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下的房客》黑暗人格超精闢分析,你真的了解房東嗎?

13240074_1082983078458032_1025193970875346993_n

【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樓下的房客》票房破億,為今年首度破億的國片!但有不少人看完電影後,有很多不解的地方。希望這篇影評能對看不懂的人有所幫助,看得懂的人也可以從另外一個角度看待這部電影喔!(責任編輯:李恬芳)

「人生到了盡頭,那就鑿開它吧! 本部片不得不說實在精彩,布景細膩,內心黑暗面也表露無遺。 我認為最精彩的是男主角的性格演變, 以及從主角觀點來鋪陳的假故事, 不禁讓人置入男主黑暗的內心深處, 以下讓我描述我所認知的男主角。

看完這部片的人都知道, 男主角是個受害者,同樣也是個加害者 我這邊預設他一開始是個擁有正義之心,善良且聰明的人, 畢竟投入警察的行業又是第一名畢業, 只是不幸地,他心愛的女兒被黃四郎給變態虐殺, 但黃四郎因為精神疾病而無法受刑, 我認為他是帶著憤怒且追根究柢的心情接下臥底的職務, 結果又不幸地,唯一知道任務的長官變成植物人, 讓他真的被誤認為精神病人,開始誤入了黑暗的世界。

他受到各種精神的煎熬,被開菊花,被灌食發臭牛奶,被人當狗遛,被護士電擊等, 這樣的過程讓他的思維與待人價值觀,甚至是精神層面,完全地扭曲, 此刻,他選擇了一個決定 當他想要的自己。

那是個不偽善,不偽裝自己想法,最真實最黑暗面的自己, 這樣的思維也出現在一幕中, 他看著監視器,老張正在強暴陳小姐, 他開心地跳著大喊:「男子漢,對! 這就是你, 你就是這樣的人!」 代表著在他的思維中,是希望做人可以拋下表面的束縛,開心著做自己,儘管有多黑暗多 麼骯髒,還是不管一切地去做。

他在充滿敵意與可憐的環境中得到這樣的轉變, 而這個轉變增加了他對女兒死亡的黑暗, 從對黃四郎的憤怒擴展到對所有人的復仇, 而黃四郎死前對男主角說:「 想要見你的女兒嗎?」 便給了鑰匙給他, 這句話就像是一把鑰匙, 打開了他心中龐大的黑暗, 也對應到第一幕的場景, 黃四郎病懨懨躺在病床上,旁邊吵著繼承財產的事情, 男主角從他的手中接下了一把鑰匙,就像是繼承著他的財產 骯髒的變態心理。

maxresdefault

從這幕開始,男主角有了兩個人格, 一個是殘酷變態的他,一個是還有一點人格的他 尚有正常人格的他,是任達華所演, 而殘酷變態的他,導演用了一個角色來代表, 那就是穎如。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發現, 任達華在監視著穎如在做變態的虐殺行為時, 代表什麼意思? 我想應該是這個人格他在他的內心正觀看著殘酷人格在活動, 不然怎麼可能一個人在兩個地方做兩種事呢? 當他在監視器的房間的時候,我想就是他殘酷人格出現的時間, 所以大家可以推算正常人格出現幾次,殘酷人格又出現幾次。

再來,我認為現實中男主角的房間只有一個,而非兩個房間 任達華的房間與穎如的房間 這是兩個人格在男主角內心的空間, 一個是陽光打入,暖色調的房間,代表著尚有人格的內心空間, 另一個是死白色調,牆壁油漆剝落,讓人難以呼吸的恐怖房間,代表著殘酷人格的內心空 間。

有一幕,男主角在房間中,看著監視器的穎如說, 我一定要知道你是誰, 意思是他想要了解自己,另一個自己, 下幾幕後,他躲在穎如的床底下,穎如彎下腰看著他, 這說明殘酷人格知道了另一個人格對他的好奇, 他沒有任何的排斥,反而有點開心的慢慢讓另一個人格引入他的黑暗。 從這幕開始,兩個人格的互動開始頻繁, 像是殘酷人格也拜訪過尚有人格的房間( 借火柴) ,陽台的互動,還有王小妹的接手虐待等。 兩個人格的互動耐人尋味,真的很有趣。

