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多利亞超模的赤裸告白:在看過業界最汙穢不堪的真相後,我決定離開

這一生大家都告訴我:「你走的台步是我看過最好的。」事實是,我最好的台步是在我放棄模特兒事業後才開始的。

贏得二○○九年維多利亞的秘密天使大賽時,我以為上帝是要實現我的夢想,讓我成為世界知名的時裝模特兒。現在我才知道,上帝不是要實現我的夢想,祂對於把我變成知名模特兒也沒有興趣。一如往常,上帝的計畫總是比我的計畫更龐大、更高貴,也更重要。我終於發現上帝的目的不是要我成為超模,把生命花在追逐和宣傳這世界對美的定義,祂的計畫是要把我轉變成一個榜樣,讓我可以用生命來追求祂對美的定義。不過在我能幫助他人了解何謂真正的美之前,我必須先從中有所學習。

開始踏入模特兒界時,我和其他成千上萬個在時尚秀晚上用推特說要減重、哀嘆自己的五官、希望自己更美的女孩沒有兩樣。我和她們一樣,都以為那些走伸展台、讓維多利亞的秘密型錄錦上添花的女人已臻於完美。我自己也醉心於追逐那種完美。

我卻從來沒有想過, 只穿著胸罩和內褲在伸展台上扭腰擺臀,同時有上百萬個男人色迷迷地注視和鼓掌,是不當甚至不雅的行為 。對以前的我而言,那看起來只是很性感、刺激、光鮮亮麗。現在我則是看透了。

被當作是物慾的對象並沒有什麼光鮮亮麗可言 ,而天堂也不講究完美,連天使本身也不完美。體態姣好?確實。但完美?並沒有。燦爛飄逸的長髮、無可挑剔的日曬、光滑細緻的肌膚、纖細的腰圍、圓潤的曲線-- 這些多半是用 Photoshop 的噴槍刷過或滑鼠按鍵所造就的幻象 。上帝以祂無窮的智慧讓我在第一時間看見,並體驗那個世界。

上帝也開啟我的眼睛,讓我見識了常與業界掛勾的一些駭人元素: 色情交易、極端手術、吸毒成癮、言語污衊、飲食失調、不忠、謊言、欺騙、背叛、色情等 。初入這行時,我以為在模特兒界爬得愈高,得到的東西就愈好--大不了就是先付學費才能享受頂端的價值。但我爬得愈高,事態就愈糟,壓力、孤單、欺瞞、不切實際的期望--凡此種種都沒有改變,只是愈發強化。紋身成了「藝術」;想引誘模特兒至休旅車後座的齷齪傢伙,成了物色上床對象的高傲名流;連吸食大麻的室友都成了啜飲香檳的超級模特兒。 我在壓力下為了爬到頂端而勉強去做的那些不道德、不名譽的事,也突然成了如果想留在頂端就應該要做的事

一切都沒有更好,一切也都沒有改變--當然,唯一改變的就是我。

我相信上帝讓我歷經火的洗禮,看見業界最華美的榮景與最污穢的不堪,我才能從中出走,變得更堅強也更睿智,能夠親眼看見真相。如今,我相信祂呼召我來分享我學到的一切,盼望其他人不必像我一樣經歷這種切身的教訓。

在幕後瞥見了世界對美的定義之後,我確知真正的美不是用身高和體重來衡量,也不是用 Photoshop 的噴槍刷過或增添的東西,真正的美發自內在。說到底,就是反映出我們裡面有上帝的愛。

聖經告訴我們:「耶和華不像人看人,人是看外貌,耶和華是看內心。」(撒母耳記上十六章七節)換句話說,上帝眼中的美取決於我們的內在特質,取決於我們愛與被愛的能力。上帝不在乎我們外型長相,祂只在乎我們全心全人無條件地愛祂,同時也彼此相愛。

我在業界那幾年,遇過許多外型很美的女人,其中有些缺乏品格、善意和憐憫,很難不把她們想成是冰冷難搞的人。同樣,我遇過一些最美的人,他們的外型不符合社會標準,但他們的真誠和善,卻讓他們內在的美感比任何泳裝模特兒更奪目。

