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謝文憲

錄完廣播節目後,我邀請二位來賓到咖啡店繼續聊年輕人就業,這一坐就是兩小時。我看得出來,「草莓族」這個字眼,讓她們有些反感。

  • 早上八點半的面試經驗

延續廣播節目的話題,我問小雀「妳這個工作是怎麼找到的?」

小雀畢業於私立大學,到國外念完MBA才回來,喝過洋墨水的她,雖然年輕,談吐間卻多了點自信。廣告公司是她夢想的工作,她試著投履歷給幾家指標性的大公司,都沒有被錄用。原因很簡單,公司都認為她不是相關科系畢業,而且沒有工作經驗,起薪又要求比一般台灣的新人還高。

然後呢?

她現在任職的公司在世貿附近,兩年多前的夏天,人資約她八點半複試,她八點不到就在附近的便利商店稍作準備,邊吃早餐邊上網瀏覽該公司的廣告作品與成功案例,並在腦中重複演練應答的畫面,小雀在初試時表現不錯,希望這次能一圓夢想。

八點半面試會不會太早?」我訝異地問著。

小雀也覺得奇怪,哪有公司約八點半複試的?

一如往常的,她進到了會議室,對三位複試官的問題侃侃而談,絲毫不受前幾次面試失敗的打擊,面試結束後就走出會議室稍作休息。

錄取的原因到底是什麼?

小雀回答:「主管說,過去的複試都約在九點半的主管會議前面一小時,從來沒有一位面試者準時過。」主管覺得小雀的應答很得體,專業也不賴,重點是非常守時,沒有廣告經驗倒是無所謂,可以再培養。

我問小雀,妳住哪裡?

「桃園,那天搭早班火車來台北,但現在搬來跟姊姊一起住台北。」

這個草莓,不是一般的草莓,結實又強壯,這家廣告公司她一待就是快三年。

  • 面試滑手機,這樣對嗎?

隨後我問了阿杰,您有印象深刻的面試經驗嗎?

阿杰在全球知名的網路公司上班,他說有次跟老闆去複試業務人員,這是一場「多對多複試」,面試官三人,應試者有五人,很創新又多元的面試方式。

這種面談法的優點是,可以立即看出應試者在競爭環境下的突出表現,也可以找到具有大將之風的好手;缺點則是對於臨場反應較差,但是專業素質優異的好手,難免會有遺珠之憾。

進行的方式是,面試官要求五位應試者,逐一用英文自我介紹兩分鐘,第一輪高下立判;第二輪面試官逐一用中文針對特定問題詢問其中幾位,第三輪再針對仍有疑慮的問題,詢問某位特定應試者。這時,連續兩輪都沒被問到問題的某位應試者,開始低頭滑手機,坐在觀察區的阿杰都看傻了眼。

最後公布的結果不出阿杰所料,錄取三位,刷掉的兩位,一位是已表明來外商是學東西的,兩年後還要出國念書,另一位就是那個滑手機的應試者。

  • 新鮮人到底要什麼?

遊走兩岸授課十年多來,長時間擔任各大企業「新人訓」的講師,觀察職場新鮮人前五年對工作的要求,發現主管與新鮮人的想法大異其趣,觀察結果發現,主管覺得新人要求的前三名依序為:好的待遇、工作的安全性、升遷與成長;而新人表達的答案竟然依序是:有興趣的工作、讚賞員工的成就、歸屬感。這答案跟您想的一樣嗎?

我開始的想法也覺得不應如此,但這幾年輔導公司的經驗越多,職場教學歷練越久,我越覺得有道理。

大家都戲稱七年級是草莓族,真是如此嗎?我看不然。這或許是職場主流的五、六年級生擔心自己未來被取代,或是看不起跟自己不盡相同的年輕人,發明的新名詞吧?我並不否認,職場新鮮人因為在台灣環境較好的年代出生,或許不愁吃穿,或許父母給予的關懷較多,或許被家中長輩們捧在手心,這的確是他們的原罪,想想我們剛出社會時,不也被老鳥釘到滿頭包嗎?多給新人機會吧。

  • 態度,才是年輕人求職的決勝關鍵

上述的兩個案例,不管學歷再高、資質再聰穎,最後仍將接受職場考驗,面試時遲到、心不在焉,有多少老闆會給第二次機會?專業技術與能力或許能培養,倘若對於職業的態度不良、敬業精神不夠,又如何能在眾多職場競爭者中脫穎而出呢?

最後,針對小雀與阿杰的例子,我想說的是,或許他們不是最優秀的職場工作者,但他們對於人生目標的執著程度,在錄音室與咖啡店都展露無遺,送給有夢想的年輕人:你從哪裡開始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到底要去哪裡。

  • 推薦閱讀

【職場憲形記】上海工作 10 年,50 歲的老總為什麼才夢醒 打道回府?

【職場憲形記】台灣環境悶,專家建議:給自己機會,不要對不起自己

【職場憲形記】別把「不幹了」掛嘴邊,凡事換個角度想 你不用永遠當菜鳥

(文章經作者謝文憲授權。首圖來源:Alan Cleaver, CC Licensed;禁止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