另外應該很多人可能會疑惑說,為什麼在故事中從他的角度看這個角色, 表面的樣子是他女兒,然而他畫給警察的樣子卻是殺人魔 黃四郎, 我猜兩種可能, 一種可能是根據人格的不同決定長相, 因為在以尚有正常人格任達華的觀點出發的故事中,穎如一直是他女兒的樣貌。 但是在一幕中, 男主與穎如在陽台上喝咖啡, 穎如跟他說:「 你有沒有想過人生到了盡頭。」 然後解釋著人生的盡頭就是周而復始沒有可能性的人生。 當到了盡頭的時候,就鑿開他, 我想這邊是那個殘酷人格在跟尚有正常人格的他提示。 提示他已經進入了人生盡頭,鑿開吧!放手去做吧!

The-Tenants-Downstairs13-886x590

從這邊開始,那個有正常人格的任達華便走向黑暗, 開始算計人的心思,打破那些房客對於現實的框架, 讓他們趨向於內心想要的黑暗自己,他越來越瘋狂, 甚至對監視器正在虐待黃先生女兒的穎如大喊著:「 我不會輸你, 要更變態,要更殘酷,要更玩弄人心,要更黑暗!」 所以我想他在警察局的時候,他的人格早已合一,變成只有殘酷變態的他, 因此他畫出來的是黃四郎的樣貌。 第二種可能是他對女兒的死去,依舊耿耿於懷, 在這個階段的他所看到的東西都是被他所「 加料」 的。

加料的意思就是說,所有人都被扭曲黑暗化, 像是他看他的房客完全不如事實, 他認為博彥是個完完全全的廢物,但他事實上是台大醫科高材生; 他認為陳小姐是個利用身體換取利益的噁心女人,但事實上她只是個平凡,照顧家庭小孩 的女人; 他認為王先生是個對女兒有性幻想的齷齪爸爸;但事實上他也只是個平凡上班族的爸爸; 他認為郭力與令狐是個不正當的愛情( 郭力有家庭還劈腿) ,但事實上他們反而體現了親情 的溫暖,姪子照顧癌症末期的叔叔; 他認為張先生是人生失敗組,好色又離婚又會家暴,但事實上他是個同性戀根本不會對女 生有興趣,而他的工作又是擁有許多文墨的教授( 難怪一直講英文)。

所以他所看到的人都是被他給扭曲, 我想他塑造了他的女兒的樣貌, 是因為他想讓他的女兒可以殘酷地向噁心的壞人復仇, 各種插管、虐待、縫嘴巴、分屍、一刀一劃的為自己悲慘的死亡復仇。 然而,警察要問他穎如的樣貌的時候, 他卻說:「這樣的人難以形容」, 因為他也知道那根本不是他女兒, 那麼變態入骨的是黃四郎!

maxresdefault (1)

這部片對於人心的黑暗描述的很好, 且場景與氣氛很洽當,很讓人完全投入劇情, 噁心殘忍的畫面也是很大方的放送,一個看到飽的概念, 甚至讓我這個吃貨,抱著爆米花卻難以入口。 最後的開放式結局也讓人擁有很多遐想, 當知道他所說的故事全是假的時候, 讓人更好奇真實是怎麼發生,誰真的死了,誰還活著,還是失蹤的就是全死了? 是怎麼死 的? 都是開放給觀賞者想像。

所以真實故事可以讓大家想出很多的版本, 也算是看完這部電影的回家作業吧。 總而言之,大推! 如果第二次看這部的話,我想以第二個殘酷人格的角度來看,應該更有意思!

(本文經原作者 posada 授權轉載,並同意 Vida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好雷] 樓下的房客 〉;圖片來源:樓下的房客劇照、預告片。)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