內在美這個重要的課題,我花了很長的時間才領悟過來,上帝很有耐心,因著祂的話語和麥可樹立的愛的榜樣,才終於突破我的限制。我可以走進室內時,臉色蒼白、頭髮糾結、嘴唇乾裂、眼睛有黑眼圈、臉上正中央長一顆大痘子,麥可仍然會對我說我很美。他不是用世界的眼光來看我,而是用上帝的眼光看我。上帝看我們每個人都很美,畢竟,我們是按照祂的形像受造。我們讓自己變醜,是因為遠離了祂,被祂所厭惡的事所纏繞,如驕傲、貪婪、欲求不滿。我們愈是持守謙卑、無私、虛心、純潔等美德,我們就會變得愈美─不只在祂眼中,在其他人眼裡也是。噴槍達不到這種效果。

大家常問我,離開模特兒這行時,是否後悔放棄這一切:金錢、名聲、派對、擁護的粉絲群。我總是告訴他們,我所放棄的這一切,和耶穌在十字架上為我做的犧牲相比,根本不足為道。祂的死並不是為了讓我光鮮亮麗地環遊世界、坐名車、住豪華地產,是讓我能在永恆裡坐在天父的腳前。世界上沒有任何一張模特兒的契約能與此相比。

上帝對我的心意,懷有遠比成為維多利亞的秘密模特兒更大更好的計畫,祂的作法也遠比任何經紀人或選角經紀人更加天衣無縫。祂不只引導我一路上的每個腳步,也確保在時機成熟時,我說的話能具有份量,能有分享這些話的平台。

這就是為什麼我相信是上帝讓我贏得那次大賽。如果我輸了,或沒有達到當時的地步,那麼我說的話就只會成為酸葡萄般的廢話,有人會說─她當然會看不慣,因為她進不了這一行。我確實進了這一行,我走過全世界最知名的伸展台,也曾擁有模特兒界最令人垂涎的頭銜。

當我離開模特兒這個領域時,我的用意並不是完全不當模特兒--只是不再當內衣、泳裝或其他可能被歸為不雅衣著的模特兒。當我與主的關係持續成長,我開始失去了想當模特兒的欲望。姑且不論服裝的類型,我知道模特兒能促進這世界的美感,可這並不是我想鼓勵年輕女孩去追求的美。不僅如此,還會有不斷希望更瘦、更美、要求更多的試探。我看過有人對這種欲望上癮成痴,而我一點也不想置身其中。

如今上帝給我一個更崇高的計畫--教導年輕女孩穿著合宜和舉止端莊的重要性,幫助她們了解真正的美是由內而發,並鼓勵她們與主同行。這是我一生中不知不覺在預備的事,感覺好像是上帝的一種方法,要將我醜陋的過去贖回,轉換成一種美麗的結果。

我的基督徒生涯並非一帆風順,其中也有必須與魔鬼的試探打仗之時,才不至於過度計較磅秤上的數字,或挑選過度暴露的衣著。神從未保證這會是一帆風順的道路,我們偶而都會掙扎,也都會犯錯。然而有時候,上帝使用那些錯誤,給我們學習和成長的機會。我這一路走來便是明證。

我很早就知道,「心中接受基督」和「每天與主同行」間有很大的差別。兩者都需要單單憑著恩典在信心上躍進,但主動活出信仰還需要信念、紀律、委身,才能在與世界看為好的反方向有立足點。這不一定容易,不過話說回來,貴重的事都是不容易的。

自從我決定辭去模特兒的生活後,許多人對我有不少的言談評論:有些是好的,有些是不好的。但有一點我必須同意--我的台步確實走得很好。

延伸閱讀:

維多利亞·貝克漢絕對是人生勝利組!但是你知道她小時候被孤立、設計品牌還被唱衰嗎?

(本文由格子文化授權刊載,全文摘錄自《我為什麼離開維多利亞的秘密》。禁止轉載)


生活報橘 數位特展: 我的名字,不只是__媽媽

誰說媽媽就該有媽媽的樣子? 我有好多個身分,有了孩子的我,是多了一個角色叫「媽媽」。

「我,還是我。」 mother's day campaign

專題報導:  【2021 母親節禮物推薦】多久沒有寵愛自己?6 款「療癒放鬆系」禮物:膠囊咖啡機、舒服涼感床墊、大理石香氛蠟燭燈⋯⋯ 【多了媽媽角色仍自信魅力】專訪唯品風尚集團 CEO 周品均:做自己,要「堅強」而不「逞強」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