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小馬

我永遠都會記得旅行回來那天,在台北捷運站發生的情況。

剛結束在國外流浪的日子,從桃園機場搭車到台北捷運,當時我鬍子三個月沒刮、頭髮兩個月沒剪、穿著被我縫了好幾次的短褲,卻還是破破爛爛、有點泛黃的白色 T-shirt 穿在身上,揹著兩個大背包一前一後,有點像流浪漢,但這就是我搭捷運回家的模樣。

我以為剛回到台灣的我對故鄉的思念是雀躍的、期待的,但走在台北捷運時卻不是這麼一回事,這樣的打扮出現在捷運似乎是很詭異的一件事,隱約感覺到不少路人的眼神朝我掃射而來,那是一種帶著納悶好奇的眼神,「這個人,是台灣人嗎?」,黝黑的膚色在東南亞被誤認成當地人已經不是第一次,現在回到台灣還是會被誤認成東南亞人倒是有點不習慣,讓人不自在的眼神越來越強烈,就像是這身裝扮不能出現在台北街頭一樣,是一種被普世社會價值觀所束縛的不自在感,依稀記得那天我回家的步伐特別快,一點都沒有想看看久違的家鄉有什麼不一樣的心情。

回家沒多久後我就把鬍子剃掉了,剪了頭髮、買了幾件新衣服,開始像個都市人在台北生活,因為這樣的模樣才不會被人注視,也不會感到不自在,或許是因為太在意別人的眼光,但該怎麼忽視這社會帶給的不安全感呢?

其實我很喜歡有鬍子的樣子,在印度旅行時我開始留起鬍子,原因是我遇到的德國人跟我說的一句話「現在是我的假期、我的旅行,為什麼還要每天刮鬍子!」,之後我的旅行便不再刮鬍子,看起來髒兮兮地在印度的街頭遊走,沒有人管你蓄不蓄鬍子,因為印度男人也愛留鬍子。有一次我的拖鞋在黃金廟不見了,赤腳走在印度的街上時,反而感覺無比的自在,與土地接觸的感覺好真實,不在乎印度人的眼光,因為印度人很多也打赤腳,反而有一種反璞歸真的感覺,為什麼在那裡就可以拋下他人的眼光做自己?

回來沒多久後開始習慣兩天刮一次鬍子,定期修剪頭髮,走在台北捷運時不再有人注意我,但有時候反而懷念起那段「不刮鬍子」的旅行,彷彿那才是最真實的我。

延伸閱讀:

一場代價兩百萬的旅行,工程師離開台積電「不後悔」!

物質上的滿足稍縱即逝,「經驗」讓你成為更好的自己

他多益只有 200 分,卻能在沒有華人的紐西蘭旅行、工作、交朋友

一個語言不通的台灣女孩如何打敗會說六種外語的人,在芬蘭找到三份工作?

(全文由作者授權刊載,粉絲頁部落格原文出處;禁止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