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內容以 Bree Olson 為第一人稱編譯)

我是 Bree Olson,曾是個 AV 女優,自從退休後我始終保持沈默。對那些歧視保持沈默;對那些隔離保持沈默;對那些威脅保持沈默,那些沮喪、羞辱、瞧不起,我都沈默。

在《Real Women Real Stories》的影片中我簡單地說明了我的心路歷程,《Real Women Real Stories》這個計畫是由 Matan Uziel 發起,想透過這個方式說出職業婦女們每天遭遇的難題,由於各種原因,許多女性會像我一樣保持沈默,卻也阻斷她們獲得幫助的機會,希望我的真實故事,能讓其他人也得到為自己發聲的勇氣,因此我選擇不再沈默。

我在 19 歲時第一次接觸到這個行業,那時只是實驗性的嘗試,卻意外的讓我覺得這是個迷人的行業。當時我在普渡大學就讀生物醫學預科(pre-med biology)也有一份全職的電話推銷員工作,我飛到洛杉磯嘗試這個行業後,震驚於賺錢的速度之快,最後我決定輟學,我不認為坦承自己的性慾有什麼錯,也得到了家人和朋友的支持。

從事 AV 女優時,我並沒有住在洛杉磯,而是住在印第安納州,過著一般人無異的美國中西部的生活方式。

25 歲選擇離開這個行業時,我才真正體會到這個社會是如何歧視這份工作。我一直想不去在意,但是媒體的炒作不斷的影響群眾,他們的眼光幾乎殺死了我。

我離開那份為我帶來幾百萬美元收入的工作,試圖得到一些尊重,我努力了許多年,人們卻始終將我視為一個「性犯罪者」,在各種方面看清我、認為我各方面都表現不佳,我不曾感受過活著原來需要強大的心靈,也不曾體會原來人們如此畏懼性行為,並且意識到自己再也不可能回去了,不能成為一名護士或老師,甚至是一個平凡的上班族,都會因為一句「顧客觀感不佳」而解僱我。

AV 演員是沒有版稅的,這是唯一不提供人才版稅的娛樂業,直到現在我還是能看見自己的影片在網路上無所不在,那些留下來卻未曾露面的人仍賺著幾百萬美元的收入,也不對生活造成影響,而我離開後絞盡腦汁想找出自己能夠從事的工作,卻總是被社會排斥,有時甚至只要我一出聲就被認出來,在色情業中越成功的女人,她的餘生就越多苦難。

我最大的遺憾就是離開這個行業,試圖讓全世界喜歡我,這世界不會這麼做,這世界永遠不可能喜歡我,我應該再多待五年,讓我有足夠的財產在年老時無憂的度過餘生。人們都討厭我,但若是他們願意真正認識我,我將會是他們此生認識最棒的人,這真是恥辱,這是每個人的恥辱。

我給年輕女孩的建議是「要小心」,這個職業的影響從來不是在你離職後就停止了,它會一直跟著妳,把妳帶進社會的邊緣,也沒人替妳出聲,人生已經夠難了,不需要如此對待自己,這筆錢不值得你用一生的痛苦交換。

但是色情業從來沒有傷害我,傷害我的是這個社會的有色眼光。

 

延伸閱讀:

滑他的 IG 千萬別讓男友看到》除了健身練肌肉,這些裸男也看書補腦

你們一週做幾次?研究顯示:超過每天一次,往往是把性當作發洩情緒的管道

給最熟悉的陌生人一封深情公開信:我不可能忘記你,因為忘記你就像忘記我自己

(資料、圖片來源:Dailydot;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