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

圖左可見廳舍東南側因應職員汽車增加,建於1929年的車庫

做為日本在台灣殖民治理50年歷史最具代表性的象徵建築物,台灣總督府的建築自然是當時傾全島之力,展現所具備最佳建築設計與營造能力的經典作品。而戰後來到台灣的國民政府,也繼續沿用這棟建築做為最高權力行政機構的辦公場所。邁入民主時代,建築做為政府象徵,擔當人民表達訴求的反對對象,從總督府到總統府的權力形象,近百年來刻劃在台灣人的心目中延續至今。

總督為官階名,指行政區中相對自主行政區中的最高行政長官。台灣總督由日本天皇直接指派,擁有行政、立法、司法和軍權,不必向國會而直接向天皇負責,是殖民地具有絕對權力的施政位階。而台灣的總督依其統治原則,可分為前期武官、文官與後期武官總督統治三個階段,台灣總督府的完工,則落在前期武官與文官總督交接的1919年。

第一任總督樺山資紀,曾以基隆海關做為總督府,爾後進入清代因支援北方防務而致力建設的省會台北城,以台北城中的清代府衙做為辦公與住宿場所。雖然1900年的市區計畫中已出現總督府預定地,選址經過精心安排,支持殖民施政的建設、金融、司法、通信、產業等機構皆配置於其周邊,官廳群聚頗有首府氣象。但因為殖民初期財政未穩,在遷走基地範圍內陳、林兩氏的漢人宗祠至大稻埕之後,官方先是在此地建造武德殿及跑馬場,直至1905年布政使司衙門內的土木局及殖產局發生火災,才促成新建廳舍的預算編列,並在民政長官後藤新平的倡議和土木局長尾半平的立案之下,不以總督府轄下營繕體系技師設計,而採用在日本尚無前例的競圖方式募集優秀的設計方案,這同時也是台灣總督府以建築評選向日本本土展示治績的機會,目的是為了證實殖民地也有能力建造全國最優秀的建築物。

競圖委員及評審皆為日本建築界權威,1907年公告懸賞募集規程,並由營繕課長野村一郎至東京向日本建築學會宣傳解說,並刊登競圖規則於建築雜誌及報刊,廣泛吸引了日本各界的建築好手前來參與。競圖採取兩階段審查,第一階段評選整體空間配置與建築樣式,第二階段評選構造工法與細部設計,並選出甲、乙、丙三賞各自頒與獎金。第一階段選出七位入選者,進行如回應評審長尾半平認為來自溫帶的建築家未重視熱帶氣候環境加設陽台批評的若干修改,各自提交第二階段的設計。

在第一階段最受評審矚目的鈴木吉兵衛方案,因為被認為外觀是經過變造的荷蘭海牙和平宮,細部設計也不如外觀樣式出色而被刷落,最後的競圖結果卻無一等受獎者,獲選的長野宇平治只得到乙賞與獎金,並無實際執行工程的權力。經過長野抗辯爭取權益未果,結果實施設計的工事主任反而是第一階段未獲選的總督府營繕課技師森山松之助。整個工事從第五任總督佐久間左馬太開始,到第七任總督明石元二郎的時期才進駐。

在1907年公布競圖案之後,為了做為總督府廳舍實施者而來台任職的森山松之助,可說是為了這個機會安排生涯規劃已久。在將獲選的長野帶回日本向師長請示修改方向之後,回到台灣的森山將總督府以英國維多利亞時代的安妮女王風格做為樣式的基礎,並將正面塔樓增高為60公尺。新總督府1912年動工,1915年大致完成主體,1919年全部完竣,其中還曾做為1916年的始政20年紀念勸業共進會第一會場展覽館,當時玄關尚未完成,搭設臨時入口暫時做為會場意象,風格較後來正式完工的玄關更為活潑繁複。

但是經過森山松之助修改過的方案,採用的安妮女王風格,卻是一種在當時大多用於銀行和商店的商業風格。仿紅磚與白石的帶飾布滿整個建築的立面,發揮串聯立面連續拱圈與對柱、牛腿托架與牛眼窗等繁複語彙的視覺統合作用,在長野宇平治案中,原本安排較多裝飾,最後施工完成的主入口,反而與台階構成簡潔仿石造的厚重感,但仍環繞14根支撐圓拱的愛奧尼克式柱增添氣派,與西向後門的六根同款式古典柱呼應,而相較於建築主體砌磚外表的龐大量體,也的確需要在相較為小的入口使用厚重的石材外觀方能達到視覺上的平衡。

