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70815305_8223f722d0_z

文/陳仁豪

這幾天天氣非常炎熱,路上走著走著就快中暑了,趕緊找間速食店進去坐坐。不過,速食店的東西我都興趣缺缺,所以只點杯可樂,畢竟單純貪圖冷氣,想要歇一會兒看看書、滑滑手機罷了。

休息片刻,旁邊來了一對小情侶,帶個大大的塑膠袋,裡頭拿出了一堆便利商店買的飲料零食麵包,拿出筆電充電,以及厚厚的原文書,再大辣辣坐下。直到一個多小時我要離開了,他們完全沒有點任何餐點,連杯紅茶都不肯點。既然買一堆外頭食物,代表應該不是沒有經濟能力。

其實,他們是坐在旁邊,我才特別注意,放眼望去整個用餐區,許多人桌上就是一瓶純喫茶、或一杯 50 嵐,坐在那邊享受著冷氣和充電,就算是服務生走過來附近清潔打掃也完全沒有不好意思的樣子。

之前到挪威旅遊,車站的公廁是需要投錢才能進去的,有次老婆等急著上廁所,有個大概五六歲的小女孩一走出廁所,她立刻衝進去,小女孩非常生氣地跟她旁邊的爸爸嘀嘀咕咕,說了一大串我們當然聽不懂的挪威話。聽不懂也猜得出她在說甚麼,我趕緊眼明手快地丟個銅板進去,她才滿意地離開。

在西歐旅遊時,有些地鐵站非但沒有工作人員,連個柵欄都沒有,只有一台投票機,由乘客自行購票上車下車,也很少遇到查票。
一進入東歐,氣氛完全不一樣,例如匈牙利地鐵站查票的人一堆,入口兩個,出口兩個,柵欄又非常嚴密,嚴格檢驗人們有沒有逃票。

這讓我不禁想到了朋友俐雅分享的故事。

(以下用第一人稱代表朋友)「我有次去美國找妹妹,看到妹妹的小孩在寫作業,就很開心過去和她打個招呼,沒想到她神色非常嚴肅非但不理我,還叫我快離開,我心中 os,寫個作業有那麼嚴重嗎,幹嘛不理我,後來才知道原來她是在寫測驗卷,而且那是會列入小考的成績。

美國中學有一種小考,是不在課堂上的,帶回家測驗,只有你自己知道自己有沒有作弊。

我知道後非常的震驚,後來我女兒也去美東唸高中,老師也是叫他們帶考試卷回家考小考,她們除了考卷之外,還有另外一張紙,上頭寫著:我會誠實應考、不使用電腦、不使用手機、不翻課本、不找人問,然後會要學生簽名,隔天上學再把你的考卷和切結書一起交上去,而切結書就只填那麼一次而已。

有沒有作弊當然沒有人會知道,因此很多亞洲人,尤其是華人,都笑說美國人頭腦不是很清楚,學生都知道就算作弊根本沒有人知道,只有自己會知道。

另外還有一種是他們的考試制度,比如說第一天第一節是考數學、第二節考英文、第三節考歷史,但是因為每個人選修的時間不一樣、有的人有跳級、有的人沒有修過所以降級,比如說你是我的數學課同學,可是我們又不同班,所以可能我的數學考試排在下午,而你的排在上午或是第二天才考,考卷一模一樣,這不是太容易作弊了嗎,但是多數美國人都不會作弊,但是亞洲學生就很會耍小動作,我本來一直很納悶,其實老師也應該知道他們在作弊吧,可是為什麼他們既不處罰,也沒有因此取消這些制度呢?

後來問了校方,他們說,學校既然是教育單位,就不會去防堵學生,把學生當成賊,你做不到誠實是我們校方的責任,代表我們做的還不夠,才讓你不夠誠實,誠實教育就是法治教育,而教育是需要等待的,才能讓學生懂得去開展自己。

同樣的情景,我有個移民到美西的朋友,孩子在那邊唸中學的時候,學校規定要跑 10 公里的馬拉松,美國學生真的就乖乖從頭到尾跑完,亞洲小孩聰明得很,他們都知道要先跑去哪個店休息一下,然後時間快到的時候,再直接抄捷徑出現在終點。

本來那個學校也是完全信任學生,但因為那裏亞洲學生非常多,最後實在太多學生都用這種切西瓜的小聰明法,搞到全體老師必須下去站哨,500 公尺一個哨,500 公尺一個哨,再一一登記。」

朋友說到這個情況,我實在覺得沒什麼好驚訝的,台灣這幾年路跑風氣很盛,不是就爆出了好幾件女藝人假跑事件嗎?明明有沒有跑到終點又沒有關係,那些女藝人又何必這樣呢?

作家陳之華,女兒從芬蘭轉學回台灣時,考試連猜題都不會,她還認真對媽媽問道:「媽咪,今天如果我用猜的,萬一不小心猜對了一些自己真的不會的問題,那,豈不是會更讓我難過嗎?」陳之華在「為什麼不猜答案?」這篇文章中提到:

「起初我被孩子的問題給愣住了,但心底頓時明瞭:她在過往多年所受的教育裡,從來沒有需要在考試中猜題與「取巧」,也從未有過被教育環境導引到需要去做任何猜題的機會。在北歐,考試方式除了是希望能呈現學生理解與綜合答題的能力之外,分數與測驗,基本上是對於自己的學習情況做評量,不是為了炫耀爭取到幾分,或展現比他人更厲害;更不是為了同儕之間比對較勁之用。所以學生不太需要做出任何自我矇蔽的舉動,而教育者也希望能讓學生真實了解對這一門課、這一單元的學習成果。因此,為了做完考卷爭取分數而去猜題,是她過往從不曾思考過的事情。」

他山之石,可以攻錯。前面舉的西歐、北歐、美國等,人民平均素質良好是不爭的事實,應該要用正面的態度效法,而不是用酸言酸語什麼又再提外國的月亮比較圓的心態來面對。而或許學校不公佈分數與排名,使得沒有優劣比較問題時,孩子們才更能坦然面對自己的成績,而比較不會有想要透過偷雞摸狗的方式來提高成績的動機。畢竟成績只是顯示個人的學習狀態,並非證明人有沒有用的量尺。真希望台灣教育也有這樣的一天,長久以往,國民素質或許也能跟著大幅提昇吧。

延伸閱讀:

字典裡沒有「忍耐」:德國人講平等,人際關係也是

只求孩子活命,余懷瑾老師經歷社會冷暖:「請給予同理心而非同情」

孩子養尊處優卻成為「學習弱勢」?父母親無止盡的溺愛是罪魁禍首

(全文由作者授權刊載,部落格;禁止轉載)