編輯:吳玲瑄)

始終認為生命中最美好的事莫過於一次心動的相遇。儘管無從知曉是否會無奈離開,也無法度量需歷經多漫長的等待,期間又參雜了多少紛紛綿綿的甜蜜與憂傷、苦澀與寂寞。

而最難開口的,是最初的問候和最後的道別。我們都一樣,想回頭、也能回頭,但又告訴自己不要重蹈覆轍。所有去過的地方,發生過的笑,分享過的夢,總是每日每夜不時的糾纏,像生活在一個恆定的夢,目光所及之處、每一件小事都無法自由擺脫,只希望有一種方式來忘記彼此共同的回憶。

SAMSUNG CAMERA PICTURES

「總覺得我愛他比他愛我還多呢。」

「你知道,有些人是注定要等待別人,而有些人是只能被等待的。」

「怎麼聽起來後者好像幸福多了。」

能不能大醉一場,把你按在牆上,說一些想你時爛在肚子裡的惆悵,哪怕你眼神閃躲望著遠方,總好過只在腦海裡回憶你的模樣。大概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樣,成為彼此的不可替代,也不能像以前那樣用力的愛,直到都哭了出來。

沒有誰是因為一時衝動而離開的,那些難過、無助、一次次忍耐的眼淚沒人看見,就像堤防下因侵蝕而逐漸拓寬的裂縫,你看見的,只是它崩潰的那個瞬間。最難堪的並不是他不愛你,而是他說很愛很愛,最後卻輕易地放棄了你。

距離之所以可怕,是因為不知道他是在想念、還是準備忘記。念舊的人最是容易受傷,總喜歡拿餘生來等一句別來無恙,只是你念的舊,又記了你多久?

CYMERA_20160817_011104-750x385

你問我過得好不好,我說很好。

很好就是我一個人坐車路過無數街道,我閉眼站在深不可測的江邊,我應付著生活的些許算計,我抵抗著命運偶爾的不懷好意。在那些糟糕透頂的時候我都想打電話跟你說:我怕,但最後都忍住了。我知道不能再依賴你,雖然很想念,但失去就再也沒有了。

不是不眷戀,只是那眷戀真的已走投無路。

(本文經合作夥伴 Fliper 授權轉載,並同意 Vida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不是不眷戀,只是那眷戀已走投無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