這樣獨特的運用,設計者並沒有給出解釋,只能從各角度猜測,包括與周邊商業街區熱鬧的街屋立面與之呼應;或是為了回應博覽會場館慶典氛圍等因素;可以斷言的是,台灣總督府的樣式選擇,做為日本看待台灣這個殖民地對於日本意義的屬性反映,比起其他地方做為政權表徵的同類型作品,在世界上實屬特別之案例。

建築構造為鋼筋混凝土樑柱與承重磚牆結構系統,因應台灣炎熱潮濕的氣候,在日字型的各層平面上可見,除了北側房間以外,其餘皆設有前後陽台,以避免室內受到陽光直接照射。在內院四個角落,從一至五樓皆設有轉角斜切45度角的吸菸室,這個設計在評審中村達太郎的堅持下實行,不僅具有保持室內空氣環境潔淨的功能,且能加強整體結構的耐震力。

各樓層並配置具有剪力牆功能的鋼筋混凝土耐震壁,高達60公尺的中央塔樓,也是基礎立於五樓樓板,兩側配置大樑的鋼筋混凝土結構。而外牆看似紅磚疊砌的表情,其實是為了延續歷史主義的古典外觀,向一家名為「品川白煉瓦株式會社」的公司購買的面磚,因應各種角度皆有相應的產品將其完美包覆。

在各層平面的機能安排,通過玄關後進入廣間,是一個挑高三層樓,由20根科林斯式圓柱環繞的高敞大廳,檐帶間則有著與總督官邸二樓梅花鹿頭遙相呼應的台灣水牛頭浮雕,此外破山牆、彩繪玻璃、柱上壁燈、外覆金箔的灰泥雕花與勳章飾將整個空間點綴得富麗堂皇,踏入即為壯闊的殖民治績所震懾。門廳底端配置平面為T字型的大樓梯,通往後方位於中軸線上的二樓會議室,即為今日大禮堂,天花板為大跨距弧拱,講台後方設有放置天皇照片的御真影室,是整棟建築最為尊貴的象徵空間,而當年總督辦公的地方,也就是現在的會客室,則配置於二樓視野最佳處,對外可向東望向台北盆地,對內則可從廣間掌握門廳動態,是具有絕佳視野的樞紐位置。

其餘的各層空間大多數為辦公室及事務室,以滿足規劃當初需供1,000人在內上班的需求,室內裝修也較為簡潔,不同於外觀的繁複裝飾,突顯出做為治理象徵的對外表情與實際使用需求的對內表情之差異。二次大戰末期,在盟軍對台北進行轟炸之後,總督府遭到嚴重毀損。戰後台灣省行政長官公署將其整修後命名為介壽館,做為向蔣中正總統祝賀六十大壽的賀禮。

雖然曾經過數次整修,許多最初的設計,如正面入口的圓拱、雙衛塔的圓頂、環繞廣間的列柱、會議室支撐弧拱天花的短柱等皆已無存,在都市發展之下,也早就不算是可登高環視台北的高樓地標,但是儘管政權更迭,做為台灣人最為熟悉的政權印象,總統府仍是辨識度最高,在社會各界享有高知名度的經典建築。

10-2

四樓連續拱圈間短對柱以箍柱處理,接續紅磚牆上白色帶飾。量體各轉角以設破縫山牆的塔樓收束,是強而有力的節奏轉折點

10-6

通過大門進入室內需從玄關拾級而上,空間手法將身體行為賦予參拜的神聖性

10-13

內牆二至四樓為與外牆相對的白色壁面,製造輕爽的視覺感

10-12

大禮堂為本案重要集會空間,日本時代稱為會議室,戰後修復取消天花板裝飾細節,並拆除兩側廊柱,使拱頂基座處於懸浮騰空狀態

 

  • 台灣總督府

地址:台北市中正區重慶南路一段122號

設計單位及建築師:長野宇平治、總督府營繕課技師:森山松之助

1907公布競圖規則

1912動工興建

1916做為勸業博覽會場館

1919全棟竣工

1945受到盟軍轟炸損壞

1948修復完工,更名為介壽館

1950做為中華民國總統府至今

2006介壽館門匾被取下更換為總統府

 

延伸閱讀:

閱樂書店,致力成為這個時代的明星咖啡店

閱讀的豐富加深旅行的厚度,讀完我們再出發

經典建築立體書封_NEW_p(全文由晨星出版社授權刊載,摘錄自《圖解台灣近代經典公共建築》;禁止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